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7章 蓝炎

  “三招了!”
  里士杰忽然收刀退后,奎照见此良机自然是死咬不放,血光连连爆闪!
  然而里士杰却是双手倒持刀柄,险险躲避,云淡风轻地问道:“奎照,你看这天地之间是什么!?”
  乐语抬头看了一眼夜空,是雨幕。
  “是什么?”奎照人狠话不多,一边说话一边下狠手,双手奔雷疾走,眼看着就要撕碎里士杰了!
  “是最伟大的武器——自然!”
  里士杰左脚向前一踏,刹那间所有水珠聚向他的直刀刀锋。所有人忽然发现周围没雨了,就连地面也变得干燥,所有水流汇聚里士杰所在位置,如同漩涡!
  奎照想先一步撕碎里士杰的喉咙,然而触手所及却是逆流奔腾的水幕!
  里士杰的刀犹如水海龙王,轻轻一挥,便斩出万丈银光奔流!
  水月战法·断波!
  “卧槽……”陈辅情不自禁地爆粗了。
  看着这如同鬼神的超凡战技,乐语也是一脸难以置信!如果说刚才还算是高手过招,那这一幕简直是仙人指路!
  他也认出里士杰这一招的来历,不过是水月战法的其中一个技巧,虽然大概只有不到5%的水月修习者可以使出这一招,但也不至于有如此威能!
  根据学院导师的讲解,断波这一招只是斩出一道带有水流实体的剑气,水如线状,以突刺伤害为主。哪有像里士杰这样,斩出一道十几米长的水流剑,简直是要将奎照一分两半的?
  “是雨呢。”蓝炎轻轻低语。
  乐语也反应过来:里士杰能斩出这一招固然跟他高深境界有关,但更重要的是,他借力自然,顺势而为!
  断波这一招是借助光能聚集空气水汽,但现在天地雨幕笼罩,里士杰轻而易举就聚集成吨水量,这打出来的效果自然是非同凡响。
  “喝!”
  奎照大喝一声双手挡在面前,双手血光覆盖犹如铁手套,然而还是被断波斩破开,水流刹那间撕碎了他的衣服,涌入他的眼耳口鼻!
  强烈的窒息感令奎照失去了身体控制,痛苦地倒在地上,但他瞬间就挣扎起来,双手护住要害迅速后退!
  “如何利用自然,是我学院里的重要研究内容。”里士杰得势不饶人,剑锋编织如网笼罩奎照,还不停说垃圾话干扰奎照的听力判断:“十八年后,你就可以革命后的新时代里学到这部分知识了!”
  奎照要扑街了。
  虽然统计司干员想帮忙,但里士杰剑幕凝光,混乱扭曲了两人身边的光线,外边的人根本连里士杰和奎照的准确位置都无法准确辨认,拿着手铳也不敢射击!
  乐语心里一喜,如果统计司扑街了,那他就能光明正大回到逆光乱党中。虽然也很危险,但再怎么危险,也比不过在统计司当内奸危险啊!
  忽然,一只手从旁边精准地扣住了里士杰的手腕。
  轻轻一扭,里士杰的右手便瞬间脱臼。他吃疼转过头,惊声喝骂:“蓝炎!”
  乐语一愣,他这时候才发现蓝炎居然不在他旁边,毫无移动轨迹,仿佛眨眼间就出现在里士杰后面!
  其他人自然也发现这一幕,叛变的干员和雨衣乱党马上举铳射杀蓝炎,统计司干员连忙迎击,一时间庭院里铳声四起!
  砰!砰!砰!
  然而在如此混乱之中,蓝炎居然站在庭院中央一动不动,右手如虎钳般扣住里士杰的手。一幕水墙出现在他身前,一颗颗子弹穿入水墙中留下一连串轨迹,最后凝滞在水墙之中,难伤蓝炎分毫!
  与此同时,里士杰忽然捂住口鼻呜呜挣扎,表情极其痛苦。
  无数水流汇往他身边汇聚,但这一次,水流并不是成为里士杰的武器,而是成为他的囚笼。
  渐渐的,铳声停止了。
  大家停下了射击,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只见天空虽然依然阴沉,外面依然狂暴暴雨,但宅院里却是宛如室内,一滴雨水都没落到地上。
  因为,所有雨水分为两部分,一部分都汇聚在蓝炎身前,化为水墙抵挡子弹;一部分汇聚到里士杰身上,化为一个巨大的水牢,硬生生在陆地上将里士杰溺在其中!
  里士杰捂住口鼻,试图逃出水牢,然而蓝炎似乎是捏断了他的手腕,他明明右手握住蓝炎,但根本使不上力气,在水牢里不停挣扎。
  溺水很多人都听说过,甚至见识过,亲历过,但这个时代恐怕没有人能如此真切地看见一个人溺毙的过程——统计司的强光灯照亮了水牢里的所有细节,所有人都能清晰看见里士杰的变化。
  先是恐慌,当水进入气管时,无论你是英雄豪杰还是狗熊懦夫,都会一样陷入极度的恐慌之中。
  然后发生痉挛,里士杰脸色发紫,显然是极度痛苦,脸上青筋暴起!
  渐渐的,里士杰瞳孔放大,肌肉松弛,赫然是已经失去了意识。
  蓝炎松开手,看着里士杰在水牢里漂浮,忽然笑道:“你说得对,自然,才是最伟大的武器。”
  忽然间,水牢里的里士杰产生激烈的吸气运动,脸色狰狞地深深吸气,仿佛要像鱼一样从水里汲取到空气,一脸怨恨地看着水牢外的蓝炎。
  蓝炎抱拳敬礼:“蓝某,受教了。”
  很久以后,乐语都很难忘记这个夜晚。
  明明四周都是雨水淅淅沥沥的声音,但这个露天庭院里却干燥得令人有些不舒服,空气里似乎连一点水汽都没有。
  大家都没说话,明明是要生死相搏的敌人,但统计司干员和逆光乱党都没有厮杀,而是静静等待这残酷戏剧的落幕。
  奎照缓过气来,他双手手臂的伤势深可见骨,躲在干员后面处理伤势。虽然被蓝炎所救,但他脸上没有什么好颜色,而是一脸复杂地看着眼前的画面。
  蓝炎没有说话,他推了推眼镜,依旧维持着水墙和水牢,眼睁睁看着里士杰彻底失去意识,心肺功能完全停止。
  当水牢炸开,里士杰的身体落在地上时,一名雨衣乱党放下了手上的轻型手铳。
  就像多米诺骨牌开始倒塌,一个个叛徒,一个个乱党,接连不断地放下了武器,甚至脸色惨白地跪倒在地。
  没有人逃跑,没有人反抗。
  因为他们意识到,蓝炎根本不需要五招,既然他只用一招就能将里士杰溺毙在陆地上,那么他剩下的四招……
  就能在这狂风骤雨的雨夜中将他们全部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