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8章 正确的时间、正确的抉择

  既然逆光乱党全部弃械投降,那接下来自然就不用麻烦蓝炎出手。
  “四队警戒,三队去检查住宅,一队二队去检查疑犯的危险物品,扣押回统计司。”蓝炎推了推眼镜,有条不紊地发号施令。
  天上的雨再次落到地上,整个世界仿佛重新转动起来。
  各队统计司干员纷纷听令,拿出手铐将叛变的干员和乱党铐上。乐语的一队负责制服林锦耀那些手无寸铁的学生,只是比起那些孔武有力的乱党,这些学生嘴巴丝毫不饶人:
  “千羽流,陈辅,你们等着吧!为虎作伥,你们的下场会比我们凄惨万倍!”
  “千羽流,我羞于曾与你同窗学习!”
  “千羽流……”
  乐语充耳不闻,你们骂千羽流,关我乐语什么事?
  而且他也没心理理会这些叫骂,而是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毫无疑问,他的卧底身份应该还是安全的,只是现在林锦耀等人都被抓捕了,那他的身份还能瞒下去吗?
  乐语倒不是怕死,‘死而替生’这个能力让他的每一次死亡都会是新的开始,至于折磨也不怕,他的‘残血体质’可以让他无视疼痛。
  只是,乐语还是想完成‘生存15天’的挑战,他到现在都还没摸清楚自己这个系统面板的各种功能,而且‘死而替生’这个能力到底有没有缺陷和副作用他也不清楚,他不希望自己短时间里连续死亡。
  而且,如果乐语因为拥有‘死而替生’的能力就养成轻生鲁莽的性格缺陷,那他未来必定会因此而蒙受诸多损失。
  求生是生物的基础本能,求生思维也是人类的思维逻辑底层,若是乐语彻底放弃对生的渴求,那某种意义上他已经不能算是人了——逻辑底层的改编会导致思维方式与其他人格格不入,乐语以后甚至可能无法理解普通人的想法,就像夏虫不可以语冰。
  就像活了几百年的金丹老祖的思维肯定和寿命几十年的普通人大相径庭,但金丹老祖思维不同也没所谓,因为凡人得迁就他;但乐语内在只是个普通人,他并没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能力,因此他必须先适应这个世界,不然哪怕有‘死而替生’的能力,他还是会被世界毒打。
  普通人玩moba游戏,输了的结果顶多就是掉段位,反正可以重来一盘,但玩家们却因为不想被游戏毒打而努力学习游戏技巧。现在的乐语只是有了‘重来一盘’的机会,但他如果不想被世界毒打,自然得先学习这个世界的正确玩法。
  思虑之间,乐语有了计划:这个世界似乎有火车之类的交通工具,明天一大早就买票离开星刻郡,到其他地方隐姓埋名活过15天,完成挑战后再做打算……
  然而计划不如变化快,世界的毒打是如此地猛烈迅捷。
  一队干员艾丽丽拘捕林锦耀的时候,林锦耀忽然抓住她的手腕反手挟持住她,通过握住她的手来简直控制她的手上的轻型手铳,铳口指着艾丽丽的下巴:“你们不许动。”
  蓝炎微微皱眉,“何必呢,林先生,你这样会弄得很难看。而且挟持人质,也不符合你们逆光乱党的道义吧?”
  “对付你们统计司,不用讲什么江湖道义!”
  林锦耀忽然朝着陈辅射击,陈辅下意识就躲过去了,子弹擦过他的发丝,在他耳朵掠过一道血痕。
  “老师!”陈辅惊叫一声。
  然而林锦耀厉声说道:“不要叫我老师,我没你们这些不明大义的孽徒!”
  蓝炎叹了口气:“你走不了的。”
  “那你就是要她死了?”林锦耀将手铳指着艾丽丽的脸颊,艾丽丽慌得眼里冒出水花:“辉耀公民人权为最高利益,你们统计司想来不会违反吧?”
  蓝炎犹豫了一下:“这……”
  “但辉耀也有不因挟持人质而屈服的优良传统!”奎照止好双臂伤口,站出来大声喝道:“统计司干员早有舍身为国的觉悟,林老狗你今天走不出这个院子!”
  “我,我……”艾丽丽咬紧下唇,盈满水珠的双眼一直看着蓝炎。
  “但我们也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干员。”蓝炎摇摇头:“林先生,你到底想要什么?”
  “司长,万万不可!”三队队长银古月举起手铳瞄准林锦耀和艾丽丽:“奎副司长说得对,我们不能向逆光乱党妥协。事后郡守责怪下来,谁可担责?”
  “我负全部责任!”蓝炎向前一步,声音里充满不容置疑的决断:“林先生,说出你的条件吧!”
  “司长,不,不用……”艾丽丽泪水决堤,结结巴巴带着哭腔说道:“不用顾虑我,下手吧!”
  不等蓝炎回答,艾丽丽猛地向后肘击,但林锦耀也早有预料,侧过身子躲开这一击,但也给了艾丽丽许多发力空间,两人缠斗擒拿,局势极其混乱。
  林锦耀忽然拉着艾丽丽往人群里撞,而且还一直扣动轻型手铳的扳机持续射击,附近的干员既想帮忙又不得不躲避,但林锦耀可不想放过他们:“我今日为天下除贼!此心光明,薪火相传!”
  砰!砰!砰!
  其中一颗子弹掠过乐语的脸颊,乐语下意识举起轻型手铳指向林锦耀,却发现林锦耀也在看着他。
  两人视线对上的那瞬间,乐语脑海里许多记忆再次浮现出来:
  「羽流,我经常在学院里发展组织成员,统计司恐怕迟早会盯上我。」
  「统计司的手段,你也清楚,没人能保证自己能在统计司的酷刑里守口如瓶,我也不能。」
  「你的身份是最高秘密,没有任何记录可以证明你的身份,除了我和‘摘星’以外,其他人休想发现你的秘密。」
  「如果,我是说如果……哈哈,别走别走,你还是那么聪明,一听就知道我想说什么了,但我还是要说。如果,陷入囹圄已经是我无法避免的结果,那么到时候……」
  「羽流,这是我一生的请求,也是我最自私的请求。为了我的名声,为了我的责任,也为了你的安危,你务必要在正确的时间,做出正确的抉择,然后背负上这份无法洗脱的罪孽。」
  什么是正确的时间?
  现在局势混乱,林锦耀挟持人质持有铳械,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是很正常的,这便是正确的时间。
  什么是正确的抉择?
  林锦耀跟艾丽丽缠斗时,恰好朝乐语的方向露出背部。
  乐语面无表情,将铳口瞄准林锦耀的脑袋。
  千羽流的射击技术很不错,虽然现在是下雨天,但双方距离不过10米,最重要是,这是一个不动的靶子。
  砰!
  乐语,扣下了扳机。
  子弹呼啸而过,在林锦耀的脑袋上绽放出血花。
  林锦耀瞳孔里欣慰的眼神,渐渐化为死寂。他的身体如同枯藤老树,倒在地上,溅起水花。
  这就是正确的抉择。
  如果林锦耀被统计司拘捕审问,他要么被折磨得招供沦为叛徒,要么被折磨得生不如死。乐语成全了林锦耀的期盼,让他死得干脆利落,死得正义凛然,死得毫无顾虑。
  这样一来,林锦耀不会泄密,千羽流的身份也安全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
  “千羽流,你这个畜生!畜生!”林锦耀的学生试图冲过来,被其他干员拉住了。林雪看着林锦耀的尸体,整个人呆滞得如同木偶。
  千羽流这个身份,将会背上弑师的罪孽。
  乐语放下手铳,忽然觉得千羽流真是魂飞魄散得太及时了。
  这样一来,千羽流就不用脏了自己的手,在九泉之下,他说不定正在迎接林锦耀的到来。
  只有乐语,还得在这个世界继续体验尔虞我诈,活得心惊胆跳。
  “射术不错。”蓝炎冷不丁地出现在乐语旁边,遗憾道:“可惜,我本来希望林先生能戴罪立功的,他应该知道不少逆光乱党的秘密。”
  乐语沉默片刻:“属下认为,在逆光乱党持有铳械时,除了迅速击杀外,别无他法。”
  蓝炎忽然一笑:“你看来也没认真听课啊。”
  乐语微微一愣:“嗯?”
  蓝炎没再说什么,拍手喊道:“准备收队!”
  乐语心里还有些疑惑,他转头一看,发现林锦耀倒下来的位置出现了一个不正常聚集的水潭。当蓝炎离开庭院,这个水潭就像是解开了束缚,哗啦一声流落到庭院水渠里。
  乐语心里微微有些冷意。
  就算身份危机解除,但他想在蓝炎手下活过15天……也绝非易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