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9章 渡劫!

  下过雨的街道满溢着湿冷,乐语穿过寂静的街道。
  虽然街上无人,但昏黄的路灯照亮了每一个角落,无处不在的光线,让乐语有种自己不是在回家,而是在起驾回宫的错觉。
  虽然辉耀的科技体系相当接近前世,有长明灯和四驱车,但受限于生产技术,夜晚依然没有多少娱乐设施,绝大多数人晚上都安静待在家,有钱人可能去舞厅跳舞,或者搞一下黄色;而普通人基本没钱听广播,只能搞黄色。
  街上路灯稀疏,不过至少能照亮大路区域。这个世界也有能源灯,甚至很早以前就有——利用耀石作为能源的太阳能灯。
  辉耀的科技发展相当奇葩,因为耀石对光能高度敏感的特性,因此古代人很早就利用耀石制造出各种太阳能器械,例如耀石打火机、耀石灯、耀石暖宝宝等等,原理就是储存太阳能然后释放。
  比起地球,辉耀人千百年前就过上不夜城的生活——城镇的主要道路都必然有耀石灯照耀,彻夜长明,这些路灯几十年才需要维修一次,平日完全不需要维护,有太阳时就会自动吸收光能储存,等到天黑便会亮起来。甚至太阳不猛烈也没关系,耀石灯对光源高度敏感,阴云多雨都能存储光能。
  乐语摸了摸自己的后颈,他脊椎之中的‘辉耀宪章’,也就是耀石。他一开始还不理解为什么人类会将石头植入体内,但转念一想,这跟植入疫苗差不多嘛——只是地球人植入疫苗是为了增强对应疾病免疫力,而辉耀人植入耀石则是为了开发新属性。
  离开大道转进一条小街,灯光数量顿时骤减。判断一个地方是富裕还是贫穷很简单——晚上亮的灯越多就说明越富裕。
  在千羽流记忆里,星刻郡的上流住宅区夜晚亮的如同白天,甚至乐语现在只要站高点往东北方向望,就能望到暖光闪烁连成一片的富人区和星刻歌舞厅,仿佛天上星聚落于一地。
  不过最为闪耀的,是星刻郡中心的辉钟楼。辉钟楼作为每个郡最高的建筑物,不仅承担报时的责任,而且还负责引导任何迷途的旅人——在辉耀郡县迷路不要怕,朝着辉钟楼的橙黄光辉走,就能走到安全的中心广场。
  千羽流虽然身居要职,但背景一般,自然没钱在富人区置业。乐语现在所走的小街若莫四人并肩的宽度,不时能听到孩子吵闹的声音,闻到饭菜烟火的香气。
  乐语不由得加快脚步,然而心中却是越来越忐忑。
  终于,乐语来到一栋二层小楼前,大门旁边挂着一个铂色牌子「荣芳街乙贰叁」,下面挂着一个小木牌「千家」。
  乐语深吸一口气,掏出钥匙开门,里面还有十根横木栅栏,栅栏后面是内门——横木栅栏间隔巴掌宽,主人可以双手越过栅栏打开外门,然而外面的人若无主人同意是绝难越过栅栏,可用于防盗防骗。
  乐语拉了拉,栅栏并没有扣锁,他轻轻一拉就拉开了。按照千羽流的习惯,他进来就关上栅栏,转过头看见玄关处放着一条毛巾。
  脱下湿漉漉的大衣,乐语脱下长靴换上木屐,用毛巾擦了擦头,走进客厅。
  “我回来了。”
  他看着客厅里那个坐在红木长椅上的少女说道。
  乐语没办法。
  他不得不来。
  他在这个世界人生地不熟,除了利用千羽流的身份外,他没有其他选项。
  唤醒者虽然可以驱动精神力,借光驱风行云布雨也并非不可能,但绝不可能辟谷餐风饮露吞光——除非这个世界的人类突变出叶绿体。
  少女侧过头,深棕色的瞳孔凝视着乐语。她穿着紫蓝白底的校服,这是星刻国立中学的校服。
  辉耀自然是有学校的,甚至有义务教育——辉耀讲学。所有城市的中心区域必定是讲学广场,任何人都可以去广场聆听师者讲学,师者每一年讲的东西都一样,都是基础算术、实用文字、实用生活小技巧、医学小常识,师者由朝廷雇佣,聆听者除了时间和勤奋外无需任何支出。
  这个义务教育在辉耀开国之初就定下来,延续至今,被称为‘蒙学制度’。除此之外,还有国学制度:各行政区都有国学,专门教授执政御光的能力,只有国学生才有资格参加朝廷科举,执政掌权。
  千羽流毕业的星刻军事学院就是国学,只有国学才会传授战法,只是古今名称更易,国学也演变成文化学院和军事学院罢了。
  至于中学则是近百年才诞生的产物,因为辉耀王朝各种新技术的爆发,朝廷发现需要更多知识工人和更多国学生,因此在各地建立中学。以前只有极少数人才能就读国学,普通人就算完成蒙学教育也绝不可能通过国学的入学试,但现在中学的出现,给了普通人蒙学-中学-国学的晋升途径,与此同时国学扩招,许多寒门学子便迎来出头之日。
  千家并非大富大贵之家,千羽流能年纪轻轻就担当要职,除了因为他的确天资卓越,更重要是因为他吃到时代的红利,迎合历史的进程。
  千羽流既然通过这条路获得成功,他自然是会让自己的家人复制自己的成功。
  面前的这个少女,便是千羽流的妹妹,千雨雅。
  千雨雅今年16岁,正在准备星刻文化学院的入学试。这个世界自然是没有高考这种统一考试,各地国学都是自主招生。
  也就是说,我妹妹是美少女中学生……乐语心里忽然想到一些前世看过的动漫,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
  千雨雅抬起头眨眨眼睛,狐疑地看着乐语:“你怎么了?”
  他怎么忽然眼神失去焦距,还露出傻笑?出任务的时候撞坏脑子了?
  “没事。”乐语坐在藤椅上,给自己倒了杯热水,慢口慢口地喝起来。
  千雨雅看了他一眼,继续低着头看书。乐语偷瞄一眼,内容似乎是临床病理,甚至还有插画。
  千雨雅的目标是就读文化学院的医学部,毕业后成为医官。辉耀有为医者专门设立的官位,每个城市的医官司便是最大的官方医院。
  女医官也很常见,因为耀石的影响,这个世界的女性在战力上并不逊色于男性,因此女性就职并无限制,统计司有女干员,朝廷也有女执政官。
  一杯水喝完了,千雨雅没有说话,乐语只能没话找话:“你吃饭了吗?”
  千雨雅看了他一眼:“你的饭我放在你房了。”
  乐语眨眨眼睛,他回忆一下,发现千羽流的确有单人食饭的习惯,他晚上回家之后都是直接回自己房间吃饭锻炼,很少会跟妹妹交流。
  这样就好,乐语也松了口气,他其实也不敢跟千雨雅过多接触。不仅仅是害怕自己的身份被千雨雅怀疑,更重要是,他害怕千雨雅。
  虽然乐语没有理亏,但终究是他杀了千羽流,取代了千羽流。对他来说,千雨雅等于是‘被害者家属’,乐语面对她时,心里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虚。
  也许这只是毫无意义的道德洁癖,但乐语真心希望自己不要跟千雨雅扯上太多关系。这种主动放弃利用身份资源的做法,也许会为接下来的生存挑战徒增难度,只是乐语宁愿加大难度,也不愿意打破这层道德枷锁。
  对于乐语来说,这份来源于前世的道德法则,可能是他目前唯一能确认自我存在的象征。正因为是拥有这份天真的良知,所以他是乐语,而不是千羽流,或者其他什么人。
  乐语站起来准备上去二楼房间,而这时候,他脑海里忽然浮现一段信息:每过五天,千羽流都会跟妹妹一起吃晚饭。
  与此同时出现的,还有一段情报:
  「到目前为止,精神力尚无统一的、系统的、有效的修炼方法,不存在某种大家都可以用的精神力强化方式。但精神力并非无法增强,以下四种方式都可以增强精神力——」
  「①成长,人的精神力会逐渐成长,一般到40岁成长至巅峰,维持到65岁后开始下降。」
  「②事业,当人承担更多责任,拥有更多权力,精神力也会显著增强。但人一旦失去责任和权力,增强的精神力也会随之下降。如果是被迫辞任,精神力甚至会病态性下降。」
  「③理想,当人拥有一生为之奋斗的理想,根据努力程度和牺牲程度,人的精神力也获得一定程度的增强。」
  「④渡劫,劫是人拥有想做但又不敢去做的事情,当人每进行一次渡劫,精神力都会小幅上升。」
  「四种方式中,前三种都需要长时间的坚持,唯独第四种可以简单利落地完成。为了发掘更多人才,为了让国民主动提升精神力,辉耀朝廷历朝历代一直更新宪章,终于扩展出一个宪章新功能:劫。」
  「劫的存在,会主动让唤醒者意识到自己做什么挑战就可以提升精神力,从而辅助唤醒者更简便地提升精神力。但辉耀朝廷发现,很多人因为恐惧和厌恶,就算知道挑战内容也不愿意去做,因此劫还存在副作用:当人知道劫的内容而不去做的时候,精神力会逐渐衰退,到最后甚至可能会完全失去精神力。」
  「劫的内容根据唤醒者的意识而生,绝对是唤醒者可以做得到的事情。劫一般有时间限制,当没有完成劫并且超出时间限制后,就会产生副作用。」
  劫……
  乐语愣了愣,再次打开虚拟面板,从面板里找到劫这一行:
  「千羽流的劫:与千雨雅共进晚餐,最大间隔时间120小时。(剩余时间29小时)」
  乐语又坐回来给自己倒杯水,趁着喝水的时候理清思绪。
  他万万没想到精神力的增强方式如此奇葩,他之前还以为会有什么炼气术、冥想法之类的功法,没想到增强方式如此接地气。
  ‘成长’可以理解,人越大脑子也越好。
  ‘升官发财’也可以理解,俗话说屁股决定脑袋,又有古言道养移气居移体,当人掌控更多资源时,精气神自然更上一层楼。但也有言道落毛凤凰不如鸡,这种精神强化与资源绑定,失去资源时,精气神自然随之下降。
  ‘理想’就更好理解了,只有意志坚定的人才能向理想奋斗,而意志如此唯心的属性自然会影响精神力。
  ‘渡劫’也很正常,就像乐语去玩一些硬核游戏,打通关之后也会觉得淋漓畅快精神升华,仿佛能听到自己‘ACT游戏技术升级’的声音。
  但辉耀朝廷居然根据‘渡劫’这个设定,发明相应功能,是真的骚,简直就是给现实世界加了一个任务系统——而且还是私人订制版本。
  说不定再过几十年,辉耀朝廷就能统一所有人的劫就是‘学习’,不学习就掉精神力,越学习精神力越多,整个社会跑步迈进星辰大海。
  只是劫这个设定,对乐语这个外来穿越者也有用吗?
  乐语有点拿不准,他是有精神力属性的,但这个属性是他继承千羽流的,还是他灵魂转移到这具身体后产生的?又或者是二合一?
  然而现在属性面板跟乐语说,你也有劫,你不按照劫做就会降低精神力,反之会强化精神力。
  劫就劫吧,但这个劫的内容跟乐语一点关系都没有,绝对是千羽流的遗物——天知道他为什么将‘跟妹妹吃完饭’当做一个挑战。
  不过这个劫对乐语自然是有极大好处,只要吃饭就能提升精神力,这种好事哪里找?
  “雨雅,今天我和你一起吃饭吧!”乐语喝完水,认真说道。
  虽然不想跟千羽流的妹妹扯上关系,但精神力真的太香了。
  我要吃十顿!
  千雨雅摇摇头:“不要。”
  “为什么?”乐语一愣。
  为什么被拒绝了?难道她发现了什么?是我没说千羽流的口头禅吗?是千羽流不会连续喝两杯水吗?还是千羽流回家之后是先洗澡的……?
  千雨雅看了他一眼。
  那眼神里带着一分不解,三分叹息,六分嫌弃。
  “因为我吃过了啊。”
  ‘对不起,千羽流,你英明神武的形象估计在你妹妹心中断然无存了。’乐语心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