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16章 我的妹妹才没有那么阴阳怪气

  乐语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妹妹千雨雅已经回来了,似乎正在后院洗菜。
  千家是有后院的,后院里最重要的工具莫过于压水机,生活用水都是从压水机打水出来的——自来水技术倒是已经应用,但跟他们普通老百姓没什么关系。
  乐语想了想,他倒是愿意舔着逼脸等开饭,但等开饭这段时间也没事干,他又没手机电脑,家里唯一的书不是千羽流的工具书就是千雨雅的教科书——看那些还不如去帮忙做饭呢。
  千羽流平时是不会在晚饭做好之前回家的,实际上千羽流在毕业工作之后,就从未在天黑之前回家——他要么在统计司里明着加班暗着窃听,要么到统计司校场锻炼战法。
  乐语也想过要不要锻炼战法,但千羽流的经历告诉他,这不是一项‘努力几周’就会有明显效果的训练。
  就拿前世的乒乓球来比喻,这个世界的绝大多数人的战法境界,相当于小区乒乓球好手的水平;而军校毕业生,约莫是市级乒乓球运动员的程度;像千羽流这种,大概就是刚刚踏入省级运动员的门槛。
  因此乐语若是想超越千羽流的战法境界,就等于要在省级运动员的基础上更进一步——这不是光靠‘努力’就能做到。
  0分到60分简单,但80分迈向90分所需的努力与天赋可是前者几倍。
  饶是千羽流这种体质天赋都卓越非凡之辈,在这个年纪也只能达到‘初级八稻流咬战法’的水平。若乐语认为自己努力一下就能超越千羽流,那也未免太看低这个世界的天才了。
  更何况战法真的很难,哪怕乐语消化完千羽流的记忆,但对战法更高境界的运用依然是‘脑子好像懂了但身体根本没懂’。
  学习,学个屁,还不如老老实实回家跟妹妹吃饭。
  乐语来到后院,看见千雨雅搬了个小马扎坐在压水机旁边,一头长发扎了个马尾方便做家务,衣袖裤子都束起来露出白皙透莹的脚踝手腕,制服外面穿了一条白色围裙,打了一盘水正在洗菜。
  千雨雅听到靴声,转头看了乐语一眼,眼里微微有些惊讶,但旋即低下头继续摘菜叶子。
  乐语好奇地看了看后院的花花草草,用屁股想也知道这是千雨雅打理的:“有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没有。”
  “真的没有?不要客气,我对下厨还是略懂一二的。”
  乐语已经不是很在意自己是否OOC(不符合人物个性)了,毕竟连陈辅都看出端倪,想瞒过亲妹妹千雨雅也根本不可能,循序渐进地让他们习惯自己的变化才是做好的办法。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也是乐语跟千羽流最大的不同,就是乐语不愿意一直戴着面具生活。
  间谍生活对千羽流来说几乎是刻进DNA般的本能,但对于乐语来说……他不是千羽流那种什么都能刻进DNA的猛男啊!
  下班回家吃饭,对乐语来说,其实不仅仅是为了渡劫。他下意识地将回家视为一种的放松,从喘不过气来的危险间谍生活中的休憩时间。
  就连正在洗菜的妹妹,看起来也是这么的可爱顺眼。
  怎么也比大吐苦水的陈辅好多了。
  “真的不用你帮忙,你忙吧。”千雨雅没有抬起头,似乎摘菜叶子是什么重要工作。
  既然不用帮忙,那乐语就心安理得地吃白饭了。不过闲着也是闲着,他挨着墙边问道:
  “学习成绩怎么样?在学校过得还舒心吗?”
  千雨雅微微挑眉。
  “最近零花钱还够用吗?有没有想买新衣服啊?”
  千雨雅扯了扯嘴角,一不小心将能吃的叶子也摘下来了。
  “有没有谈恋爱啊?我很开明的,自由恋爱我很支持,但你得辨别认清对方是不是好人,最好告诉我让我去查一下,我当了二十几年男人,对面一翘尾巴我就知道他是不是好人了……”
  啪!
  千雨雅双手重重一锤水盆,洗菜水溅了一地。乐语吓了一跳,下意识后退一步:“怎,怎么了?”
  “……今晚要做梅菜肉饼,你可以帮我将梅菜和香菇剁成丁,将肉剁成肉末吗?”千雨雅强忍着怒气说道。
  “你的愿望,我确实听到了。”
  乐语去灶台拿起大黑菜刀,将泡发好的香菇和梅菜切丁,哚哚哚的刀切声随之响起。切完香菇梅菜,乐语发现刀好像不太锋利,剁肉的手感好差。
  他忽然想到精神力操控光线化为利爪,那用来强化菜刀岂不是能变成神兵利器?
  说干就干,乐语激活精神力延伸到菜刀边缘,按照战法的技巧模拟出利爪的效果,用力一切!
  啪!嘣!
  第一声,是砧板被切开的声音。
  第二声,是菜刀崩断的声音。
  “你干什么?”
  千雨雅甩干净手上的水,在围裙上擦了擦,走过来疑惑地看着崩了好几个口子的菜刀:“菜刀惹你了?”
  乐语解释了一下自己想给菜刀强化+1的想法,千雨雅的脸色越加疑惑:“菜刀又没有耀石芯片,你的精神力根本渗透不进去,你制造的光晶自然无法与菜刀融为一体,也会对菜刀产生破坏……只有耀石器械才能作为精神力的延伸,这不是常识吗?”
  也就是说白板菜刀无法强化,强行强化只会被弄坏……乐语假装无事发生过:“啊,原来如此,我刚才忽然忘了这事。”
  千雨雅淡淡说道:“你贵人多忘事。”
  “那怎么办?”
  千雨雅接过菜刀,端详片刻:“我明天拿去给街口的修刀师傅看看,应该还能用。我等一会去李婶家借把刀。”
  修刀师傅……这种略带点武侠风味只从爷爷奶奶口中听过的名词让乐语不禁眨眨眼睛,他这时候才发现千家的菜刀似乎用了很多年,黑不溜秋的,看来没少修过。
  辉耀朝廷发展太阳能工业化也没多久,社会生产力并没有达到菜刀随便买的程度,更何况菜刀属于管制刀具,每买一把都得去提刑司备案,绝大多数人家都是一把菜刀一辈子。
  乐语看了看砧板上还没剁好的肉,“不用借刀,等下这些肉我很快就能剁好。”
  “刀都崩了,你怎么……”千雨雅还没说完,便看见她哥双手光影扭曲。
  削!
  抓!
  挖!
  撕!
  八稻流咬战法本身就取形于‘撕咬’这个动作,如果让乐语去片出一片片肥瘦相间的肉那他可能就没啥办法,但将肉剁成肉末,却正是咬战法的业务范围内!
  不一会儿,乐语就徒手将一斤多的肉撕成肉末,盘成一团放在盘子里,“这样可以吗?”
  千雨雅点点头:“可以,剁得很好,不愧是你。”
  她顿了顿,又加了一句:
  “简直跟屠夫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