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29章 下一个

  远有执剑定乾坤,近有八稻镇众生。
  这句无人不知的顺口溜有两个意思:在两千多年前的辉耀开国初期,执剑战法就已经为辉耀朝廷立下汗马功劳,开国初期建立的执剑歼灭队更是立下赫赫威名,摧城灭派的功绩难以估计。
  而八稻流是近代发展的新战法体系,虽然仅仅只有几百年历史,但却将许多旧派战法扫入历史垃圾堆,在面对西方异族的‘血棘东征军’时更是大发异彩,因此获得‘远有执剑,近有八稻’的美名。
  除此之外,这句顺口溜的另外一个意思就是字面意思:执剑战法远程杀伐第一,八稻战法近战无人能挡!
  但八稻战法融汇了诸般技巧,逐渐形成一个大流派,普通人穷尽一生也只能精通其中分支,因此八稻流便被分割成数种战法,统称八稻流。
  千羽流的咬战法,夏林果的扑战法,便是八稻流的两个主要战法体系!
  如果说咬战法的真谛是‘咬杀至死’,那么扑战法便是‘扑杀不休’,要义是手脚并用每分每秒都对敌人进行连环打击,以狂风骤雨的态势将敌人压迫得喘不过气,就像凌冽的苍蝇拍般将敌人扑杀!
  扑战法最大的特点,就在于这是一门空中战法,修习者通过连环踢击令自己暂时滞空,同时双手不停攻击敌人头部,而敌人往往双拳难敌双手双脚,很容易就被这雨打芭蕉级别的高速打击压制得顾此失彼,最终落败。
  幸好是在大广场里战斗,若是在狭窄室内有墙壁辅助,夏林果简直可以像是蜘蛛侠一样全空间移动,360°无死角对乐语进行打击,给予乐语宛如群殴般的体验。
  ‘此人实力不在我之下!’
  看着面前默默无言的夏林果,乐语心里不禁暗骂阴音隐——不是说好这是一场王者打青铜的碾压局吗?怎么对面有个炸鱼塘的超凡大师?
  如果用系统面板来描述,那就是夏林果的八稻流扑战法跟乐语一样也是初级——哪怕他们已经很屌但系统觉得这种水平就是初级——两人实力上并没有多大差距,乐语不能保证自己能战胜夏林果!
  难道夏林果才是真正的内奸?
  他的底牌就是自己隐藏的实力,不用任何花招,也能堂堂正正打败我然后攫取白夜分部的胜利果实?
  乐语脑海里转过千般念头,然而此时夏林果足下流光,强横鞭腿劈空而来,已经迫不及待地亲吻他的脸庞!
  一旦抵挡或者抓住他的腿,他就会瞬间趁机借力空袭;不抓住他的腿,拳掌攻势根本碰不到他,只能一直接招!
  乐语忽然身子一矮,避开流光踢击,地堂腿扫向夏林果的另一条腿!咬战法里自然没有这招,但乐语小时候跟学跆拳道的熊孩子打架,最喜欢的就是趁他踢腿的时候铲他下盘,往往都能将熊孩子铲的扑街!
  但事实证明小时候容易办得到的事,长大后不一定能做得到,譬如去女澡堂,譬如乐语这一地堂腿铲过去,夏林果的脚居然纹丝不动,仿佛铲中一块钢板!
  敢抬脚踢击的武者,怎么可能怕下盘遇袭?
  但乐语还有后手——荒咬!
  不过因为乐语现在伏低身子,因此他的拳掌攻击目标也随之下降,再加上是由下而上的攻击,因此动作就很像是瞄准腹下三寸的猴子偷桃绝技。
  但他们交战时光爆四溢,外面人只能看出他们两个缠在一起,根本看不出细节,因此乐语根本不怕这招有损天和的绝技会不会有损他的名誉。
  要害即将遇袭,夏林果脸色丝毫没有变化,踢出去的脚忽然往下踩住乐语的肩膀,整个人顺势跃起,避开乐语这臭不要脸的偷桃荒咬,并且获得空中的优势攻击位置。
  糟了!
  乐语迅速前奔转身迎敌,但发展数百年的战法早已算尽受害者的所有挣扎可能。夏林果的脚尖只轻轻在乐语肩上一勾,身形便在空中平行挪移,手脚光爆瞬间形成,如猛兽般扑杀乐语!
  砰砰砰砰!
  光爆碰撞的声音绵绵不断响起,附近围观群众看见两人从西边打到东边,从你上我下打到你前我后,战况异常焦灼激烈!
  “你变了。”
  在密不透风的拳脚攻势里,乐语忽然听到夏林果传来这么一句话,忍不住笑道:“我跟你很熟吗?”
  在千羽流的记忆里,几乎没有多少关于夏林果的信息,甚至连面都没见过几次,今天之前更是一句话都没说过,完全就是陌生人。
  “你不了解我,但我了解你。”夏林果一边说,一边用脚狂踹乐语的脸:“我一直在看着你,即使你加入统计司,我也一直看着。”
  轰!
  乐语一边后退瓦解夏林果的攻势,一边露出嫌弃的表情:“噫,好恶心啊,你能不能穿个女装之后再跟我说话。”
  乐语虽然嘴臭不止,但其实已经慌得一笔,心想夏林果难道不仅仅是内奸,甚至还发现千羽流就是白夜派到统计司的内奸?
  夏林果完全免疫乐语的嘴臭,双拳不停锤向乐语的脑袋:“千羽流,你和我是同一类人。”
  他承认了!
  千羽流是内奸,夏林果=千羽流,所以夏林果也是内奸!
  “但你现在已经不是了。”
  嗯?乐语眨眨眼睛,双掌前推,打出光爆洪吐试图击飞夏林果,轻声问道:“为什么不是?”
  “你的眼神并不令人恐惧,你的拳头并不令人疼痛,连你的光爆都是那么温柔。”夏林果借着洪吐边缘的光爆冲击,再次绕到乐语身后,声音平静地低语道:“如果是以前的你,我早已输了。”
  “你是说我没有杀意?”乐语猛地转身,爪击破空震爆,掌劲光爆喷吐如炮!
  咬战法·荒咬洪吐!
  “我们不需要杀意。”夏林果二连流光踢腿硬撼乐语的攻击,双拳如重锤狠狠捣向乐语的太阳穴:“杀人对我们来说如呼吸般自然。”
  “你是说我不够你变态咯!?”乐语往后躲避,双手同时画圆套向夏林果的双拳。
  咬战法·宇咏!
  “不,是你变奇怪了。”夏林果反手握住乐语的双手,借势倒立而起,整个人腾到乐语正上方,在半空中与乐语面对面凝视,古井无波的眼神泛起一丝涟漪:
  “我们都是注定要折断的剑,为什么你却安上了鞘?”
  冷血体质。
  近距离看清楚夏林果那究极面瘫的表情,乐语瞬间明白了夏林果的真实面目——他跟千羽流一样,都是拥有冷血体质的无性格者!
  像他们这些冷血人,天生不会受到任何负面情绪影响,但也因此无法获得正面情绪地熏陶——正因为有痛苦才能感觉幸福,不得不上班所以打游戏才快乐,体验过便秘所以高速新陈代谢就显得珍贵。
  许多美好的事物都是需要对比才能感受到,没有饿过就不会觉得饱腹是多么快乐。
  冷血人对所有正面情绪都习以为常,活着已经难以获得快乐,对一切都不感兴趣,对任何一切都是一副死鱼脸。乐语之所以能认出夏林果这个秘密,主要是他的表情跟千羽流太像了——千羽流从小到大照镜子时都是这副孤儿脸!
  夏林果说现在的千羽流跟他不再是一路人,还带了剑鞘云云,其实就是察觉到千羽流的内在灵魂变了。跟千羽流这个面瘫智能机器人相比,乐语作为驾驶员当然会让千羽流变得更加生动形象。
  虽然明白了这一点,但对现在的战斗并没有什么帮助,乐语便顺着他的话茬说道:“你认为剑鞘令我变弱了?”
  “当然,以前的你,可以打十个现在的你。”
  差距有那么大吗!?
  “而且……”
  夏林果忽地翻越到乐语身后,抓住乐语肩膀的手猛地用力,整个人单凭一抓之力便完成空中挪移,右手右脚同时对准乐语的后脑勺肘击膝撞,如双星贯日!
  “剑还带着鞘,又能斩得了谁!?”
  砰砰!
  乐语闷哼一声。
  虽然他及时转身双手并直挡住夏林果这一击,但并非毫无代价,哪怕是有残血体质保护,但他感觉自己双手手臂仿佛贴了暖宝宝——估计手臂都紫瘀红肿了。
  事实上,他全身上下各个部位都有点热,夏林果狂风骤雨的打击并非毫无意义,乐语感觉自己的血条去了三分之二,如果不是屏蔽了痛觉,乐语肯定痛得在地上打滚。
  就算不怕痛,但体力终究是有耗尽的时候,乐语感觉自己的力气已经没那么大了,再这样下去肯定会输!
  然而,乐语可不是仅仅是为了嘴臭而跟夏林果扯谈!
  乐语双手一推,将夏林果震开,笑道:“剑如果没有鞘,迟早会折断。”
  夏林果轻轻摇头:“剑本就是用来折断,你这样只是让自己在虚度中生锈。”
  后退的时候,夏林果忽然发现自己已经退到墙壁,下意识便重踏墙壁反冲滞空。
  然而下一瞬间,夏林果便发现自己做错了!
  他发现千羽流在抵挡他肘击膝撞之后,直到他后退踏墙壁滞空的这段时间,千羽流一直都没有动,双脚重重踩在大地上,早晨的阳光在他脚下编织出几乎凝为实质的金色烈焰,耀眼非凡!
  八稻流的战法互有借鉴融合,虽然扑战法是八稻流里唯一以腿法为主的战法,但咬战法里,一样有以腿法为主要驱动的技巧!
  扑战法所有技巧,都是建立在自己能抓住对方战法破绽进行借势的基础上,但咬战法的那一招一旦发动,他根本来不及借势!
  “宝剑藏锋,只为待时而动,夏林果,你一定不懂吧!”
  八稻流咬战法·宙呔!
  咬战法里唯一一招需要原地蓄力的战法,蓄力完毕可以爆发出惊人速度,达到近乎瞬移的位移效果,并且附加极大动能的冲锋打击!
  但是这招攻击距离不远,而且蓄力特效非常明显,乐语必须要保证夏林果在蓄力完成前不能远离自己!
  因此他将夏林果骗到临街墙壁旁边,夏林果这种扑战法武者,碰到墙壁肯定会下意识踩墙反冲,不但不会逃跑,还会主动冲向乐语!
  乐语双脚重踏,光焰爆现,刹那间整个人掠过长空,撞入夏林果怀里!
  轰!
  夏林果感觉自己腹部像是被炮弹打中,呜哇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撞回墙壁之中,啪的一声滑到地上,撑着地面想站起来,但最终还是再起不能。
  乐语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夏林果的鞋子不知道早上踩了什么,弄得乐语衣服到处都是污迹,这种喜欢动腿的武者实在是太不卫生了,辉耀朝廷应该立法明文规定扑战法武者要脱鞋战斗。
  看了一眼无力作战的夏林果,乐语转身看向后面围观的人群。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