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27章 虐菜

  林雪主动前来仇断,早在乐语的意料之中。
  或者说,林雪的仇断,其实是乐语和阴音隐的计划。
  随着社会变化,仇断的发生次数其实是越来越少,虽然仇断是一次光明正大的报复机会,但并不实用,因为它隐含两个条件:第一,你要知道谁是主要仇人;第二,你得打得过他。
  不要以为这两点很简单,毕竟大多数案件都是提刑司或者统计司率队处理,你哪找得到谁是仇人?整个部门吗?
  如果是存在‘诬陷’情节的原告,那倒是能找到仇人,但原告也不是傻子,若不是有底气不怕仇断,谁也不会乱诬陷。
  而且就算你知道谁是主要仇人,打不打得过也是一个问题。像林锦耀这起案子,林雪等人的主要仇人肯定不是千羽流,而是蓝炎。
  但他们别说是找蓝炎,他们连统计司都进不去。而且他们也不是傻子,别说车轮战,就算是一起上,也只有被蓝炎宰割的份。
  林雪等人一开始肯定没有仇断的想法,因为没必要——他们与统计司是政治斗争,是路线之争,双方完全没有缓和的余地,根本不是能靠‘仇断’就能‘断’,而是只有一方灭亡才能结束的生存斗争。
  然而阴音隐的计划,却是鼓动林雪等人去找千羽流仇断。
  他以白夜行者的身份,向林锦耀的亲属弟子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只有能让千羽流在仇断中落败道歉的人,才有资格继承林锦耀的遗志,加入白夜这个致力于推翻辉耀的温暖大家庭,拥有组建星刻郡白夜分部的资格。
  但反过来,如果没人能在仇断中击败千羽流,那他们就没资格继承林锦耀的遗志,自然也不能加入白夜分部。
  乐语当时就骂阴音隐脱裤子放屁,这不就是提出一个过分要求然后趁机剥夺他们的参加资格嘛。
  阴音隐说乐语没常识,剥夺资格是惩罚,但提出挑战却是奖励,而且这个要求合情合理——千羽流杀了林锦耀,于情于理林雪等人都要找千羽流了结这件因果。
  按道理说,林雪等人虽然理应继承林锦耀的事业组建白夜分部,但他们却是没有资历,差点经验值——就像是表哥打游戏的时候忽然要拉屎,于情于理都得让旁边的表弟来接着打,但想要表哥的队友认可表弟,却是要表弟展现一点成绩。
  让林雪等人去打千羽流这个精英怪,获取经验值升级,也让人挑不出毛病。
  不过这里存在一个小问题:林雪等人,是绝对打不过千羽流的。
  不是驾驶员乐语吹千羽流这款座驾,而是千羽流的的确确是一款超跑——在同龄人里,唯一能超越千羽流的,也就只有来自炎京的里士杰。
  但里士杰现在已经变成巨人观,死得老惨了。
  因此林雪就算是车轮战,也只有被乐语吊打的份,除非……
  「除非有内鬼。内鬼为了加入分部,必定抓住这个机会,借助统计司的资源来击败你。」
  这是阴音隐的结论。
  不过他还有下半句话:「如果他们都不是内鬼,那你就让他们暂时远离白夜与星刻郡的纷争——连你都打不过,他们还没有加入白夜的资格。」
  总而言之,好人永远是白夜,坏人总是乐语来当。
  不过乐语也不介意,毕竟像这种光明正大虐菜的机会可不多见。
  “请。”
  乐语朝林雪招了招手,“麻烦巡刑卫在一旁为我见证——我如果上班迟到,那是因为出现了不可抗力,匪我所愿也。”
  既然乐语都这么说,巡刑卫便不再干涉这场仇断,驱散人群给他们战斗的空间。
  “千羽流,我会让你知道,林先生去了,还有我高进!星刻郡,不是你可以横行无忌的地方!”
  首先迎战乐语的,是学生会主席高进。
  他手持一柄军院制式长剑,哗啦一声抽剑,剑声破空争鸣,剑锋直指乐语,凛然杀气刺得乐语眉心微痛。
  高进的剑刃无锋,因为普通人虽然可以携带剑器行走于大街之上,但不允许开刃,剑器相当于是一种工艺品或者健身用品。
  绝大多数剑客也遵守这个规矩——他们想杀人,有没有开刃根本没关系。
  在这个世界,如果剑客非要用利刃才能杀人,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耻辱。
  两人站在两边,此时天色正好,阳光刺破云层,温暖地洒在人间。
  “来!”
  乐语摆出咬战法架势,没有任何废话,直接荒咬起手,光爆掠动如银河倒悬,袭杀高进!
  乐语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他是要来排查内奸的!
  高进会不会是内奸?
  他选择第一个挑战乐语,是不是想抢在其他人之前击败千羽流,获得林锦耀继承人的资格,进而获得白夜成员名单?
  他平时说话这么大声,是不是心虚?
  他总是站在道德高地上撒尿,是不是一肚子坏水?
  因此乐语的攻势必须猛烈得像是打桩机,他要打得高进喘不过气,才能逼出高进的底牌!如果高进真的是内奸,他就必然会动用来自统计司的支援,用不属于他的力量奇袭乐语!
  铛!铛!
  光爆在空中溅起阵阵涟漪,双方瞬间交击数下分离,高进拉到合适的距离,一抖手腕,光芒汇聚于剑尖之上,震喝一声,递剑刺向乐语,刺出数米剑光!
  执剑战法·前赴后继!
  乐语身躯一震,左手斜拍,喷吐光爆,直接将剑光拍散!
  咬战法·洪吐!
  然而高进此时已经顺着剑光刺杀过来,但他真正的杀着,不是右手的无锋剑,而是左手的剑鞘!
  他紧握剑鞘,从左往右扫向乐语,朝着外侧的剑鞘口迅速‘拉’出剑光,不过是呼吸之间,已经拉出数米长的剑光,颤鸣不断,如有实体,似要腰斩乐语!
  这就是高进主修的战法,执剑战法!
  执剑战法的奥秘,不在于剑,而在于鞘!
  从高进拔出剑的那一刻起,他的剑鞘就一直在吸收光辉存储于内。这种存储无法长久,而且需要与剑刃配合,因为剑刃每一次打出的光爆都带有高进的精神力——也就是所谓的剑意。
  这种带有剑意的光辉,是执剑战法的高效能源。当高进战斗得越久,剑鞘存储的剑意光辉就越多,爆发起来也就越强!
  通俗来说,就是执剑战法会有一个剑意槽,积累剑意的条件是战斗,发动道具是剑鞘!
  执剑战法·前赴后继,前赴的剑光虽强,但后继的剑鞘才是致命一击!
  顺带一提,在战法牌里,执剑牌组的主要特性就是每一次直击都能增加暴击的伤害。
  ‘蛮强的嘛……’
  眼看着自己被高进用无锋剑与剑鞘光两侧夹攻,乐语心里却是冷静得毫无波动。
  残血体质,让乐语一个连鸡都没杀过的普通人,可以从容面对近在咫尺的危险。
  ‘但还是太菜了。’
  咬战法·洪吐宇咏!
  乐语左手画圆,套向高进的无锋剑,顺势缠住了他的手腕!
  然后他右手化掌,主动迎向剑鞘光的中间位置,喷吐光爆!
  虽然高进的剑鞘光看上去似模似样,但华而不实,光型不稳,金玉在外,败絮其中!
  一拍即散!
  执剑战法其实更适合多人作战,上限极高,因为攻击距离远的因素,甚至存在一人敌军的可能性。但高进还没将这门战法登堂入室,攻击距离长就成为他的致命弱点——距离越长,光爆威力就越分散!
  不过银枪蜡烛头罢了。
  乐语缠住他的右手腕顺手一拉,一记膝撞顶他的腹部,高进顿时呜哇一声,喷出一口热血。
  ‘这就是虐菜的快乐吗……没什么意思,真是朴素无味且枯燥啊。’乐语绕到高进背后,反扣他的右手,像拎小猫一样捏住他的后颈,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说道:“结束了。”
  “还没有!”
  高进左手反持剑鞘,狠狠往后面一戳!
  乐语随意躲开这无聊的负隅顽抗,然而肾部忽然一阵莫名的刺痛,仿佛下一秒就要被洞穿!
  只见高进的剑鞘居然还能喷吐出一道青光,而且还会拐着弯追踪射向乐语!
  危!
  居然处心积虑偷袭我的肾部……高进,你就是内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