一木禾 > 我有一颗无敌荒凉戈壁球 > 第二十四章C市

  不过也不关自己的事。
  继续闭目养神。
  不管隔壁的王燕是怎样的人都和李枫没有任何关系。
  李枫也不会和这种女人有关系。
  “那个傻子”
  李枫闭着眼就想起了那个二毛,喜欢这样的女孩子,以后他知道了会怎样。
  想着想着李枫就真的睡着了。
  “下车了!下车了!”
  “不要睡了!”
  跟车的票务员开始叫人了,虽然距离不远,但还是经常有人会睡觉的。
  李枫被票务员的豪迈声音给吵醒了,揉了揉眼睛,李枫看向车外。
  “到了呀”
  看着还算熟悉的场景,李枫微微失神。
  在这个城市摸爬滚打十多年了,在自己读完初中就没人供养的情况下,李枫早早地出来工作了。
  不过这么多年连一万块钱存款都没有也是够失败了。
  “恍若隔世啊”
  站起身,走出车门,看着眼前人来人往的汽车站。
  走的时候还是这红尘的一份子,现在回来时,李枫已经从心底和这里格格不入了。
  “终究是变了啊”
  装逼的感叹一声,李枫步履轻盈的向着车站外走去。
  心态不一样了,看着眼前的画面都不一样了。
  以前在意的东西在现在看来就是不值一文的东西。
  比如现在。
  “出租”
  李枫出了汽车站很自然的招手拦出租车。
  在以前他都会考虑自己的口袋,考虑自己这样浪费以后怎么办。
  虽然现在和几个月前离开时穿的一样,身上的钱财一样,不过心理却不一样了。
  “师傅,去城西平安小区”
  “好勒”
  司机不是个开朗的人,在李枫说了目的地以后就认真的开车。
  李枫也乐得清静,他不喜欢热情的人,更不喜欢和人交流什么的。
  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这个自己待了十年的城市。
  十年来,自己没日没夜的干活,因为没有学历,只能做工厂。
  可是自己衣食住行都要钱,身后又没有保障,所以李枫根本就留不住钱。
  想着自己苦逼了十年,到头来只是没饿死,李枫就为以前的自己感到可悲。
  “可是眼前的这些人谁又不是这样呢”
  看着整洁的街道两旁的人群,谁不是为了生活而奔波啊。
  “哎”
  大多数人活了一辈子都是这样的,为了一份温饱而已,谈理想谈未来想都不敢想。
  “所以我要来拯救这个已经麻木的世界啊”
  眼前的人已经麻木了,自己要来点把火,惹出点事,让人们活过来!
  “吱”
  “到了”
  “哦哦”
  李枫被司机拉回现实,连忙掏钱付车费。
  李枫站在路边,出租车已经远去,司机还要挣钱养活自己或者家人。
  “哎”
  没有多想,李枫看着眼前的小区。
  这里是老城区,房子已经很旧了,各种老式小区挤满了老城区。
  李枫轻车熟路的走在小巷子里,这里挤满了各种小店。
  卖杂货的,卖小吃的,生活气息极其浓郁。
  闻着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场景,李枫很是放松。
  买了一块路边摊的饼拿在手里,慢慢的边吃边逛。
  晃晃悠悠的来到自己租房的小区,这种老小区可没有保安物业啥的。
  “碰碰碰”
  李枫来到一栋四层左右高的老楼里,敲响了第一层的房门,这就是房东的房间。
  “谁呀”
  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先传了出来,然后门才被打开。
  “王婆婆,是我”
  “李枫啊,回来啦”
  “嗯,我来接大肥,顺便退房的”
  李枫跟房东也不是特别熟悉,主要是自己养的大肥老是往别人家跑,李枫就顺其自然让房东帮忙看着了。
  “嗯”
  王婆婆倒是没说什么,一栋楼难么多租客,经常有人来,经常有人去的,早就习惯了。
  “大肥”
  李枫对着房东的房间叫了起来。
  “这两天好像没过来”
  房东只是随便给大肥准备了一点食物啥的,不可能天天守着它。
  “那我回去找找”
  李枫转身就走。
  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大肥的,退房都是其次了,那点押金,李枫看不上了。
  “不过这个房东一天天够神秘的”
  李枫从租房开始,就没见过这个王婆婆的其他家人,除了她孙女。
  而且这个王婆婆好几年了都不显老,一点变化没有,也是这次离开了几个月才发现的。
  隔了几个月回来,这个王婆婆还和自己走的时候一样。
  “肥仔”
  李枫打开自己的房门,一股子霉味扑面而来。
  “呸呸”
  快半年没回来,家里都长霉了。
  看来很多东西都不能要了。
  主要就是衣服鞋子啥的,屋里空荡荡的,李枫本身就没有什么财产。
  “不对劲”
  大肥不在自己家。
  “大肥”
  试着又叫了两声还是没有猫叫声。
  ……
  其实像这种老旧的小区多多少少有一些不好的传闻。
  但是李枫没钱,只能选择这些地方居住,不过他倒是没遇见过什么奇怪事。
  “希望大肥没事”
  李枫脑海里突然出现那个房东王婆婆。
  不知道为什么,李枫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或许以前不觉得,但是吃了进化果以后可能第六感都准了。
  “等等吧”
  李枫准备在出租屋里等等,最好等到天黑再说。
  “看来今天回不去了”
  就这么安静的站在窗前。
  李枫的房间是在三楼的,就在李枫感觉哪里不对劲的时候。
  一楼房东房间里,这里寂静无声。
  这个时候一般没人会来打扰了,王婆婆就这么安静的看着电视。
  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王婆婆的儿子儿媳其实去了国外,因为什么原因这么多年不回来,没人知道。
  反正对于王婆婆来说好像都不重要。
  “叮咚,六点整”
  报时器准确的报道着此时的时间。
  王婆婆起身来到厨房,原来这里一直煮着东西。
  关火,拿着抹布端起灶上的锅慢慢的向着卧室那里走去。
  来到卧室,地上有着一块木板盖着,也只是盖着。
  王婆婆放下锅,打开木板,露出了一条向下的幽深通道。
  “咳咳”
  不知道是因为空气还是通道里有什么怪味,王婆婆开始咳嗽。
  等了好一会,才端着锅慢慢的向下走去。
  地下通道是修了楼梯的。
  所以一个老年人也能稳稳的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