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娇宠农女要上天 > 3508.安抚

  这小的还在家呢来凑什么热闹?
  “她都不在家。”哲儿嘟囔道。
  明净摸摸他的头,“都说了是征衣了,等你去了军营再给你做。”她做一身都觉得手累得慌了。
  哲儿气鼓鼓的在榻上坐下了。他还以为娘不知道他和二哥在一处,等二哥量过了就会让人叫他过来量。所以乐颠颠的就跟着过来了,结果来都来了还没他的份。
  “羊肉馅的饺子要二哥回来了才包,衣服也不给我做。我真的是凌三多啊!”
  凌荆山笑道:“你不知道在西北打仗的就是比没打仗的要有受优待啊?咱家尤其是。”
  明净道:“在这里的时间有限,我能赶出三身来就不错了。难道给你做不给大哥做?我回头慢慢给你做,保证让你十二岁的时候穿着我亲手做的征衣进军营好不好?”
  哲儿道:“那还有得等呢。那中途如果阿阳哥要去军营,是不是又要搁下我的给他做?”
  明净想了想,“还真是这样呢。不过接下来不是阿阳,是阿春啊。”
  哲儿道:“好嘛,我等。不就是打仗么,跟谁不去似的。”
  明净揉揉他肉呼呼的脸蛋,“哎哟,你意见好大啊。得了,中午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让他们也沾你光好不?别整那工序太繁琐的啊。我做的衣服又不比针线房做的好,做的饭菜也不比家里的大厨好。何必这么惦记呢?”
  凌荆山道:“物以稀为贵呢。”
  两个儿子一起点头附议。
  “说得好像我不想就只打理你们几父子的生活所需就好的样子。那样我还老得慢点呢。”明净嘀咕道。
  哲儿挠挠头道:“我要吃烤小鸟。二哥,我们去打小鸟。”一边说一边摸出一副弹弓来。
  无衣道:“我如今都用弓箭,不用弹弓了。”用弹弓感觉太小儿科了。
  哲儿拉着他出去,“都行啊,反正能打到小鸟就成了,不择手段。”
  凌荆山只在这里待了两天就急匆匆的走了,把明净给做的新衣服直接穿走了。无衣的假期也有限,也在同一天回营了。不过他的衣服还没有做完。
  营里一群关系不错的小伙伴嗷嗷待哺的候着他,等着分享他带回的吃食。明净给带了很多,都是小小年纪就离家从军的娃娃,她也是怜惜得很。奈何不管带多少都是狼多肉少,挺大一包,拿出来就一抢而空。
  “楚无衣,你婶子好好哦,给你带这么多好吃的。”
  “我在家吃过了,这些都是给你们带的。我一个人只拿得了这么多,检查的人也只意思意思拿了些去尝尝而已。”
  有同什的小伙伴道:“你这婶子待你真是跟亲儿子一样了。她自己有儿子没有啊?”
  无衣笑笑,“有的。”
  “那她人真好!”
  无衣想想娘待阿春、阿阳、糕糕的情状,点点头道:“嗯。”娘说他的身世还是不要提及为好,毕竟爹把自己过继给楚家爹爹的事还是不少人知道的。这军营里也难保没有细作。万一细作猜到了自己的身份难免节外生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