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12章 强人锁男

  “穆先生!”
  “穆先生你不必理会这些奸人!”
  “穆先生你别出去……”
  闹哄哄的学生们让出一条路,一名穿着灰白军服的中年人缓缓走出来。不少学生试图拦住他,但他就像是一台匀速移动的压路机,无论是拉扯还是堵路都无法降低他的移动速度,拦截的学生被他尽数挤开。
  星刻军事学院内部进行军事化教育,学生教师平日都是穿军服进行教学。学生穿灰黑军服,教师这是穿灰白军服,前者耐穿,后者显能——能否在日常生活中将白色军服穿得整洁得体,是军院教师基本能力的体现。
  这个中年人显然就是军院典范教师,白色袖口洁净如新,衣服表面平整无皱,双手放在背后,龙行虎步,气若山河,两鬓苍白,胡须经过打理,看上去不怒自威。
  他走到乐语五步之外,平静说道:“千羽流。”
  “学生见过穆先生。”乐语抱拳说道。
  “不敢,不知穆某犯了什么大罪,需要劳驾统计司的千队长兴师动众来抓捕我。”穆飞鸿看了一眼乐语的手铳:“莫不是想让我补上林锦耀的后尘?”
  陈辅拿出一张拘捕令:“林锦耀涉嫌私通逆光,谋逆朝廷,我们在他的家中找到与你的亲密来信,现在怀疑你也有私通逆光的嫌疑,带你回统计司询问。”
  乐语点点头:“如果穆先生清白无辜,统计司绝不冤枉好人。”
  “噗嗤哈哈哈,统计司绝不冤枉好人……”穆飞鸿忍不住大笑起来,面露讥讽:“恐怕,统计司对好人的定义,跟我们普通人的定义不太一样呢。”
  “人对定义的争辩,便是混乱的滥觞。”乐语摇摇头:“看来我们无法取得一致共识。不过,统计司正是为了让大家放弃争辩而设立的部门,穆先生,请。”
  经过一天的消化,乐语现在已经可以完美地扮演千羽流,尤其是将他的反派角色形象扮演的入木三分:平静,冷漠,不近人情,毫无人性。
  虽然做之前还有一点犹豫抗拒,但做了之后,乐语却觉得还挺爽的。
  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曾幻想过自己扮演一个迷人的反派角色。
  “穆先生,不可!”
  “穆老师,统计司是狼巢虎穴,你去了就死定了啊!”
  “穆先生……”
  “各位。”穆飞鸿朗声说道:“废话不说,闲话不提,就此散去吧。回去好好学习,以后才能报效祖国,建设理想世界。”
  “但是……”还是有学生愤愤不平。
  穆飞鸿大喝道:“全体,立正!”
  嗒!
  同时响起的并脚声,将地面踩出响亮的乐章。刚才吵闹的学生没有再说话,所有人立正肃静,静静看着统计司和穆飞鸿。
  乐语轻轻呼出一口气。比起刚才气势汹汹的闹事学生,现在这群遵守军令的预备军人,更让人感到一股彻骨寒意。
  穆飞鸿,你做出了准确的判断。
  “好好看着,不要冲动,你们是未来。”穆飞鸿露出欣慰的笑容:“这是我能为你们上的最后一堂课:不要害怕火炬的熄灭,你们都将成为光。”
  他看向乐语,放在背后的双手赫然拿着一圈绳子:“来吧,千队长,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工具。”
  陈辅倒抽一口寒气:“千哥,要我帮忙吗?”
  “帮忙?”舟光世有些不懂,这人不都投降了吗,还帮什么吗?
  “你没看资料吗,穆飞鸿在军事学院教的是八稻流咬战法,最擅长近身擒拿格斗!”艾丽丽刚垂下的手铳又提起来:“他果然还是想暴力抗法!”
  穆飞鸿晃了晃绳子,平淡的笑意里露出些许不屑:“千队长,你过来啊。”
  陈辅拿出手铐:“千哥,还是让我将穆老师……”
  “不用。”乐语按住了陈辅的肩膀,“穆先生想检查我的学业,我怎能拒绝这份好意?我这手战法修为,还是多亏穆先生的传道受业解惑。”
  “想当年结业考核,千队长你是同期第一,咬战法无人能出你其右。”穆飞鸿淡淡说道:“不必归功于我,我对你跟对待其他学生一样不偏不倚,你有现在这份成就,全是你自己的功劳,可万万不能提及我的名字,我老穆受不起,星刻军院更受不起。”
  乐语脸色平静,根本没因为穆飞鸿的暗讽生气,他现在脑子里正忙着回忆千羽流的战法经验呢。
  主动接受穆飞鸿的邀战,并非乐语一时兴起,而是他想要尽快消化千羽流的战斗力。昨晚奎照蓝炎里士杰等人的战斗,彻底刷新了乐语的世界观,让他彻底明白这个世界的强者可以超越热武器的程度。
  无论是为了继续千羽流的道路,还是为了生存,乐语都要尽快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宅男转换成无血无泪的战士,将千羽流的能力化为自己的能力。
  而最好的改变方式,莫过于去战斗。
  只是战斗对象比较难寻,跟比千羽流弱的人打,万一输了岂不是暴露千羽流外强中干?跟比千羽流强的人打,乐语现在就只知道奎照和蓝炎比他强,万一被他们发现千羽流脚步松散拳脚不精岂不是会被看轻?
  这时候穆飞鸿的邀战,简直是再好不过的天赐良机。
  论战力,穆飞鸿是千羽流的老师,乐语输了也不丢人;
  论危险,统计司干员在后面保驾护航,乐语哪怕被穆飞鸿暴打也会有人及时阻止。
  像这种输赢都没有任何影响的战斗,乐语自然得抓住机会!
  乐语上前三步,与穆飞鸿保持两米距离,双手交叉拟爪,摆出架势:“请指教。”
  穆飞鸿双手拿着绳子两端,似乎毫无防备地朝乐语伸出手:“来。”
  此时阳光正好,微风吹拂树林飒飒作响,乐语心里微微一动,便感觉到手上的光线如有实质般化为肢体的延伸,身体周围的光线减轻了身体的重力,眼前的世界变得更加清晰,他觉得自己仿佛变成了光。
  光线所及之处,便是他的领域!
  而与此同时,他清晰地感觉到穆飞鸿也化为一个巨大的光团。同为光,却相斥,周围的光线随之分化成两支‘军队’,附着在他们身上对峙!
  唤醒者的战斗,就是光线技术的竞技!
  外面的人只能看见穆飞鸿和千羽流两人周围光线扭曲,身形模糊,忽然一阵光爆震响,光线扭曲幻化为一个虎口,爆出阵阵声浪!
  军院生和干员们都是熟读诸般战法特征之人,一眼就认出这招的来历:
  咬战法起手式·荒咬!
  咬战法诸般奥妙尽在‘咬’一字之中,其中荒咬便是所有技法的总纲根基,许多八稻流武者切磋不用比别的,光是看荒咬打得怎样,就能知道双方的强弱。
  但绝大多数八稻武者都只能打出‘牙光’,即将光线扭曲为牙齿,像这种光线化虎口的‘虎光’,足以说明该名武者技击水平超越九成同济——‘虎光’说明荒咬引导的光线达到堆积溢出的程度,一旦爆发,绝对能开山劈石!
  而此时的乐语早已被自己打出的荒咬惊呆了心神,他忽然觉得,‘替生’成千羽流也不单纯是坏事——这种掌控天地伟力的体验,给他带来的愉悦堪比开高达!
  “好。”
  穆飞鸿轻轻评价了一声,面对乐语的虎光荒咬毫不畏惧,拿着绳子的双手忽然画出一个圆弧,光线随之聚集为环,附着在绳子上‘套’破了乐语的荒咬,而绳子也套住了乐语的右手!
  虎光碎,光环锁!
  咬战法·宇咏!
  乐语微微一怔,宇咏正是荒咬的后续招式之一,他想打出来的招式,居然先被敌人打出来了,而且还完美破解了自己的招式。这感觉,就像是刚蹲下来屎就出来了但裤子还没脱——无从下手!
  虽然乐语不知道怎么办,但他的身体可是自有主张。在右手被锁的瞬间,近乎是下意识的习惯,乐语同时发动左手肘击和右腿膝撞,同时拉扯被锁住的右手,将穆飞鸿拉扯过来!
  光芒聚集,声音破空,肘膝如尖牙,吐气如刺击!
  咬战法·洪吐!
  八稻流武者的破法技,当任何部位遭到束缚,都可以直接用这招借助扭转局势,将自己的全身力气通过最坚硬的部位吐在近身的敌人身上,中者非死即残!
  然而乐语来得猛,穆飞鸿更加刚!
  同样姿势,同样的肘击膝撞,两人直接撞在一起,光爆如瀑倾泄!
  看见这一幕,周围不少精神力修为不足的人都感觉自己视线有些恍惚!想要观察过度扭曲的光线,精神力不到一定程度的人看着就会觉得恶心想吐!
  铛!铛!铛!
  钢铁交响的声音随着光爆不停爆响,乐语越打越是心惊——穆飞鸿使出的所有招数他都会,但他使出来就会被穆飞鸿完美破解克制甚至正面打爆。
  明明大家都在使用相同的战法,明明大家动用的光量也差不多,但穆飞鸿就是能吊着乐语打!
  乐语只能感觉到细节上有些微不同,但正是这些微不同,却能聚集起碾压般的优势!
  ‘战法技巧至少比我高一个层次……难道是中级?’乐语心念急转,施展起浑身解数与穆飞鸿缠斗!
  虽然打不过,但不等于穆飞鸿就能轻易战胜他。两人互相知根知底,而且乐语现在年轻力壮,穆飞鸿虽然精神力上有优势,但年近半百的身体依然不可避免地带来体力下降,因此乐语虽输,但输得还能还手!
  这份压力简直刚刚好,乐语都能感觉到脑海里的无数咬战法知识正在融会贯通,他差不多要完全消化千羽流的遗产了!
  忽然,在双方再次进行‘洪吐’对轰的时候,穆飞鸿忽然双手一兜,不仅化解了乐语的肘击,还打出一道强烈光震,震得乐语整个人偏转了45°,而穆飞鸿也顺势转到乐语身后!
  咬战法·黄叹!
  但黄叹明明是通过聚集光能进行单向爆发的爆发技,是专门针对重型目标的技法,专门用于破门破墙,一般要蓄力三四个呼吸才能打出来,近身搏斗几乎用不上。
  然而穆飞鸿居然在‘洪吐’时直接打出未成型的‘黄叹’……不对,他是先用了‘宇咏’的手法化解了肘击,在顺势用出‘黄叹’打出一道光震,虽然对我造成不了多少伤害,却能强制令我产生位移!
  乐语刹那间明白了穆飞鸿的手法,然而局势已经急转直下——穆飞鸿转到乐语后面,拉扯绳子将乐语被锁住的右手扣到左肩后面,再将乐语的左手锁到后腰!
  本应是来抓人的乐语,现在居然被目标穆飞鸿反过来抓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