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24章 我买菜必定超级加倍

  “对了,刚才聊到你妹妹……”
  商量好计划细节后,乐语准备离开,阴音隐却忽然喊住了他。
  “你只有三年命,想什么呢。”乐语警惕地看着阴音隐:“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三年很快就过去的。”
  “……你还是第一个让我忍不住想关灯的人。”阴音隐扯了扯嘴角,冷声说道:“‘观星’虽然死了,但他向组织的申请已经批准下来。”
  “跟我妹妹有什么关系?”
  “‘观星’的申请就是希望白夜能运作人脉,将你妹妹调到安全地方继续学习。”阴音隐戴上兜帽:“组织已经安排好,你妹妹可以去炎京皇家学院继续修读,那里已经安排好人照顾她。”
  乐语精神一振:“太好了,什么时候来人接走她?”
  阴音隐沉默了好一会:“……你这个态度不像是为了保护妹妹,比较像是在送瘟神。”
  乐语撇撇嘴,倒也不否认这点。
  毕竟除了抖M以外,谁会喜欢每天回家就跟妹妹中路对线呢?
  “你也别想得太美,不会有人来接你妹妹。你以为白夜是什么?慈善助学机构吗?”阴音隐吐槽道:“白夜只是为你妹妹提供各种便利,去炎京求学这段路还是得她主动去。”
  乐语疑惑道:“什么意思?不仅不能上门取件,还得自己将自己邮过去?”
  阴音隐花了几秒种才理解乐语的意思,“对,因为你家和炎京毫无联系,任何主动的干涉都可能会引起特别注意——特别当你是统计司干员的时候。过多的关注,反而是害了你妹妹。”
  “炎京皇家学院的入学考在20天后举行,只要你妹妹参加考试,白夜会帮你妹妹免去一切麻烦。”阴音隐顿了顿:“听说你妹妹成绩很好,不过……那里可不是成绩好就能进去的地方。”
  炎京,是辉耀朝廷的首都,也是这个世界最安全的地方。虽然天际区已经沦陷,其他行政区也风声鹤唳,但没有人会怀疑炎京会遭遇兵灾——两千年来,炎京从未陷落。
  虽然出现过政治斗争,甚至篡位改政,但从没有军队能攻陷炎京。哪怕无数人会相信辉耀朝廷即将衰败,但他们也同样认为炎京会一直屹立于大地之上。
  炎京皇家学院,在古代被称为‘国子监’,是辉耀最高学府和教育机构,是所有求学者的圣地,其影响力之大覆盖辉耀全境。里士杰就是出身于炎京皇家学院,他能以弱冠之年,暴打勇武强横的副司长奎照,已经能说明许多问题——奎照至少比里士杰大十岁!
  时间对唤醒者的影响非常大,三十岁的奎照正是最鼎盛的时期,锻体、精神、战法境界都达到最佳水准,而里士杰的锻体和精神必然是弱于奎照,从他们战斗时里士杰以游走避锋为主就可以看出一二。
  然而在如此差距下,里士杰仅仅凭战法境界,就打得奎照残存亦末路兵败如山倒,足以证明炎京皇家学院的教学水平之高。
  因此炎京皇家学院的门槛自然是非常高,入学考试只是其中一环,甚至是最不重要的一环——这个世界多得是有背景又努力的天才。
  “所以我要劝她坐火车去炎京吗……”乐语轻声道。
  辉耀的铁路网路相当还算发达,基本每个行政区都有铁路连接,而火车也并不仅仅是蒸汽内燃机车——事实上火车上内燃机只是辅助作用,真正作为主要驱动能源的是耀石太阳能。
  铁路现在还能运作,再过几年就难说了。譬如天际区的铁路系统已经变成‘局域网’——外区军队想通过铁路快速运输兵员进入天际区是做梦。
  “你不必多特意诱导。”阴音隐道:“星刻国立中学再过两天就要进行一次结业考核,到时候教师会建议成绩好的学生去炎京参加考试,你只需要给钱,允许她去炎京,到了炎京之后她就会一帆风顺……除非你妹妹会因为非常喜欢你而不舍得星刻郡。”
  “说不定有这种可能呢。”乐语煞有其事地点点头。
  “总之就是这样。”阴音隐懒得理会乐语的冷笑话:“虽然我这样说,你未必有多放心,毕竟对你们兄妹来说,炎京是一个陌生的地方……但相信我,只要你妹妹到了炎京,白夜就不会让她遭遇困难。”
  乐语总觉得怪怪的。
  毕竟他们白夜是一个以推翻辉耀为主要目的的革命组织,也就是造反专业户。
  而炎京皇家学院是辉耀的国子监,简单来说里面的学生都是天子门生。
  然而不仅炎京皇家学院的里士杰是白夜行者,现在白夜组织甚至能操控炎京皇家学院的招生,保证能让无甚背景的千雨雅舒舒服服地入学……
  你们这个炎京皇家学院里面都是些什么人啊,上课是不是教屠龙术和思修的啊,怎么变成大型内鬼培养中心?
  事情讨论完毕,乐语准备原路返回,然而阴音隐拦住了他:“从上面走吧。以后来找我也是直接过来,不要走那条路——退路可不能经常用,这是常识。“
  “没关系吗?”乐语颇为惊讶:“你不怕被人发现你和我不可见人的关系?”
  阴音隐没有理会他,直接走楼梯到一楼,乐语跟着上去,发现上面似乎是一个诊所——躺椅,镜子,白灯,以及一股不知道怎么形容的味道,虽然不是消毒水味,但一样的刺鼻难闻。
  这个世界的医学非常微妙,主要是以精神战法为治疗手段,辅以药草制剂调节身体,但同时也研究外科手术,是一种混合巫术与科学的实用主义技术。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就算我从这里出去,也只会被认为是你的病人?”乐语恍然大悟:“没想到你居然在十八街当野医官。”
  这世界的正规医官都是在医官司,医官司简单来说就是公立医院——不过老百姓看病可没优惠,单纯只是国家创建。医官司的正规医官收入有高有低,但都有相同特征:忙得头秃。
  毕竟整个城市的病人都只能去医官司,哪怕一大半人因为没钱不会去,剩下那小部分都足以让医官司全年无休了。
  而有些希望获得更高报酬并且厌恶忙碌工作的医官,就会到其他地方开设诊所,也就是野医官。不过野医官的水平参差不齐,也没职业认证,很容易造成医疗事故,阴音隐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主职间谍,副职医官,天知道他会不会用出诊的理由到处刺杀。
  “你如果有需要,也可以找我看病。”阴音隐淡淡说道。
  “你主要医治什么的?”
  “牙痛和痔疮,普通外科我也会。”
  乐语神色一滞:“十八街有人看这两种病?”
  “许多人可以忍受风寒发烧断肢等等痛楚,但绝对没人能忍牙痛。”阴音隐淡淡道:“痔疮在这里很常见,十男九痔,十八街的食物来源不怎么干净。譬如你刚才打的那个雷爷,他可是这里的常客……”
  “停,我不想听你弄那个秃头大汉的**的故事!”
  “走好不送。”
  乐语大步走出诊所,回头一看发现自己在一条陌生的街区,不远处就是祥乐赌坊,再远一点就是花街,诊所惨白的灯光从琉璃窗里倾斜而出,照亮了窗户上的几个字:
  「牙、痔疮、铁打」
  真是简洁明了的招牌……乐语找到远处闪耀的耀钟楼,先朝着耀钟楼的方向前进走出十八街,再沿着大路回家。
  他小心翼翼地打开门锁,拉开横栏,再打开里门。
  家里一片寂静,乐语蹑手蹑脚回到楼上,正要回到自己卧室的时候,旁边的房间门打开了。
  这个家就只住了千家两兄妹,开门的自然不是回来报仇的死鬼千羽流,而是一脸冷漠的千雨雅。
  她拿起提灯,照亮了鬼鬼祟祟的乐语,眼睛像X光一样不停扫视乐语。
  乐语先发制人:“你这么晚还不睡觉?”
  “上厕所。你这么晚出去,干什么了?”
  “大人做事小孩子别管。”乐语拿出了兄长的威严:“赶紧去新陈代谢然后回去睡觉!”
  千雨雅气得胸脯一鼓一鼓,沉默片刻后说道:“你衣服沾上的针藏草含有微弱毒素的药草,在星刻郡只有十八街那里会长,其他地区都清理干净了……你去十八街干什么?“
  草,这就是医官候补生的洞察力吗?还是说千雨雅有成为名侦探的潜质?
  “小孩子别管那么多。”乐语呵斥一声。
  然而千雨雅并不买账:“你不告诉我,那我就自己去查!我放学就去十八街,不问出你干了什么事就不回家!”
  这可不行,你不回家,谁做饭啊!
  这就是女人的直觉吗?居然无意间命中了我的软肋!
  乐语暗暗啧了一声,心想用什么理由搪塞好。
  去十八街治牙痛?不行,会暴露阴音隐的存在。
  去花街消费?不行,背了这个锅但我实际上没去,我太亏了。
  显然乐语只剩下一个选择了:“我去赌钱了。喏,今晚赢的,你拿去买菜。”
  乐语拿出麻衣少年分给他的钱袋子,没想到日行一善的奖励居然能在这里派上用场——他刚才出门还真没带钱。
  千雨雅接过钱袋子看了看,“你以前不赌钱的。”
  “其实是别人想巴结我,非要塞给我罢了。”乐语教育道:“赌博害人,你可别碰,我也只是应酬一下,只是十八街的人太热情了,非要给钱。”
  “我才不会碰!”千雨雅恶狠狠说道,将钱袋子递回来:“我不要你的脏钱,拿回去!”
  乐语煞有其事地说道:“好啊,那我自己拿钱去买菜。我只要穿着统计司干员的衣服,去买菜肯定份量超级加倍——”
  “你……别到处祸害人了!”千雨雅听到乐语的‘威胁’,只能不情不愿将钱收回去,啪的一声把房门关上。
  乐语眨眨眼睛,心想这样子基本可以保证千雨雅会老老实实去买菜做饭了,而且晚饭说不定能加餐,简直是一箭双雕。
  不过他心里有一个小小的疑问。
  千雨雅刚才不是说要去厕所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