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11章 我也只是第二次做人

  俗话说,功成名就,衣锦还乡。
  从千羽流的记忆里,乐语知道他毕业后曾回母校一次。
  那次千羽流是作为优秀毕业生回去,虽然他就任统计司,但那时候统计司尚未声名狼藉,反而作为新建部门被大众视为朝廷励志改革的新气象,因此得到不少师生称赞,甚至还上台演讲,勉励学子。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
  统计司全称是‘辉耀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司’,明面上的说法是聆听民意,安抚民心,改革民主的部门,但实际上是主要职务是抓捕逆光乱党和肃清内务。
  要知道逆光乱党之所以能在辉耀各地引起掀然大波,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朝廷近年来剥削严重,政策混乱,贪官污吏横行,又适逢连年天灾,而且还有世家门阀的推波助澜,因此‘逆光’便顺应民心出现,意为叛逆辉耀,抵抗朝廷。
  星刻市毗邻海港,因此居民生活还好,但内陆地区的灾情已经相当严重,天际区的居民数量甚至十去其三,所以才有逆光乱党杀害天际执政官祭旗的起义之举。
  而朝廷却没有安抚民心,反而建立统计司大肆抓捕正义人士,早已引起星刻军院的进步学生不满。
  这时候,他们‘亲爱’的‘千羽流’师兄回来了。
  “千羽流,你这个畜生!”
  一颗鸡蛋飞了过来,乐语直觉感知直接就避开了,但此时还有一颗鸡蛋瞄准他的闪避方向扔,乐语直接伸手一拍——
  蛋碎,液飞,刺鼻的恶臭味道充斥鼻腔。
  乐语拿出手绢擦擦手上的臭鸡蛋液。他本来还想骂这群人浪费食物,没想到是扔臭鸡蛋进行废物利用,浪费食物的责问也说不出口了。
  “你们这是要对抗统计司吗!”陈辅怒不可遏,站在乐语前方大喝:“谁袭击统计司干员,站出来!军事学院的学生就这点本事吗,躲在人群里扔垃圾?”
  星刻军事学院南大门,学生们正在和统计司干员对峙,几百名学生聚集在校园门口,堵住路不让统计司的车辆进去。
  当干员要求驱散人群,并且要求执行公务时,人群顿时沸腾起来,喊着‘统计司来抓人啦’,引来更多人围观。迫不得已,作为队长的乐语也只能下车。
  千羽流在这里可是‘名人’,因此乐语一下车便迎来劈头盖脑的‘欢迎仪式’。
  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
  之前学生们多尊敬千羽流,现在他们就多怨恨千羽流。
  他只是没想到臭鸡蛋居然是各个世界的通用投掷武器,而且学生们能这么快找到臭鸡蛋也属实手快。
  乐语对这一幕也早有预料,并不生气。他也没什么好气,毕竟他又不是千羽流本千,就当自己在玩第一人称的角色扮演游戏,就是游戏真实度比较高,臭鸡蛋真的很刺鼻。
  而且就算千羽流本人在这里,他也肯定不会生气,冷血体质的他根本不会产生负面情绪,而且他当初加入统计司的时候,已经早有觉悟。
  “队长,怎么办?”舟光世有些害怕:“要不我们去目标家里守着秘密逮捕?”
  “不可以。”艾丽丽连忙反驳:“我们出现在学院里已经打草惊蛇了,如果不现在抓人,他们肯定会连夜潜逃,怎么会回家?而且我们还有那么多目标需要抓捕,哪有时间守株待兔?若是任务失败,司长会怎么看我们?”
  “但我们这也抓不到人啊,万一引起骚乱……”
  “一群学生,哪敢对抗统计司?”
  “他们可是军校生!”
  “都一样!队长,抓人吧!”
  陈辅也侧过头看向乐语,没有说话,但眼神里的踌躇不前显然易见,轻声说道:“千哥,我听你的。”
  前方的学生群情汹涌,声音吵杂,后方的队员争执不下,各有主张。恍然间,乐语仿佛能看见一张巨大的黑锅缓缓形成,即将压到他头上。
  “各位,就是千羽流亲手击毙了林先生!我们绝不能让统计司的人带走我们的同伴!”
  “统计司都是一群杀人凶手!”
  “千羽流你这个弑师叛徒!”
  “人渣败类!”
  “母校以你为耻!”
  陈辅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有人知道林锦耀被捕乃至死亡的信息,很正常,毕竟他们去抓人的时候并没有秘密行动,甚至是大张旗鼓。
  但知道千羽流击杀林锦耀的人,却是只有当时在场的干员和乱党。
  然而乱党现在都被关押了,那么信息是哪里流出去,自然就不言而喻。
  “为林先生报仇!”忽然有人大声高呼!
  “为林先生报仇!”
  “为林先生报仇!”
  学生们非但没有散去,反而是齐齐向前,向统计司干员迫近!
  人人义愤填膺,如同替天行动!
  这下子,哪怕是态度最激进的艾丽丽也有些害怕了。陈辅后退一步,重重呼出一口气:“千哥,我们先暂时撤退吧……”
  撤退……
  我能不能不做这些事?
  忽然,乐语心里泛起了逃避的念头,仔细一想发现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毫无疑问,乐语如果就此退去,这次抓捕任务多半以失败告终。回去之后,蓝炎哪怕不因此责罚他,但恐怕也不会重用他。
  像艾丽丽这样的萌新干员可能会觉得蓝炎是个面慈心善的好人,但一个能被郡守委以统计司重任的人,一个抓捕无数逆光乱党的主官,怎么可能是易与之辈?
  乐语从千羽流的记忆得知,统计司里,最重要的不是才能,而是忠诚。
  而且还得是能够背叛阶级的忠诚。
  跟千羽流同期加入统计司的人并不在少数,然而只有千羽流少数人升职加薪,其他大多数人要么被分配到后勤部门,要么干脆就被辞退了。
  这些被放弃的人并非能力不够,而是没表现出忠诚:面对上级抓捕逆光乱党的任务,他们因为同情、怜悯、畏惧等原因,没有执行到底,畏难退却。
  为朝廷效力,就注定与民间进步分子作对。没有觉悟的人,是无法受到重用的。
  如果乐语在这里退缩,那么蓝炎自然就明白千羽流的忠诚度仅此而已,轻则打入冷宫(闲置),重则发配边疆(调任)。
  一旦退缩,千羽流就永远失去成为统计司核心人员的资格。
  但……
  这不正是乐语期待的吗?
  当内奸太危险,当统计司干员更加危险,前者与朝廷为敌,后者与民众为敌,简单来说千羽流现在的综合身份其实是在与所有人为敌!
  如履薄冰,刀锋跳舞,就是指乐语现在的情况。
  但乐语并非辉耀人,对这个世界毫无感情,他没有非做不可的理想与目标,他只是一个想回家,想活下去的普通人。
  只要他在这里退缩,回去之后甚至可以名正言顺地辞职。从统计司离开,那他内奸的身份危险自然也随之解除,变成一个没有任何责任的普通人。
  然后乐语安心回家跟千雨雅吃饭,完成活过15天的挑战后就升级技能,慢慢种田,慢慢研究系统,岂不美哉?
  乐语没有任何义务参与到这场波及无数人的政治斗争中,他的能力足以保证他安分守己就能活得好好的。
  他明明这么弱,应该要更加慎重地活着。
  放弃,有千般好处。
  坚持,是九死一生。
  如何选择,毫无疑问。
  只是……
  乐语的脑海里,忽然回想起林锦耀的眼神。
  雨夜里,混乱中,林锦耀的眼眸明亮如星,看向千羽流的眼神满是慈爱和欣慰。
  当林锦耀看着他的得意门生用手铳对准他时,他究竟在想什么呢?
  是自豪,是释怀,还是……愧疚?
  “唉。”乐语叹了口气,轻声道:“但这些事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其他人听到乐语的低语,不禁松了口气,心想队长应该是打算撤退了。
  艾丽丽虽然心有不甘,但她也知道在这个局势下抓人完全不实际,如果真的在学院里造成伤亡,说不定会反而连累统计司。郡守为了安抚民心,惩罚统计司也不是不可能。
  就在大家准备后退撤离学院时,却发现队长忽然大步向前,看着人群大声骂道:
  “穆飞鸿!挑动学生跟朝廷作对,躲在学生中苟且偷生,这就是你的为人师表吗!”
  此时正是清晨,阳光正好,乐语下意识动用精神强化声音,引起整片区域的光源震动,声音如惊雷般响彻校园,惊飞无数鸽子。
  场面顿时一静。
  然后,便是无数声音惊雷爆响——
  “人渣!败类!你妈生个叉烧都好过生你!”
  “为林先生报仇!”
  “打死这个含家产!”
  “他是来抓穆先生的,千万不能让他得逞!”
  乐语的举动无疑是引爆了火药桶,用精神力强化声音几乎是最基本的精神力运用技巧,是个唤醒者都会,只是大多数人都会下意识不会这么做——因为真的太大声了。
  乐语的做法,就相当于拿起喇叭朝学生们说话,那学生们自然也拿起喇叭对他说话——星刻军事学院谁不是唤醒者啊,大声对喷谁不会啊!?
  横眉冷对千夫指,乐语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平静看着面前这群恨不得生啖他肉嚼碎他骨的学生,微微舒展了一下脖子,再次问道:“穆飞鸿你煽动学生对抗朝廷,就不要怪统计司执行公务了。一队干员,解除枪械限制,允许对任何袭击分子自由射击!”
  说出这句话,乐语全身都放松下来。
  说出的话是泼出的水,开弓箭没有回头路。
  从此刻起,‘千羽流’的恶名将会在星刻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无数人将会知道,星刻军事学院出了一个为了功名利禄而对母校学弟痛下杀手,为虎作伥,灭绝人性的恶徒!
  他安稳平静的种田计划彻底破碎,接下来等待着乐语的,便是尔虞我诈的苟且偷生,或者……人人叫好的死无全尸。
  但乐语没有后悔。
  好吧,可能是有的,但就只有一点点,一点点点点。
  其实乐语仔细一想,就觉得自己之前的计划过于乐观了。他现在受统计司保护,都还是会遇到刺杀,万一统计司不用他了,那千羽流之前为统计司立下的‘汗马功劳’,瞬间就会反噬到他身上。
  安全退出统计司,就跟江湖人金盘洗手一样,不切实际,反而更加危险,别人可以不管江湖道义来搞你,统计司也不会来帮你。
  更重要是,万一他失去工作,吃啥啊?这里可没有社会救济金,外面有不少乞丐呢。
  当然,这些都是借口。
  他只是,不想辜负林锦耀最后的托付。
  他只是,不想浪费千羽流之前的铺垫。
  多么可笑,乐语明明跟千羽流是生死仇敌,他穿越过来就被千羽流随手杀了,千羽流也被他夺舍灭魂,然而他现在居然想继续完成千羽流原本的任务。
  但乐语不得不承认,他被触动了。
  像他这种生活在太平盛世的人,根本无法想象林锦耀千羽流这类人的想法。到底是怎样的理想,怎样的未来,才值得他们为之牺牲生命,丧尽名誉?
  带着这份疑惑,乐语从千羽流的记忆里,找到了一份炽烈的感情。
  「羽流,辉耀已经黯淡无光了。各区执政官横征暴敛,天际区重灾各级官吏仍屡屡贪污救援物资,晨风区养海寇自重,夏暮区隐隐国中之国……明明数百年发展技术,生产力水平不断提高,但人民生活水平却一日不如一日,这是因为绝大多数资源都掌握在执政公卿手中。」
  「战争必定爆发,公卿们已经迫不及待要用刀锋重新分割辉耀这块蛋糕。白夜的信念,不仅仅是消灭‘辉耀’这颗太阳,更是要将公卿这些‘野火’全部灭尽,创造一个夜暗无光,但世间皆白的国家。」
  「白夜的信念,也是我林锦耀的信念。羽流,你呢?你想创造一个怎样的世界?」
  「我想创造一个,雨雅可以平静生活的世界。」
  遍寻千羽流二十二年的人生,这是他唯一的愿望。
  千羽流,你这个愿望,我可实现不了。
  你杀我身,我灭你魂,算扯平了;现在我住在你身体里,作为租金,我就沿着你的路,继续走下去吧。
  如果走得不好,请不要见怪,毕竟我也只是第二次做人。
  陈辅劝道:“千哥,我们真的要……”
  乐语看着前方叫骂的学生们,猛地一拍手:“一队,武装准备!”
  一个黑箱子从车上推出来,啪的一声裂开露出里面的手铳。干员们面面相觑,但还是迅速拿起手铳上膛,瞄准人群进行威慑。
  有些学生害怕了,但更多学生是愤怒了:“来啊,你以为我们会屈服你们这些狗特务吗!?来啊!”
  他们争着涌上来,恨不得露出胸膛让子弹在上面绽放出热血的勋章。干员们也不敢射击,被学生们赶得连连后退。
  乐语脸色冷漠地举起手铳朝天空射了一发,刺耳的响声响彻校园,汹涌的人群才停滞下来。
  他冷声说道:“这就是你的回答吗,穆飞鸿?”
  就在此时,一个略显低沉的声音在所有人耳边响起:
  “你想要回答?好,那老穆我就给你一个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