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4章 间谍流星

  千羽流是一位十分‘完美’的受害者。
  千羽流的记忆极好,他掌握了类似记忆宫殿的记忆法,自己本身就将记忆进行整理。他的记忆就像排列整齐的大图书馆,乐语想知道什么,按图索骥即可,既不会遗漏,也不会错误。
  但这种逐步消化的方式有一个坏处,那就是在缺少关键信息时,乐语无法读取对应的重要记忆。
  如果不是听到‘林锦耀’这个关键词,乐语根本不知道,千羽流居然还是一个内奸,一个逆光乱党!
  千羽流天资卓越,年少有为,假以时日必定是朝廷重臣,为何要造反?乐语强忍住自己的好奇心,转而思考接下来的行动。
  现在不是读取千羽流心路历程看故事的时候,他不是故事外袖手旁观的看客,而是故事里逢场作戏的主角!
  “四队五队包围住宅,从后门突击,逃者先劝降后制服;二队三队分别取东西外墙,包围进入;一队随我正门爆破,后勤队准备光照灯……各位,虽然现在事情尚未盖棺定论,我也不想制造伤亡,但为了大家的安危着想……”
  蓝炎一拍手,庄肃说道:“我以统计司的名义,允许所有干员对武装分子自由攻击!解除枪械限制!”
  三个黑箱子推到干员面前,随着蓝炎的拍手,黑箱子轰然展开,露出里面插满轻型手铳的武器架!
  乐语伸手握住手铳柄,后颈微微一震,一股热流自他后颈流入手铳,一道难以言喻的感觉在心中浮现。
  手铳仿佛与他建立了某种联系,手铳不再是身外之物,而是他身体的延伸。
  「辉耀认证」。
  千百年来,辉耀朝廷一直在发掘耀石的潜力,其中「辉耀认证」被称为辉耀四大发明之一。绝大多数器械的关键部位都植入耀石芯片,任何人使用器械时都需要进行辉耀认证,而只有辉耀宪章经过许可的人群才能使用重要器械。
  枪械铳炮毫无疑问是重要器械,像乐语他们现在拿着的手铳,便是‘统计司干员专属’,其他人就是拿到也会因为无法通过认证而无法使用。
  虽然科技不及前世,但辉耀朝廷对天下人的管辖,却是别出心裁地更加深入。
  “行动开始!”
  随着蓝炎一声令下,所有人按照命令沉默行动,军靴踩地的声音如雷鸣震震。此时天空恰当好处地下起冷雨,仿佛为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添加注脚。
  注意到蓝炎的视线,乐语轻轻呼出一口气,抬起左腕按了一下如同手表的仪器。下一秒,玻璃盖面显示出15个红点,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比例尺,经过训练的人可以一眼就目测出红点距离自己的真实距离。
  光影探测仪,统计司干员的必备道具,可以发出引起辉耀宪章共鸣的特殊声呐,探查范围50米。配备这个道具,50米内所有辉耀公民的位置一目了然。
  看着发亮的红点,乐语心中泛起一丝寒意。
  光影探测仪的存在,足以让朝廷部门将一切暗中行动、秘密集会、埋伏行刺等阴谋扼杀在萌芽之中,堪称较为原始的天眼系统。
  然而,明明朝廷的器械如此精良,管辖力度如此剧烈,造反成功的可能性极其微弱,但逆光分子依然义无反顾作乱革命,说明这个世界的阶级矛盾已经达到无法调和的程度。
  心里闪过许多想法,乐语率先持铳靠近宅院大门,没有敲门,直接一颗子弹崩掉门锁,踢门而入——
  “统计司办案!”
  干员们鱼贯而入,与此同时后勤队立起三盏强光灯,从外面照亮院子每个角落,就像是给舞台打高光,只是光线并不温暖,反而充满苍白的寒冷。
  房子里的人听到动静走出来,一名穿着制服的青年看见乐语等人先是微微一慌,但旋即怒目而视:“是统计司的鹰犬特务!”
  特务?
  乐语微微一怔,仔细一想,千羽流等人的工作是抓捕乱党、秘密逮捕、还有自由击杀裁量权,甚至连名字都是特别工作干员……的确跟传说中的特务很像。
  心里划过许多杂念,乐语等干员举铳指着这些青年:“统计司办案,全部人举起双手!”
  “千学长,陈学长,你们怎么……”
  人群之中,一名墨发玉肤的少女看见他们,露出惊讶的神色。
  不等乐语回忆,他旁边的陈辅已经脸露难色,大声说道:“林雪,你放心,统计司办案,不会放过坏人也不冤枉好人!”
  林雪,是讲师林锦耀的女儿,比他们小几岁,同是星刻军事学院的学生,是与他们相熟的同门师妹。
  林雪还想说什么,但旁边的青年已经拉住她:“小雪,他们已经投靠统计司大肆逮捕无辜人士,跟他们说什么都没用,他们就是一群为了上位而不择手段的蛀虫!”
  “你他娘地说谁呢!”陈辅大声喝道:“全部举起双手跪下!反抗者死!子弹可是不长眼的!”
  “被你们抓进大牢是死,在这里也是死,那还不如就在这里被你们打死,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们统计司是多么蛮横无耻!”
  青年上前一步站在强光之中,毫无遮掩地露出胸膛,如同英勇就义的义士:“而你千羽流又是何等的欺师灭祖,无耻卑劣!我是万万没想到,你不仅投靠统计司,居然还带人抓捕自己的恩师,我高进羞于与你为伍!”
  随着这个青年的声声怒喝,乐语也想起这个人的信息:高进,比千羽流小两届,以前跟千羽流一起在林锦耀座下学习研究,曾经是千羽流的小迷弟。
  蓝炎这时候走到乐语后面,语气里有些歉意:“抱歉,千队长,陈副队,我虽然知道你们曾求学于星刻军院,但我不知道你们跟林锦耀是熟人……你可以退出这次行动,我不会怪责你。”
  陈辅有些意动,缓缓放下手铳,用眼神示意乐语——用铳指着昔日同伴这种事,让他感觉非常难受。他知道自己退出行动并不会对友人有多少帮助,但以他的道德水平,也只希望求一个‘眼不见心不烦’的心安。
  乐语微微挑眉,然而不等他们回应,中堂远远传来响亮的声音:“熟人?我可当不起这两位‘国家栋梁’的熟人,而且还是统计司的国家栋梁。”
  蓝炎微微一笑,推了推眼镜,朗声说道:“林先生你对统计司的误会实在太深了。”
  一名穿着黑衣正装的中年人从主屋走出来,戴着一顶羊毛礼帽,身材挺拔,抬头阔步,站在年轻人之中丝毫不见老态,甚至更显他那宛如冬竹的成熟稳重。
  “统计司倒行逆施,哪里需要我误会。”他淡淡说道。
  星刻军事学院讲师,林锦耀。
  看见他,一段段记忆从乐语记忆里浮现出来:
  「羽流,朝廷无道、政纲败坏、天下昏乱、内部腐朽,千年王朝已经到达终点,此乃两千年未见的变局,但它对天下人的枷锁却会长存。我们不仅仅要改革制度,更要打破枷锁,扑灭辉耀这轮永久不灭的太阳!我们不需要太阳,我们人人都是新的朝阳!」
  「帝崩礼坏,朝廷给各区自治权,各区必然以抓捕乱党为名争权夺利。晨风区执政官吕仲此人野心勃勃,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不过星刻郡郡守丁义也不是善茬,他们之间必然有一番明争暗斗。羽流,你的机会不远了。」
  「果不其然,丁义借建立统计司的机会,将他的心腹蓝炎塞进去了。他必然会借抓捕进步人士的机会,让蓝炎这把刀顺便排除异己。羽流,就是现在,等统计司来学院游说之刻,便是你出山之时!」
  「作为核心部门,统计司必然能接近丁义,获得诸多信息!羽流你会是我们‘白夜’最好的钉子,一颗钉在丁义心脏的钉子!」
  「当丁义与吕仲争权夺利内耗不休,便是我们‘白夜’拨乱反正,砸碎晨风区枷锁的机会!」
  「你的身份除了我和‘摘星’以外,不会有人知道。」
  「从今天起,你的代号是‘流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