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28章 你对我的怨恨,还不够深

  难知如阴,动如雷霆!
  高进剑鞘射出的绿光,乐语无法躲开!
  阴音隐所说的危险,正是如此——哪怕乐语早有提防,但内奸依然可能会用出乐语无法闪避无法抵挡的招数,轻则乐语丢人重伤,重则……乐语要被迫换台新车!
  但有一说一,千羽流这辆超跑乐语目前还挺满意的,毕竟年轻,车灯亮,马力足,开起来很舒服,除非真的面对兰博坚尼豪车级别的碾压,否则乐语必然是反抗到底!
  当乐语做好重伤的准备时,绿光已经没入他的腹部,撕碎他的衣服,然后……
  然后就没然后了。
  乐语感觉自己肚子好像是被戳了一下,但对于拥有残血体质的他来说,这个戳一下不会比踩到乐高模型更痛。
  就这?就这?就这?
  乐语左腿一扫,踢中高进的膝弯部位,强行令他跪下来,紧扣他的右手腕将他压制住:“投降,或者跟你的娇妻说再见。”
  ‘娇妻,什么娇妻……’不等高进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他就感觉到右手腕传来一股剧痛,关节错位的疼痛令他倒吸一口凉气,闷哼一声,满脸冷汗。
  乐语对高进有点刮目想看,兄弟你手腕都快被我扭成麻花了居然还能一声不吭,我敬你是一条汉子。
  “认输!”
  林雪果断中止决斗,乐语哼了一声,一脚踢中高进的屁股,将他踢飞踢回人群里,低头查看自己的伤势。
  左腹的衣服被刺破了,腹部有一道明显的紫痕,像是被人用锤子打了一下。虽然有伤,但并不严重,按照千羽流的常识,只要去医官司找个手活好的老师傅按摩一下,基本能活络消瘀。
  乐语脸色严峻:“你的最后一招,莫非是……”
  “没错,正是七情战法。”高进被人架着站起来,喘着大气盯着乐语,咬牙切齿地说道:“我虽然借着怒火在七情战法上一日千里,但终究修习时日不多,不然我刚才那一鞘剑光足以将你贯穿腰斩!可恨啊!”
  “原来是七情战法啊。”乐语恍然大悟。
  七情战法,在辉耀十八战法里也是非常特殊的体系,对修习者要求极高——这个要求并非家世、体质、智商的要求,而是情绪要求。
  跟其他战法要求修习者时刻保持‘平静心’不一样,七情战法要求修习者时时刻刻处于情绪激动状态,像大喜、大怒、大哀、大惧、大爱、大憎、大欲这些剧烈的情绪,都对七情战法有巨大增幅。
  七情武者可以通过情绪污染自己的精神力,进而影响光辉构筑,乃至于将天地光芒同化。这是一门无法循规蹈矩学习,并且上下限极大的战法。
  在过去的战乱时期,曾有纨绔子弟遭遇国破家亡,目睹繁华落尽,然后沉浸于七情战法,一夜白头,朝学剑,暮入敌军,一人一剑杀穿十万大军,斩敌酋首,然后回到破败的旧宅之中,心寂而死。
  简单来说,这是一门可以爆小宇宙的主角战法,堪称献祭爹妈法力无边,不过能靠这门战法出名的强者寥寥无几,更多人是根本连入门都做不到。
  这是很正常的事,譬如很多人觉得自己是抑郁症,但多数是为作新词强赋愁。很多自己以为天崩地裂的情绪,其实也就那么回事,而七情战法,只有真正经历过世事冷暖的孤儿才能入门。
  据乐语所知,高进好像还真是孤儿,林锦耀对他来说不仅仅是恩师,甚至情同父子。
  至于高进会修炼七情战法,乐语也不奇怪——因为七情战法本就是军院会传授的战法之一!
  对他们军院武者来说,七情战法其实是一张彩票,或者说,一份保险。
  毕竟世事难料,说不定明天就死全家,说不定就一夜白头,说不定就七情深种成为绝世强者呢?
  而且军院武者不是上战场就是当巡刑卫,天天与死神擦肩而过,很容易就能七情入门,甚至在危险时突然七情爆种反杀,也是时有发生!
  遭遇大变之后,很多人都会尝试修炼一下七情战法,不成就说明自己的恨还不够深,成了就能增长战力,包赚不赔!
  你看高进,原本他是只能被乐语吊打,现在他能打掉乐语的1点hp,可见七情战法的强大!
  看见乐语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高进不由得疑惑:“你刚才不是看出来了吗?”
  “你的最后一招太弱了,我还以为是你自创的废物战法,根本没联系到七情战法上。”乐语如实说道。
  刚才高进多半是爆发自己的愤怒和怨恨,以精神力污染光辉,在已经爆发过剑光的情况下再次凝聚爆发,可惜他的技术还是不够,就像是连一个引体向上都做不到的肥仔,只能射出一小段带有怨恨的绿光,连乐语的腹肌都刺不穿。
  噗——
  高进喷出一口老血,直接昏了过去。
  加油啊,会发绿光的大哥哥,你对我的怨恨,还不够深。
  一想到自己这番话又能让高进在七情战法上更进一步,乐语就不禁感到一阵欣慰,好人的生活就是这么朴素无华,且有趣。
  “下一个是谁?”
  “是我。”
  夏林果主动上前,双手垂下,右脚踏前一步,默默看着乐语。
  若不是他主动走出来,乐语都找不到他——他穿的衣服是普通服饰,相貌更是平平无奇,眼睛似乎没有睁开一样眯着,存在感极低。
  不提张扬的高进,就连旁边围观的巡刑卫都比他有存在感。
  夏林果不爱说话,表情管理更是面瘫,乐语很难从他身上感觉到敌意,他仿佛就是一个执行任务的机器人,骤然一看并不觉得有什么惊奇,但仔细观察却会令人感到畏惧——无法看透的人是最恐怖的,因为你无法预测他的下一步。
  他会是内奸吗?
  高进全程都在被吊打,就连他的绝地反击也宛如男人婚后三年上床般的软弱无力,他的内奸嫌疑自然被排除了。
  与高进相比,沉默寡言不起眼的夏林果,似乎更有内奸的嫌疑,毕竟低调是内奸最好的保护色,既能降低他人的怀疑,也能让自己有后退的余地。
  像千羽流这种行事乖张臭名远扬的内奸,最后若不能洗白平反,基本只有死路一条,完全没有退出江湖金盆洗手的可能。
  “请。”
  啪!
  话不多说,乐语依然是荒咬起手,掌劲破空,光爆倾斜,后续变招无穷,只要夏林果稍露破绽,接下来便是乐语的咬定青山不放松地致命连打!
  飒!
  一道流光掠过,远远就打断乐语的荒咬!
  乐语双手抵挡,才发现夏林果鞭腿横扫之后,居然跳起二连连环踢!
  ‘用腿也太小看我了吧……’
  腿法虽然攻击范围和攻击力都超越拳掌,但弱点更加明显——如果你不能马上将腿收回来,甚至被敌人抓住小腿,那你就只能等着敌人狂风暴雨地蹂躏!
  咬战法·洪吐荒咬!
  啪!啪!
  乐语连退两步连挡两下,看准机会抓住夏林果的小腿,将他拉过来令其失衡,让他明白出门在外不要用臭脚怼别人的脸!
  然而夏林果在小腿被乐语拉住的时候没有丝毫慌张,反而是膝盖曲起,腰部发力,借助乐语的力量,整个人顺势凌空接近乐语,一拳揍向乐语!
  乐语只觉得面前劲风扑面,光爆如炮,刺得眼睛脸蛋都赤赤生痛,直接放弃用脸接拳的打算,左掌洪吐抵挡,同时松开抓住他小腿的手,让他失去凭依掉下去再伺机反击!
  但夏林果却是反过来抓住乐语的手凌空踢击,踢中乐语再借力前进拳击,双手双脚如流星雨砸向乐语,其疾如风,其攻如火!
  啪啪啪啪!
  劲力交击之声不绝于耳,光爆乱绽之下周围人根本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甚至感觉眼睛生痛,胸口生闷!
  忽然双方一击分离,乐语连退三步才止住去势,重重呼出一口浊气,呸出一口残血吗,问道:“八稻流?”
  “八稻流,”夏林果双手自然垂下微微颤抖,“扑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