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19章 有些面具,戴的太久,就会变成限定皮肤
    不要跟千雨雅有过多的牵扯,是乐语最开始的想法。
  
      然而因为‘千羽流的劫’的原因,导致乐语只能忍辱负重吃千雨雅的软饭……一起吃晚饭就能增长精神力这样的好事,乐语实在拒绝不了,更何况他也想体验一下‘渡劫’到底是怎样的体验。
  
      乐语的性格本来就与千羽流大相径庭,再加上千羽流记忆对他影响,乐语对这个白捡的妹妹也越来越好奇:主动帮忙做饭,向同学询问近况……这些行为都是乐语试图亲近的铺垫。
  
      乐语自己也隐隐约约察觉到,他因为初临异世的原因,心中的孤独感和恐慌感一直存在,迫切寻找一个宣泄口。然而统计司蓝炎奎照等人虎视眈眈,属下陈辅又是甩锅小能手,恩师林锦耀又被他亲手毙了……真可谓拔剑四顾心茫然。
  
      而这时候,作为跟千羽流有血缘关系的千雨雅,她的存在比其他人都高一个层次——虽然她也得不到乐语完全的信任,但却是乐语唯一的选择。
  
      小孩子才有选择,内奸都是没得选。
  
      乐语对千雨雅有好感,是理所应当的事。
  
      在某种程度上,千雨雅也让他回忆起前世的妹妹——不过跟千雨雅这种文静类型不一样,他亲妹妹脾气很差还特爱搞事,甚至还会故意来他卧室放屁,乐语两兄妹几乎从小打到大。
  
      饶是关系不好,但乐语大学时听闻野蛮妹妹被渣男甩了,也曾纠集了一班同学跨市执法——倒也没打人,只是装成一群0趁渣男约会的时候冲上去指出他始乱终弃的事实,从此渣男成为周边大学远近闻名的1。
  
      也因为这样,所以乐语完全能明白千羽流的想法。
  
      妹妹喜欢我也罢,讨厌我也罢,但作为兄长,一定要保护好她。
  
      或许是千羽流的记忆影响,也或许是乐语吃软饭吃出好感,反正乐语都愿意继续执行千羽流的计划,维持好‘恶兄’的人设。
  
      “为什么?”
  
      千雨雅语气复杂,一副恨铁不成钢恨屎不成饭的模样:“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乐语笑了:“你真的想知道为什么吗?你觉得理由真的重要吗?”
  
      “重要,我以前认识的你不是这样的。”千雨雅轻声道:“你以前……虽然不爱说话,但对有困难的人会默默伸出援手。”
  
      千羽流啊千羽流,你做好事怎么还会被妹妹发现的?你是不是故意在妹妹面前装逼的?你是不是写了一本好人好事日记然后故意让妹妹看到?
  
      乐语心里对千羽流腹诽不已,然而脸上却露出笑容,摊摊手:“我如果说我其实为了从内部改革辉耀而忍辱负重,你就会尊敬我吗?我如果说我只是为了追求功名利禄,你就会鄙视我吗?”
  
      “我聪明的妹妹啊,为兄教你一点人生道理:不要听信别人说什么,要看别人做什么。这个世界巧舌如簧的人太多,耳朵听见的未必是真相,与其将解释权交给对方,为什么不相信自己亲眼看见的真实?”
  
      千雨雅愣愣地看着乐语,咬紧嘴唇:“你变了。”
  
      “我变了,也没变。”乐语笑道:“雨雅你刚才说,你认为我是一个不爱说话但乐于助人的人?那么,你觉得我的同学们教师们朋友们,是不是对我也抱有相同的印象?”
  
      “不爱说话意味着能保守秘密成熟稳重,乐于助人意味着心地善良可以求助。这是一张极好的面具——从我戴上这张面具开始,就没人会讨厌我,所有人都信任我,依赖我,包括我的同窗,老师,还有……你。”
  
      乐语这次倒没有说谎。
  
      沉默善良,的确是千羽流主动为自己戴上的面具。
  
      因为冷血体质的影响,千羽流从小开始就没什么‘性格’可言,他可以展现出任何的性格,而他发现这张面具能给自己带来最大的收益,所以就一直戴着。
  
      只不过,千羽流戴这张面具戴的太久了,直到死之前,他也没有摘下来。
  
      然而这番解释,在千雨雅听来自然是无比刺耳。
  
      她啪的一声拍桌子站了起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乐语,气得耳朵都红了:“所以,你以前的性格都是假的?你表现出来的善良和勇敢,都是用来故意讨好其他人的?”
  
      乐语微笑道:“你从来没认识过真正的千羽流。”
  
      不过你放心,这个世界没有人认识真正的千羽流,除了我……乐语这般想着,忽然感到一阵恶寒。
  
      “我从来没认识过真正的千羽流……”
  
      千雨雅喃喃低语,忽然甩开椅子大步走开,乐语连忙抓住她的手:“你去哪?”
  
      “我回房间,我吃不下了!”千雨雅的声音越说越大声,最后一个字甚至是恶狠狠地说出来。
  
      那碗碟谁洗啊……乐语连忙搜刮出一些大义凛然的话:“真的?你就因为这种原因而浪费粮食?你因为我的错误而惩罚自己?现在天际区的难民连米都没得吃,而你要在这里浪费肉饼?”
  
      这里可没有冰箱,虽然温度还行饭菜过夜应该不会馊,但饭菜即做即食不要浪费的观念深入人心,而这个理由也完美击中千雨雅的好球区——作为医官候补生,她多多少少都有点圣母心,面对‘天际区难民没得吃而你浪费粮食’这种理由,她居然还真反驳不了。
  
      过了三秒,千雨雅气得狠狠一跺脚,回去坐下来狠狠夹菜吃饭,吃得很快,毫无礼仪可言,还一直狠狠地盯着乐语。
  
      然而乐语心中居然有点暗爽:妹妹生气吃饭的样子也好可爱啊!
  
      呸,这个想法肯定是被千羽流影响,我不是这样的人。
  
      “所以这就是你的新面具吗?”
  
      千雨雅将嘴里的饭菜用力咀嚼完,恍然大悟地说道:“以往从不在天黑前回家的你,今天忽然提早回家。恰好黎莹今天过来还书给我,恰好你开门给她跟她聊了好一会……若非你告诉她你就是千羽流,黎莹说不定对你颇有好感。”
  
      嗯?
  
      乐语眨眨眼睛,他觉得千雨雅的思路似乎拐弯到一些特别的地方。
  
      “你还喊我在空闲的时候邀请黎莹过来,好让她明白你并不是什么坏人,增加你们的相处时间,而你也戴上这么一副新面具:幽默、风趣、善谈、阳光、略显弱智……按照黎莹的性格,她的确会喜欢这副面具。”
  
      千雨雅越说思路越清晰,她倒吸一口凉气:“黎莹的父亲是主簿司司长……这就是你的目的吗?通过黎莹来接近主簿司!?”
  
      除了‘略显弱智’这个评价乐语不太赞同外,其他地方乐语不得不给千雨雅点赞——哪怕是千雨雅这种见多识广的女孩子,想事情的时候也很容易转进到宫斗方向呢!
  
      最重要是她编的还有模有样有根有据,乐语都怀疑千羽流是不是还有这种计划了!
  
      “随便你怎么想。”乐语都快忍不住笑了。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千雨雅狠狠将吃干净的碗筷放在桌上,碗里一粒米都没,看来她觉得这样应该对得起天际区的灾民了。
  
      乐语看了看系统面板,确认渡劫进度+1,便阻止千雨雅的离开动作,主动站起来说道:“你还要在客厅读书吧?我回去卧室,不会下来打扰你。”
  
      溜了溜了,不然要洗碗了。
  
      看着乐语走往二楼的背影,千雨雅张开嘴想说些什么。
  
      然而她挣扎片刻后,却是将右手塞进嘴里狠狠咬住,用鼻子连续深呼吸,不一会儿表情便恢复平静,左手紧握的拳头也放松下来,刚才想说的话也不再想说。
  
      她摸了摸右手的白色牙印,平静地收拾桌面洗碗,然后坐在客厅里聚精会神看书,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似乎没有被晚饭时发生的事所影响。
  
      ……
  
      ……
  
      9点30分,千雨雅已经回房睡觉。
  
      乐语离开千家,怀里带着怀表和星刻郡地图。
  
      他要去见‘摘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