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26章 谁是内鬼

  仇断,是辉耀特色法律体系一个很特殊的标志,也是法律对‘强者’的巨大让步,它允许强者拥有一定的报复权。
  犯罪者受到处罚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哪怕是强大的唤醒者,在法律上也是没有免责权,该杀就杀,该囚就囚。但还有一种情况:犯罪者的亲人朋友是强者。
  不一样的人文社会,自然会孕育不一样的社会风气和舆论潮流。地球的犯罪者亲属自然极少会出现过激的报复行为,因为个体的力量是远远比不上集体,而且个体与个体之间也没太大差距。
  但辉耀不一样,强大唤醒者可以碾压普通人,强者的生存能力也极其出众。历史上就曾经出现过冤假错案,导致犯人亲属一怒之下将所有涉案人员全部偷袭致死,包括诬陷的贵族和裁决的官员,并且一直逍遥法外,最后朝廷平反这起错案,才让这名强者停下手——至于是不是真的是冤案,没人知道。
  虽然强者万万不能硬撼正面军队,但强者若是在城市里玩千里杀一人十步不留行的游击战,朝廷也很难解决。
  而且,这种不世强者其实还不是主要问题,毕竟强者数量并不多,多数也会被朝廷收编。真正麻烦的是,天下间诸多修炼战法的普通唤醒者,他们尚武风气浓郁,大多数都是宁折不弯的硬骨头,为亲人朋友两肋插刀报仇雪恨,对他们来说几乎是天经地义的事。
  没错,我爹/叔/爷/基友是做错事了,但他死了,我接受不了,我就要打死你!
  这种思想是可以获得大众认可的,毕竟辉耀朝廷也不是能保证自己公正严明。对于普通人而言,支持这些‘报仇义士’,就等于减少朝廷制造冤假错案的几率,大家屁股都不歪,‘复仇’风气自然是越演越烈。
  但朝廷干员老是被这样复仇也不是办法,因此朝廷妥协了,或者说顺水推舟使出一招阳谋:仇断法。
  按照仇断法的规定,犯人亲属可以在公共场合对‘仇人’申请对决,次数仅限一次,对象仅限一人。‘仇人’可以投降,但要进行赔偿或者道歉,对决中生死不论,对决后仇恨一笔勾销,违令者事后将受到朝廷的通缉追杀。
  听上去很不可思议,朝廷怎么能鼓励犯人亲属对官员的报仇呢?
  但法益是入罪的基础,伦理是出罪的依据,存在强者的社会,伦理和法益自然会发生变化。
  仇断法的出台,大大降低的民间复仇行为的恶劣影响。因为只能对‘仇人’一人复仇,不牵涉其他人,是能获得民间认可,像以前那种复仇杀全家的行为自然不会再得到追捧,而是会遭到大众唾弃。
  而且,仇断法规定仇断必须在公众场合,便将暗中的‘复仇’变成公开的‘仇断’,无论发生什么事,官方都能迅速掌握情况,不至于被人杀全家都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人。
  更重要是,仇断法将矛盾从民间与朝廷,转移到复仇者与仇人之间。
  无论是仇人被复仇者干死,还是投降赔偿,这都不关朝廷的事,只是仇人自己丢脸,与朝廷的脸面无关。
  事实证明,仇断法也彻底扭转了社会风气。毕竟朝廷都支持你进行正义的复仇,你再偷偷摸摸搞刺杀自然就不会得到旁人的赞誉。
  朝廷也时常会宣扬一些‘正面例子’,譬如那个郡的复仇者战胜仇人后,案件获得平反;这个县的复仇者虽然不敌仇人,但仇人却主动下跪认错,复仇者也意识到自己亲人的错误,两人遂而和解……
  总而言之,光明正大地报仇,不仅能得到民间认可,甚至朝廷也是鼓励的!
  “那里有人进行仇断?”
  “那个人是统计司的!”
  “什么,终于有人找统计司的人进行仇断了吗?”
  早上的讲学广场正是最热闹的时候,既有摆摊贩卖的商人,也有等待讲学的孩童,仇断的消息一出,顿时一传十十传百,整个广场都哄闹起来。
  广场的巡刑卫挤开人群进来,看见乐语顿时脸色一变。虽然千羽流没有穿马甲,但他的钢底长靴可做不得假,更何况他们认得乐语——统计司最近出了一个喜欢打战牌的队长,一边打牌一边抓人,他们也略有听闻。
  “聚在这里干什么?散开散开!”巡刑卫呵斥道,“你们这是想聚众闹事吗!?”
  聚众闹事是一个很大的罪名,再进一步就是‘聚众造反’了,但林雪不吃这一套,声音微微附加精神力,清晰地响彻广场:“我们要与千羽流进行仇断,还请巡刑卫作为见证。”
  “还请巡刑卫作为见证!”附近的人齐声说道,声音如雷。
  巡刑卫脸露难色,看向乐语,眼神里仿佛在说‘我们已经尽力了’。
  乐语抬起头看了看耀钟楼,说道:“还有17分钟。”
  他顿了顿:“距离统计司的上班时间,还有17分钟,我走路需要3分钟。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我既不愿意别人违反约定,也不愿意违反与别人的约定,因此在接下来的14分钟内,结束这一切吧。”
  “就让我看看,林先生的得意高徒,有什么本事。”乐语云淡风气地说道:“你们是一起上,还是车轮战?”
  仇断法有一个很坑的点,那就是虽然限制了复仇者只能找一个人进行仇断,但没有规定复仇者的数量——是的,群殴在仇断法里也是允许的!
  不过仇人看见打不过,可以果断投降,大不了道歉加赔钱,然而复仇者却是丧失了唯一的正义复仇机会。
  因此仇断法其实是一个君子法,如果双方都是注重颜面的君子,仇断法才会有意义,大家一战了却仇恨。
  但如果双方都不要脸,仇断法就没有意义——你敢群殴我,我就敢跪下求饶。
  我虽然丢了人,你失去的可是爸爸/爷爷/朋友啊!
  “我虽然很希望由我来洗刷父亲的耻辱。”林雪深吸一口气,说道:“但千羽流你的确是有才无德之辈,我不敢轻言我一人就能战胜你。因此,请允许我、高进、夏林果轮流出战,与你恩绝仇断!”
  说到这里,林雪脸上露出几分羞恼,既有对自己提出车轮战的羞愧,也有对千羽流的痛恨,但更多的,是痛恨自己的无能!
  如果她能一人打败千羽流,何须提出三人轮战的请求?但为了继承父亲的遗愿,她也只能行此无耻之事!
  至于胜利之后千羽流要付出什么代价,林雪提也没提——如果赢了,他们有的是时间呵斥千羽流;如果没赢,那她现在提得有多狠,到时候被打脸就有多惨。
  乐语扫视面前三人。
  林雪,不必多提,林锦耀的独生女,上学时千羽流将林雪视为自己妹妹看待,结果证明凡是千羽流的妹妹,都必然会跟千羽流反面。
  高进,也是老熟人了,嘴臭狂魔,说话最大声,不过长得人模狗样,外表看上去就是一个热血阳光青年,在军院里似乎还是学生会主席,林锦耀时常会跟千羽流表扬这名弟子。
  夏林果,乐语也是这时候才注意到他。林锦耀死亡的那一晚,他也在院子里,被统计司一并带走,不过他一直沉默寡言,不爱说话,那怕是要跟乐语仇断,他没有任何发言,只是默默看着乐语,他外貌看上去是乖巧正太脸,但乐语却隐隐感觉到他的威胁。
  林雪、高进、夏林果……
  他们果然来找我仇断了。
  也就是说,白夜的内奸,就在他们三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