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5章 暴露

  白夜组织,间谍流星。
  乐语轻轻呼出一口气。
  千羽流真是留给他好大一份礼物啊。
  “传道受业之恩,岂能一言弃舍?我辉耀立国千年,以忠孝信义为君子要求,断不是为了养出欺师灭祖的后继学辈。”蓝炎拍了拍乐语的肩膀:“既然林先生对统计司多有误解,正需要千队长你们这些学生后辈参与到办案之中,若有冤情,你们便可洗脱林先生的罪名,还林先生一个清白!”
  陈辅听得连连点头:“理应如此!”
  蓝炎又说道:“但也有微言大义‘大义灭亲’。如果证据确凿,林先生有重大嫌疑,你们作为朝廷干员,自然要忠君爱国,不能徇私包庇,应依法办事,明正典刑。”
  “统计司不会冤枉任何好人,也不会放过任何坏人!”
  林锦耀旁边的学生高进冷哼一声:“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但谁不知道潘教授、欧阳先生、穆司长等人被你们统计司无辜抓捕,下狱折磨!世人的眼睛是明亮的,你们统计司的罪业罄竹难书,滥用职权,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潘教授和欧阳先生包庇逆光分子,当场抓获;提刑司司长穆卫私放罪犯,无视朝廷,证据确凿,怎么到你嘴里就变成‘无辜人士’了?”
  蓝炎推了推眼镜,微微摇头:“天下间凡事不过一个‘理’字,你如果有所质疑,平日就可以来统计司查看案宗,我们统计司每次行动也如实公告,该抓的抓,该放的放,我们身为法律执行者,办案时绝不违反规章制度,何来‘滥用职权’?”
  “还清林先生和诸位高徒随我等回统计司接受调查,统计司职责所在,不得不失礼了。如有冤情,蓝某日后必定负荆请罪。”蓝炎挥一挥手,所有干员成缩短包围圈,拿出手铐,举铳指着林锦耀等人。
  强光灯下,高进等学生表情各异,有恐惧、有愤慨、但更多的是慌乱。唯有林锦耀脸色平静,只是眼神闪烁,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忽然,林锦耀笑了一声:“你以为一切都在你掌握之内吗,蓝炎。”
  蓝炎示意干员停止行动,微微挑眉:“还请先生教我。”
  “不调动其他部门配合,只派统计司的干员,的确雷厉风行难以预防。你以为自己在闪电作战,殊不知你其实是主动踏入陷阱。”
  林锦耀站在强光之中,主动迎着铳口,雨水打在他脸上,也无法遮掩他流露出来的自信笑意:“蓝炎,这里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内奸对吧。”
  这时候,蓝炎旁边的奎照阴测测地说道:“林锦耀,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安插在统计司的内奸吗?”
  奎照上前一步,站在乐语旁边:“我们统计司全员出动,你以为只是为了抓捕你这个逆光乱党?现在你们既然主动暴露,也省了我们审问的麻烦。”
  “无论乱党还是内奸,都只有死路一条!”
  乐语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蓝炎这时候伸手按着乐语的肩膀,语气有些怜悯:“乱党抓住了,内奸暴露了,麻烦事聚在一起,事情也变得简单多了。”
  “唯一令人可惜的是,我万万没想到,你居然是内奸……你平日做事不专心,又喜欢观察我,我早就发现你的邪诡之处了。”
  这时候,乐语再次万分感谢‘残血体质’这个技能。
  别看他脸色平静得好像在听别人的故事,但实际上他慌得一笔,恨不得撒开腿逃跑!
  左边是奎照。
  右边是蓝炎。
  后面还有握紧手铳的统计司干员。
  一小时前,乐语还以为‘活过15天’这个挑战应该可以轻松完成。然而实际上,别说15天,他连1.5个小时都未必能活过去!
  乐语对自己的运气也感到绝望。
  讲道理嘛,哪有人一穿越就死的,换个心灵脆弱点的怕不是当场就崩溃;
  穿越就死也算了,然而他换了新身份居然还是一个间谍卧底,这简直是跟‘核弹点火引爆员’一个级别的高危职业,死无全尸是最好的职业福利,受尽折磨只能算是职业病;
  然而当间谍也就算了,但乐语刚换身份不到一小时,这间谍身份就被人知道了!
  这怎么玩嘛,乐语连一点操作空间都没有!
  人间不值得,早死早超生。
  这时候,艾丽丽干员忽然报告道:“队长,司长,有许多宪章反应在接近我们!”
  乐语低头看了一眼光影探测仪,发现许多红点正在迫近宅院,而且速度奇快,探测仪的最远距离是50米,但就当乐语看了一眼的功夫,红点群就已经来到宅院外面,围在统计司干员外面!
  众人抬头一看,外墙上出现十几位穿着灰色雨衣的伏兵。他们举起轻型手铳指着统计司干员,干员们马上调转铳口指着他们,局势瞬间逆转,原本的碾压局变成了对峙状态。
  虽然说千羽流这个级别的唤醒者就可以自动闪避子弹,但前提是子弹射击间隔长数量少,面对子弹风暴,统计司这些训练有素的干员一样要死!
  乐语心里一松,原来林锦耀还有后手。他暗暗握紧铳柄,全身肌肉绷紧,随时准备反抗!
  “萤火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预先埋伏的逆光乱党,再加十几杆烧火棍子,再加一个废物内奸,就是你的依仗?”
  奎照重重踏前一步,双手交叉于后,转头跟蓝炎笑道:“司长,你要多少招?”
  蓝炎推了推眼镜:“五招。”
  奎照哈哈一笑:“五招就能杀他?好,既然司长只需五招,那我也只用五招!”
  狂!
  太狂了!
  看都不看我,就讨论多少招能杀我?
  乐语脸色平静,但全身一触即发。他最先消化的记忆,就是千羽流的战斗经验,现在还没融会贯通,但得益于‘残血体质’的辅助,他的战斗力不会比千羽流差多少。
  拥有精神力的人,也还是人,被杀就会死,受伤就会残!
  他们的战力差距,并没有达到天壤之别的程度!再加上乐语拥有‘死而替生’的能力,没有死亡恐惧,战斗起来,一方悍不畏死,一方有所顾虑,胜负也难以预料!
  五招就想杀我,你们以为自己是谁?
  然而就在此时,乐语听见林锦耀头顶上方,传来响如惊雷的不屑怒喝:
  “五招就想杀我,你们以为自己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