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17章 学习,学个屁

  虽然千雨雅没什么表情——乐语怀疑千家两兄妹都是遗传性脸瘫——但乐语总感觉千雨雅说话好像有点阴阳怪气。
  只是接下来也没他什么事了,乐语便回到客厅练练战法消磨时间。
  客厅有一大片没有摆放家具的空阔地,千羽流还没进军校前就是在这里锻炼战法。空地最中央处地面有很明显的磨损凹陷,赫然是千羽流硬生生踩出来的。
  当乐语踩上去,双脚完全契合地面凹陷,脑海里许多记忆如同泡沫般浮出水面,他自然而然地摆出了咬战法的起手架势,开始演练起咬战法,回忆起许多知识。
  绝大多数战法,都可以划分为‘养’、‘用’、‘炼’三个部分。
  ‘养’即养身,锻炼战法可以强身健体——但必须是完整的战法传承,锻炼前的热身、锻炼后的拉伸、休息时的按摩缺一不可,否则锻炼战法只会损耗身体。
  不过能流传到现在的战法,都是经过无数唤醒者锤炼千万遍的完整版本了。据说某些世家拥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术’底牌,不过原主千羽流对此是嗤之以鼻——世家几十代几百人的传承,怎么可能比得上全国数百代数十万人不断迭代改进的战法?
  ‘用’即运用,并非所有战法都是为了战斗而发明,譬如内景手战法就是令医官光靠肉掌推拿封脉就能治疗大多数疾病的技术,而就算是用于战斗的战法,也并非学完怎么打拳就能战斗——你还得学敌人如果这样打你,你要怎么应对等等策略。
  因为战法信息完全透明的原因,每一种战法上都有应对其他战法的完美策略,就像是格斗游戏里所有角色都有完美打法,譬如‘他上勾拳你就钻到他屁股下面攻其阴睾’等等。
  当然攻略归攻略,能不能搓赢对面,不仅要看你的技术,还得看对方是不是大神。
  因此若是想掌握一种战法,要熟背的内容绝对比文化课考试还要多。
  ‘炼’即炼神,虽然修炼战法无法增强精神力,但修炼战法的过程,可以让唤醒者更大限度调动精神力。
  用肌肉力量来比喻,普通人一记直拳只能打出自己50%不到的力量,而经过训练的格斗者可以全方位调动肌肉打出80%乃至100%的力量。
  精神力也是如此,普通人的精神力效率只有30%~40%,其余精神力都在调动光能时溢散了,而浸淫战法多年的唤醒者,才能精神力效率提升至60%以上。
  当战法精神力效率大于70%,就意味着可以运用自如,登堂入室。千羽流的咬战法精神力效率,就是70%左右。
  ‘穆飞鸿能吊着我打,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活儿比我好,更因为他的精神力效率比我高一点点,但就是这一点点就能打得我还不了手……’
  乐语一边演练,一边回忆今天早上的战斗,许多模模糊糊的关窍忽然明白了,许多习惯性的下意识动作也清晰理解了。
  当咬战法演练完,乐语刚好回到原先的位置,踩在凹陷处,全身微微发热,肌肉酸爽,呼吸顺畅,甚至还有点饿。
  而且乐语也彻底明悟了。
  他在战法上的天赋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到目前为止,他都没能完全消化千羽流的遗产,只能无限接近千羽流的水平。
  学习,学个屁,还是等完成生存15天的挑战之后,直接一键升级吧。
  咚,咚,咚。
  “小雨~你在家吗?”
  屋外传来声音,乐语过去开门,看见一个穿着紫蓝制服的女生站在外面,中长碎发齐刘海,脸上有点婴儿肥,眼睛闪烁地看着乐语。
  “是千雨雅的同学吧?先进来坐坐,她在做饭。”乐语和善说道。
  乐语打开大门让女生进屋,女生连忙说‘打扰了’,旋即好奇地看了看乐语:“我叫黎莹,是小雨的同班同学。”
  黎莹并非第一次来小雨家,但她是第一次在小雨家看见其他人。面前这个青年面容和善年轻,看起来跟小雨有几分相似,但却是直呼小雨为‘千雨雅’……难道他是小雨的亲戚?或者是叔父?
  乐语招呼黎莹坐下,给她倒了杯水,才微笑着说道:“千雨雅在学校过得怎么样?有同学欺负她吗?”
  “没有没有,小雨在班上可是很有人气的,怎么会有人欺负她。”黎莹连连摇头,看向乐语的眼神越来越好奇:“你和小雨很熟吗?”
  这个好看的小哥哥是小雨的什么人?亲戚?邻居?还是童养婿?
  “我们啊,关系还可以吧。那千雨雅学习成绩怎么样?”
  “很好,不论是文化课还是战法课,小雨都是最厉害的几个之一。对了,你还在读书吗?还是出来工作了?”
  “我出来工作一年多了。”乐语呵呵笑道,他询问千雨雅的学校生活,一部分原因是千羽流的记忆影响,而另一部分嘛,就是他也好奇这个同在屋檐下的妹妹在学校是怎样的。
  他忽然压低声音:“你悄悄告诉我,千雨雅谈恋爱了吗?”
  黎莹眨眨眼睛,兴奋地舔了舔嘴唇,小声说道:“现在还没有,但我知道我们班的方文华喜欢小雨,而且小雨曾经对他也颇有好感。”
  你要是说八卦,这个我可就来劲了!
  “曾经?”乐语敏锐地捕捉到关键词。
  “是啊,但今天方文华说错话了,小雨恐怕是讨厌他了。”黎莹颇为可惜地叹了口气。
  乐语有点好奇:“他说错什么话了?说脏话吗?还是黄色笑话?”
  “不是不是。”黎莹心想这个小哥哥的思想回路好奇怪:“这件事说来话长……”
  “你国文课成绩怎么样?”
  “挺好。”
  “那你概括一下主要内容长话短说。”
  黎莹愣了一下,脑子才转过来明白乐语这两句话的联系,笑道:“简单来说,小雨的坏蛋哥哥今天来学校,然后方文华说了他一句坏话,小雨可能就因此讨厌他了。”
  乐语眨眨眼睛,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哎,没想到千雨雅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呢。”
  “是的呢,小雨其实很可爱的。”黎莹嘻嘻笑道,她越看乐语越觉得顺眼,而且乐语也很有意思,鬼鬼祟祟地跟她讨论关于小雨的八卦,让她更是心生亲切——对女生来说,背后八卦实在是拉近关系的最好方式之一。
  又聊了一会关于小雨的事,黎莹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是小雨的什么人啊?”
  问出这句话后,黎莹有些脸红。
  比起学校里的同学,乐语给她的印象非常不错,不仅好看,而且说话风趣幽默,非常符合黎莹心目中对恋人的幻想。她暗暗决定,以后要多来小雨家玩,哪怕不能跟这个小哥哥拉近关系,多看看养养眼也好啊!
  不过这个小哥哥好像跟小雨不是很熟,不仅直呼小雨的名字,而且也不知道小雨的生活细节。哎,要是这个小哥哥是小雨的亲哥就好了!
  “我啊,我叫……千羽流,是千雨雅的哥哥。”乐语慢条斯理地喝了杯水,说道。
  黎莹眨眨眼睛。
  “千羽流?哪个羽?哪个流?”
  “羽毛的羽,流水的流。”
  “亲哥?”
  “这个……我不是很确定,毕竟父母好像去世很久了,以前没问过,应该是亲的吧。”
  “小雨还有其他哥哥吗?”
  “据我所知,是没有的。”乐语撕碎了黎莹最后一丝幻想:“今天那个来你们学校的坏蛋哥哥,应该就是我了。”
  黎莹下意识挪动屁股远离乐语。
  她是真的没想到面前这个青年,居然就是传闻中的千羽流!
  今天乐语在操场暴打枫川流教师的时候,黎莹其实没怎么看,而且教学楼里操场那么远,大家能听到枫川流的咆哮就不错了,怎么可能看清楚统计司干员的脸孔?
  最重要是,乐语给她的第一印象跟想象中的统计司干员完全不同,黎莹听闻的统计司干员,都是一群丧心病狂、贪婪好色、凶神恶煞的邪恶之人,平均每个人三条伤疤六个弹孔。
  但乐语给人的感觉就不像是什么坏人,甚至还有些软萌,因此黎莹脑海里瞬间就否决‘他是千羽流’的可能性。
  “那那那那那个,”黎莹从随身包包拿出一本青色封皮的书,双手颤抖地递给乐语,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这这是我借小雨的笔笔笔记,刚刚刚才放学忘了给给给她……”
  你至于这么怕吗……乐语有些无奈:“不要紧张,我现在下班了,不会抓人去统计司。而且你是小雨的朋友,我保护你都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伤害你呢?”
  黎莹心想有道理,但双腿依然抖得止不住。人的影树的皮,统计司恶名远播,而千羽流作为其中骨干,更是被传唱成杀人如麻的人屠,手下少说也有几十条人命,黎莹岂能不怕?
  “小莹?”
  听见千雨雅的声音,黎莹如蒙大赦,立马站起来说道:“小雨,我是来还笔记的!既然笔记还了,那我有事就先回家了啦!”
  黎莹说完就一溜烟离开千家了,头也不带回的。
  至于跟小雨的哥哥拉近关系这件事……抱歉,天下何处无美男,我黎莹还想多活几年!
  千雨雅脱掉围裙,看着黎莹匆忙的背影,转头看向乐语。
  乐语一副无事发生过的表情:
  “开饭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