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13章 拳打高校,脚踢中学

  双手被缚,乐语已经没有反抗之力了。
  就算他还有什么招数,也肯定在穆飞鸿的预料之中——这就是战法普及的坏处之一,你一出手别人就知道你是什么路子,甚至知道你战法的弱点短板,不存在‘出其不意’的可能。
  唤醒者的战斗,就像是没有战争迷雾的RTS游戏。相同战法的唤醒者,就是使用同一种族的两个玩家;不同战法的唤醒者,就是使用不同种族的两个玩家。
  因此唤醒者的战斗,就相当于微操、细节和理解的比拼!
  现在广为流传的战法,都是经历过无数英雄豪杰捶打了千百年的版本,威能上几乎相差仿佛,不存在哪种战法更优越——如果真的存在哪种战法最厉害,那所有人都会学这种战法了,人又不是傻的。
  因此在现实战斗这个游戏里,不同战法的平衡性还是相当不错的,唤醒者之间的精神力起点也差不多,可以说输了就是技不如人,就是菜逼,没有任何借口。
  乐语呼出一口气,心想这次‘新手教学’到此为止了,轻声道:“放手吧,结束了。”
  这时候,乐语的左腿膝盖内侧忽然受到强烈踢击,他膝盖一弯,差点就跪了下去!
  “穆飞鸿,你干什么!?”
  “给我向死去的老林跪下去!”穆飞鸿拉紧绳子,声音里怒而有恨:“向学院跪下去!”
  “凭什么!?”
  “就凭你现在受制于我!跪!”
  穆飞鸿狠狠一踢,强烈的酸软感从乐语的膝盖蔓延至整条腿,若非乐语不怕疼痛,意志也不受感官影响可以强行控制身躯,不然他早就跪下去了。
  乐语可谓又惊又怒,他这辈子除了找掉在床下底的手机时要跪下来,哪里还有膝盖碰地的时候?
  我连父母都没跪过,你让我跪你们这群什么玩意?
  我可不是千羽流,我什么都不欠你们……就算是千羽流,他也没欠你们什么!
  但现在乐语右手被绳子套住,左手被穆飞鸿锁住,根本无法反抗!
  此时穆飞鸿又是一记踢击,眼看着就要撑不下去了,乐语忽然想到以前了解过的冷知识,把心一横,右手四指按住大拇指,狠狠一掰!
  本以为控制住乐语的穆飞鸿,拉住绳子的手忽然一轻,心知不妙。但不等他反应过来,乐语的肘击已经狠狠往后锤到他的太阳穴上!
  咬战法·洪吐!
  穆飞鸿根本来不及变招抵挡,只能下意识凝聚光盾抵消一二。穆飞鸿虽然没有‘化光为甲’的本事,但短时间凝聚个盾牌的救急能力还是有的。
  当匆忙的抵挡岂能抗衡千锤百炼的战法反击,乐语一肘就打爆光盾,强劲的力度和光能如铁锤落下重击他头部,打得穆飞鸿耳鸣失聪眼冒金星全身痉挛,呜哇一声吐出一口老血倒在地上。
  乐语拉过绳子绑住他双手,免得这老匹夫继续发脾气。
  于是等光影恢复正常,围观者便看见这一幕:千羽流骑在穆飞鸿身上,像对待犯人一样捆住了穆飞鸿的双手,穆飞鸿被打得全身颤抖昏迷休克,太阳穴流血不止,被压在他呕出来的血上,显得无比狼狈凄凉。
  “穆先生!”
  “千羽流你这个畜生,你居然将穆先生打成这样!?”
  “我们跟这群统计司的特务拼了!”
  砰!砰!砰!
  眼看着学生们要暴动,干员们连忙鸣枪示警阻止他们继续向前,陈辅上前拦住他们,干员舟光世和朱俊杰过来将穆飞鸿拖走。
  “你……难道不痛吗?”穆飞鸿忽然喘着大气问道。
  乐语惊讶地看着穆飞鸿,哪怕是前世,普通人被锤中太阳穴好一会甚至有致命危险,更加他刚才可是给自己手肘加了buff,这一肘击下去锤爆石块不成问题,然而被锤中太阳穴的穆飞鸿居然花了不到十几秒就从昏眩中清醒过来了?
  这个世界的人体质也被精神力强化得接近超人了吧……
  乐语摇摇头。他刚才之所以能反戈一击,就是灵机一动,直接掰断大拇指,从而让右手穿过绳子脱离束缚。
  “不痛,”乐语面无表情,将脱臼的大拇指掰回去:“我一点都不痛。”
  乐语给自己比了个大拇指,确认拇指功能确实完好。
  他当然不痛了,‘残血体质’这个技能,可谓是他穿越之后的最佳投资:消除恐惧,湮灭疼痛,永远冷静。
  掰断大拇指这个操作,估计这个世界也有不少人知道,穆飞鸿显然是猜出乐语的操作所以才有此一问,但他万万没想到乐语居然这么猛。
  自己硬生生掰断大拇指的疼痛,估计相当于用小脚趾踢桌角的十倍,而且这个操作最难的点是本人得克制住疼痛的‘停止反馈’。痛楚并非人类的弱点,而是人类的长处,正因为能感受痛楚,所以人类才不会作死,会主动避开绝大多数会导致自己疼痛的事物——没有痛楚的头铁物种早就灭绝了。
  也就只有乐语这种屏蔽痛觉的人,才能如此做出这样的绝地反击。
  “呵呵呵……老林你教的好学生啊……”
  不知道是嘲讽还是赞扬,穆飞鸿大笑着被拖进车里。
  “收队,舟光世朱俊杰你们带人回统计司,其他人跟我去欧柳家。”乐语连忙躲进车里,催促干员们赶紧离开,不然再过一会学生们围住他们那想走也走不掉了。
  溜了溜了。
  抓捕目标并非都在学院里,像欧柳等军院学生已经毕业,因此乐语他们得去居住地点或者工作地点抓捕,开着武装轻卡在星刻市里横行霸道。
  “统计司办案!欧柳出来!”
  “统计司办案!苟或,我劝你束手就擒,不然连累家人!”
  “统计司办案……”
  这时候的抓捕行动就舒服多了,基本乐语他们一下车,连拘捕令都还没拿出来,附近老百姓就迅速躲避,而目标对象不是在家就是在会社,干员们只要威胁两句,目标就会乖乖就范。
  这才像是我印象中的特务嘛……去学院被学生围殴算什么事啊……
  “千羽流,陈辅,林老师的其他学生都被你们抓进去了?”
  乐语坐在车上玩光的时候,听见刚被捕的青年忽然语气不善地问道,便随口回答:“是统计司抓的,不仅仅是我们的功劳。”
  “那你功劳不小吧?听说林老师是被你杀的。”
  “还行,过奖了。”
  “过你妈!”
  那青年猛地一踢车门,被铐住的双手伸进来抓住乐语的脖子,脸色狰狞如恶鬼:“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
  “苏颂你放开!”陈辅大步过来,一脚飞踢,脚尖闪亮十字辉光,一脚将青年踢飞几米远。那青年在路上翻滚了三四圈磨出一片血迹,附近的路人连忙回避,街上顿时空荡荡一片。
  “你们……你们……”青年咳嗽着爬起来,声音又是愤怒又是悲伤:“千子哥,辅子哥,你们为什么变成这样了!?我们不是说好,要一起……改变这个世界的吗?”
  乐语微微一怔,忽然从记忆里找出这个人的信息。
  苏颂,比他们小一届的学弟,因为林老师的原因跟他们混得混熟,其中他和千羽流、陈辅等人关系最好。千羽流陈辅毕业时,苏颂就说过以后要跟随他们,和他们一起改变这个社会。
  然而……
  “苏颂,我们也不想的,我们只是听命办事,但林老师他挟持人质……”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屁话吗陈辅?啊!?听命办事?统计司喊你杀人你就去杀人,统计司喊你去吃屎你怎么不去吃啊!哦你肯定也会吃的吧,毕竟你现在就是统计司的狗!狗杂种!以前算我有眼无珠是看错你们了,你们都是一群杂种!畜生!……”
  苏颂的声音渐渐变小,过了一会,陈辅上车坐在驾驶位上,默默不语。
  乐语平静说道:“下一个目标是谁?”
  “枫川流,星刻国立中学讲师。”陈辅说道。
  星刻国立中学……乐语微微挑眉,这不就是千雨雅就读的学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