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21章 打不过敌人,就盗敌人的号

  我被埋伏了!?
  乐语心里念头千转百回,这次会面的具体时间地点,明明只有乐语和联系人知道,然而居然有人在蹲伏他,而且还成功伏击,将他抓进小黑屋里!
  显然是联系人出事了!
  怕不是骨灰都被人扬了!
  但乐语可不是坐而待毙的鹌鹑——至少身体不是!他迅速稳住下盘,完全不顾左手被人缠住的危险,右手手肘猛地往后砸去,全身往拘束他的身后人贴靠!
  咬战法·洪吐!
  “乖,别挣扎了。”阴寒的声音轻声笑道。
  啪啪!
  肘击被人用手掌挡住,用尽全身力气的贴靠更是石沉大海,乐语只感到全身发麻,仿佛撞到钢铁上!
  乐语脸色剧变!
  攻击近乎毫无效果!
  这怎么可能!
  不是乐语太过自傲,而是因为环境问题——现在房间里一点光源都没有,唤醒者根本没有光源可以借用,比拼的纯粹是体力较量,哪怕对方是蓝炎级别的强者,在黑暗环境下乐语也完全不虚,更何况他不怕痛!
  除非对方是300斤级别的肥仔强者,那乐语就真的连破防都做不到了,然而他通过体感可以感觉到,对方并没有比他强壮多少。
  然而就是这样,他的猛烈反击居然被对方轻易瓦解!
  乐语心都凉了,这个差距简直是小孩子与成年人之间的互殴,他就算反抗也没什么用了,对方的账号角色等级明显比千羽流高出一个层次!
  于是他硬着脖子哈哈大笑,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你有种就杀了我!”
  乐语悟了,当自己遇到无法战胜的敌人时,不要慌!
  大不了一死!
  反正我死了,你的号就是我的了!
  打不过敌人,就盗敌人的号!
  这就是乐语的生存之道!
  “我不会杀你。”阴寒的声音毫无起伏,仿佛只是陈述一个事实,拖着乐语往暗处走:“别乱叫,别忘了你的目的。”
  乐语微微一怔,他发现自己似乎被对方迅速拖入地下通道——他的钢底长靴与楼梯撞出清脆的声音。
  完了完了,看来对方怕不是想对我严刑拷打,其实严刑拷打也没啥,反正我也不怕痛,但就怕对方也馋千羽流的身子,这种人格的侮辱我可顶不住……
  就在乐语胡思乱想的时候,地下通道里忽然亮起灯光,破开黑暗的光明让乐语不禁微微眯起眼睛。
  “看来你误会了什么……‘流星’。”阴寒的声音轻笑道。
  乐语愣了一下,发现喉咙和左手腕的钳制已经松开,他迅速调整姿势面对敌人,旋即意识到对方在喊自己,恍然大悟:“你就是摘星?”
  站在乐语面前的,是一位穿着黑色连帽风衣的青年,他脸色很苍白,嘴唇很薄,脸容瘦削,身材也不见得如何强壮,看上去甚至还有点软。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人,在无光环境下按住乐语爆锤,若是他想对乐语图谋不轨,乐语还真还不了手。
  兜帽青年没说话,回去将地面的盖板拉回去,防止别人发现这条地下通道。乐语看了看足足两人肩宽的秘密通道,奇道:“这是你自己挖出来的?”
  “十八街的人多数都知道狡兔三窟的道理,我只是将其中几个窟打通了而已。”兜帽青年做出一个请的‘手势’:“你走前面。”
  “为什么?”
  “我不习惯别人走在我后面。”
  “我也不习惯。”乐语就非要杠一下。
  兜帽青年认真看了看乐语:“你的性格跟‘观星’说得不太一样。”
  ‘观星’指的就是林锦耀,乐语眼神游离:“哪里不一样?”
  “智商不太一样。”兜帽青年双手插兜:“我走前面也行,但我要关掉通道灯,你确定?”
  乐语脸色一黑,黑暗环境下他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便老老实实走前面,漏出自己的背后屁股等诸多弱点。
  通道不长,若莫十几米,乐语便走到通道尽头的一扇木门前,这时候兜帽青年说道:“不要动把手,直接推另外一边。”
  乐语眨眨眼睛,推门的另外一边,居然直接推开了——有把手的那边才是转动轴!
  “我如果握住把手推过去会怎么样?”
  “会引爆通道里的耀石炸弹,整个通道会塌陷。”
  这联系人的工作也不好干啊……乐语碎碎念一句,推开门后,发现又是一条通道。
  “怎么还要走?”
  “如果有人触发了陷阱,他们就会以为这个通道的目的地是上面的房子。”兜帽青年说道:“陷阱不放在家门口,这不是常识吗?”
  乐语扯了扯嘴角:“我很确定这是我不知道的常识。”
  “不用谢,一场同事,不收你学费。”兜帽青年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
  乐语脑子转了360°才明白兜帽青年的意思,心想要不是打不过他就立马让他知道为什么屁股那样红。沿着通道走到尽头,又是一扇木门,这次乐语学乖了:“这门怎么开?”
  按照正逻辑,敌人经过前面的陷阱应该有所察觉,不会再动把手,这时候应该反过来将把手设置为正确的开门方式;但按照反逻辑,说不定敌人能预判到这个预判,那么将把手设置为陷阱触发方式也是对的;不过按照反正逻辑的话……
  乐语进行头脑风暴的时候,兜帽青年平静说道:“我发现你不仅没常识,而且记性不太好。”
  “什么意思?”
  “我不是说陷阱不放在家门口吗?这里就是家门口,这就是一扇普通的门,你普通地推开就行了。”
  兜帽青年虽然语气没有起伏,但这字里行间明明都是‘嗤笑’的意思。
  乐语黑着脸推开木门,走进一间并不宽敞的地下室,天花板悬挂着一盏白灯,四周放着四层架子,架子上放着各种玻璃瓶子,地下室中间放着一张床——乐语更愿意称它为屠宰桌——床上的托盘放着许多闪烁银光的手术刀手术钳,看得让人不寒而栗。
  “欢迎来到我的家。”
  兜帽青年打了个响指,通道里的灯光旋即幻灭。他关上木门,走到床边的椅子坐下,朝乐语招了招手,指了指他面前的椅子:“请坐,不要触碰这间房间的任何东西,除了床。床我消毒过,你喜欢也可以坐在上面。”
  乐语没兴趣理会他的恶趣味,他拿出怀表看了看,10:05。
  他现在也明白过来了:“会面地点从一开始就是幌子。”
  兜帽青年点点头:“当然,我得预防你已经被策反、被捕、被逼供、被跟踪的可能,面对初次见面的人,不要泄露自己任何情报是谍报行动的常识。你连这个都不知道,说明我的谨慎是有道理的。”
  乐语脸色一黑:“那你怎么确认能在中途拦截我?”
  兜帽青年指了指他背后的墙壁:“通往约定地点只有三条路,但其中一条路有杂物堆积封路,另外一条路更是因为违建已经堵住,你能走的路只有一条。”
  乐语看过去,发现墙壁上挂着一幅星刻郡地图,但这份地图可比他那份官方版详细太多——不仅写明各个势力的范围,甚至还有许多小道捷径、灯光亮度的详细标注。
  “据我所知,你在进来十八街的时候还发生了一场‘小冲突’。”兜帽青年淡淡说道:“虽然有点难以启齿,但我觉得你好像脑子有点问题,你现在早点投胎可能是正确的选择。”
  难以启齿你就别说的这么难听啊!
  “这不关我事,是他主动找我麻烦的,我除了打他一顿还能咋样?”
  “别让自己别麻烦找上门来,是谍报人员的常识。”
  “我都说了,我不知道你的那些常识!”
  兜帽青年依旧语气平淡:“我也说了,不用谢。”
  乐语感觉自己脑瓜子好痛,他揉了揉太阳穴,吐槽道:“你比我强这么多,是不是应该改成你去统计司当间谍,我给你当联络人比较合理?”
  兜帽青年眨了眨眼睛,忽然一笑,嘴巴勾起一个微妙的笑容:“我好像还没向你正式介绍自己。”
  他揭开兜帽,露出一头夹杂着些许黑丝的苍白头发,地下室的光线顿时黯淡些许——这不是什么形容词,而是光线真的变暗了!
  “我是白夜驻星刻郡的地下联络干部,‘摘星’阴音隐。”他拿出发绳绑好自己的头发,说道:“很高兴认识你,‘流星’千羽流。”
  乐语看着他一头白发,愣了几秒种,脑海里顿时想到一个可能。
  他恍然大悟,直接问道:“你还有几年命?”
  “三年。”阴音隐轻描淡写地说出一个时间,仿佛在讨论一件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