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2章 辉耀世界

  这个世界跟前世有颇多相似之处,科技水平大致在二十世纪前叶,该有的东西都有,至少乐语不用担心自己拉屎没纸擦。
  最大的不同在于:这个世界是存在一个大一统的国家。
  东海群岛、千山南疆、关外草林乃至丰沃中原,这片大陆的所有地方都归属于一个政权:辉耀朝廷。
  辉耀朝廷不仅是这万里江山的统一政权,而且还是……传承两千年的天命政权!
  乐语从千羽流记忆里翻到这段历史时,下意识就觉得千羽流被洗脑了——王权没有永恒,怎么可能会有两千年的封建政权?历史周期律被狗吃了?
  土地兼并、天灾人祸、派系斗争随便来一套连击就能让王朝崩溃啊!
  但乐语继续翻下去,终于发现这个世界与原世界的最大不同点,也是辉耀朝廷之所以有永恒王权的根源:耀石资源。
  耀石,是一种广泛存在于各地的稀有矿石资源,在诸多工业领域都有特殊作用,但耀石最大的效果是:异化精神力。
  如果一个婴儿从小就被植入含有耀石的结晶片,那么当经过十多年的异化,婴儿长大成人后,他就能自动激活精神力属性,甚至将精神力作为动力驱动诸多耀石机械,或者施展出超自然能力。
  精神力的激活,还有助于自我恢复、抗性增强、锻炼效果加强、甚至增强学习能力。可以说,在这个世界没有激活精神属性,就相当于残疾人。
  辉耀朝廷的开国祖先就是发现耀石对人类的妙用,发扬光大,建立强军,从而奠定辉耀的万世基业。
  不过,耀石虽然有益于人类,但无益于政权的统一,甚至会加剧政治斗争。然而通过研究,朝廷发明了两个新技术:耀石定位和耀石回响。
  于是,延续千年的辉耀宪法第一条便诞生了:
  「辉耀宪章的光辉照耀全体公民。」
  根据宪法规定,所有出生婴儿都需要植入耀石结晶片,它有一个源自于宪法的名字:辉耀宪章。辉耀宪章植入人体后便会自动与精神力同步,每一个辉耀宪章都独一无二。
  没有人会拒绝植入辉耀宪章,激活精神力属性这个世界的生存必须条件。而对于朝廷而言,当所有人都有辉耀宪章,就等于全世界在他们眼中是透明。
  朝廷通过耀石定位和回响技术,可以知道任何人的精确坐标。从此之后,一切叛乱行为就再也无法翻起浪花。
  辉耀历史上不是没有过起义叛乱,但对于朝廷而言,他们作战时开了上帝视角,而叛军却是有战争迷雾。
  情报信息的巨大差距,足以让朝廷在任何时候都能轻松碾压任意叛乱者。甚至不需要大军镇压,只需要派出强者小分队就能以小胜多——当你任何时候都能知道敌人的准确行动时,想施展放火断粮掀地板的奇谋简直毫无难度。
  乐语不禁对辉耀朝廷的先人产生一丝敬意:辉耀宪章的存在,简直是给天下人套上一副盔甲,却又给天下人增加一个软肋。哪怕明知道自己会从此增加一个弱点,却也没人能拒绝这份馈赠。
  不过,再伟大的技术与制度,终究会迎来结束的时候。
  辉耀历2082年,天际区举起逆光旗帜,天际执政官马元义被祭旗。
  辉耀历2083年,所有行政区都出现逆光叛乱分子,第145任辉耀皇帝遭到刺杀驾崩。同年,一道令所有人狂喜的敕令公告天下:
  「各政区自行镇压逆光叛乱分子,允许自行调动兵力,无须向枢机司申报。」
  在乐语看来,这道敕令显然是乱世的滥觞之一。有了这道旨意,所有执政官都可以光明正大染指兵力,军政合一,任命官员,将自己的地盘经营成国中之国。
  但对于乐语来说,比起世界局势,他更关注的是‘辉耀宪章’激活的超能精神力。
  他摸了摸自己的后颈,辉耀宪章的植入位置就是后颈脊椎之上,摸几乎摸不到,宪章仿佛已经融入他的身体里。
  千百年来,辉耀人研究出各种调用精神力的超能技术,被称之为‘战法’‘秘术’。千羽流没用任何武器,仅凭一双手就摘掉乐语的脑袋,用的就是精神力战法。
  除了攻击手段外,精神力的高涨,会让唤醒者拥有近乎预知的危机直觉。最直接的体现,就是所有初级唤醒者,都可以自动避开瞄准攻击!
  乐语离开轿车,看了一眼车前玻璃的弹孔裂纹,心里并没有多少后怕。
  因为他刚才侧过头避开射击,并非是源于好运,而是被动技能。
  像他这个级别的唤醒者,除非是枪林弹雨的密集射击,不然任何枪械在瞄准他的一瞬间,他都会自动回避!
  ‘人人都是超能力者的世界啊……’
  乐语和陈辅走进统计司,前台工作人员云淡风轻地向他们问好,走过的干员脸色平静,都对刚才发生的袭击事件无动于衷。
  是习以为常,还是毫无畏惧?
  他们所属的部门是统计司特别工作第一行动队,位于统计司二楼。乐语走到二楼办公室,坐在门口附近的一个年轻人笑道:“千队长回来啦,我们可以下班了?”
  千羽流是第一行动队队长,虽然本人毫无自觉,但以他的年龄和出身,能担任这个职务,足以证明千羽流此人是何等的天赋异禀。
  乐语读取千羽流的记忆,按照他的语气平静说道:“还有10分钟,早退扣奖金。”
  “啊——好无聊啊,难得一次外勤还被队长你抢了。有抓到逆光分子吗?”年轻人伸了个懒腰,拿起一支笔转来转去。
  “好啊朱俊杰,那以后的外勤任务就全派你去。”陈辅哼哼两声,坐下来将脚架在桌子上:“抓到一个很废物的逆光分子,一出来就被千哥摘掉脑袋了,没什么意思。”
  “逆光乱党都是这样的啦,真有脑子的,谁会傻到对抗朝廷啊。”朱俊杰笑道。
  “我们郡算好的啦,隔壁鹰角郡昨天出现逆光乱党抢夺军械,鹰角郡统计司的人忙得24小时加班,哪像我们可以喝茶看报等下班。”另外一名女干员艾莉莉说道。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彻底铲除这些逆光乱党,我本来可是打算进内务司的,哪想到会被调来统计司……”相貌颇为英俊的男干员舟光世抱怨道。
  陈辅嘻嘻笑道:“知道小舟舟你想进内务司升官了。啊不对,说错了,我应该尊称你为舟执政官,苟富贵,莫相忘啊!”
  其他人笑着起哄:“舟执政官,苟富贵啊!”“苟富贵苟富贵。”“舟舟你记得要苟啊!”
  乐语没有参与讨论,千羽流并不是喜欢跟属下愉快相处的上司。
  不过按照他们的说法,统计司特工队平日应该没什么工作,也就是说他应该能过一段平静的摸鱼日子,那任务挑战的‘生存15天’应该不难达成……
  忽然,门口响起阴测测的问候声:
  “整栋大楼都听见你们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