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范建明李倩 > 第1444章 天机不可泄露
    其实黑白无常也是有些来历的。
  
      个儿高的白无常名叫谢必安,个子矮的黑无常名叫范无救,两人活在世上时关系就非同一般,自幼结义,情同手足。
  
      两人生前都是在衙门当差,在一次押解要犯的途中,犯人逃跑了,两人商议分头寻找,约定不管犯人是否找到都在桥下会合。
  
      后来黑无常提前赶到桥下,适逢天降大雨,而白无常却迟迟未来,瓢泼的大雨使河水暴涨,马上就要淹没桥墩,但黑无常依旧不愿离去,终因身材矮小而淹死在桥下。
  
      白无常赶到后,看到黑无常已经死去,痛不欲生,他几次跳河却因身材太高没有淹死,只好在桥旁的一棵大树上。  
  
      两人死后,丰都大帝感念他们的忠义不二,于是封为冥界大帅,同样干着他们生前的差事,只不过活着的时候捉人,死了之后捉鬼。
  
      从那以后,黑白无常和其他冥帅一样,在人死的时候勾摄生魂、拘提亡魂,专门负责接引阳间死人的阴差。
  
      仿佛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就像他们生前的名字一样,白无常的谢必安,其实就是意为酬谢神明则必安,黑无常的名字范无救更好理解,犯了法的人是无可救药的。
  
      东方人的姓名文化也是源远流长,别看一个人的名字,都是父母寄予儿女们的期待,其实认真想来,又何尝不是天意使然?
  
      黑白无常的名字如此,范建明的名字又何尝不是如此?
  
      “建明”和“渐明” 同音,意思是,范建明终究会逐渐明白自己的前生后世。
  
      黑白无常生前是对好兄弟,死后也是形影不离,有事总是一块上。
  
      细想起来,黑无常范无救,不仅一千年前和范建明是一家,说不定还是范建明的祖宗和长辈。
  
      看到他们再次朝自己扑来,范建明觉得这个时候,跟他们也算是有理说不清,主要是无法证明自己是谁。
  
      唯一能做的,就是先把他们给镇住。
  
      不然,他们都不知道马王爷长的第三只眼。
  
      看到他们一前一后,一左一右飞扑过来,范建明捏起子午决,对着他们的脑门,意念所致,只见两道紫光,直接射向黑白无常的脑门。
  
      黑白无常心中大骇,赶紧用手中的镣铐抵挡紫光,只听“铛铛铛——”一连串脆响。
  
      他们手中的镣铐不仅断成数截,两个的脑门先后被击中,发出“啊”地一声惨叫之后,双双倒飞出去。
  
      兄弟就是兄弟!
  
      他们双双到飞出去的时候,还不忘在空中抓住对方的手臂,然后不约而同的闭上双眼。
  
      因为他们感到,范建明的道行,弄不好他们两个都得魂飞魄散,所以悲壮地准备共赴死亡。
  
      同时两人的心里也十分不解。
  
      尼玛这范建明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尊大神呀,过去没听说过天界有这么一号神仙?
  
      就在黑白无常的身体即将落地之时,从殿内突然射出两道紫光把他们托住,慢慢放下,然后是一个洪钟般的声音响起:“殿外何事喧哗?”
  
      那声音苍劲有力,震得大殿门外阴风四起,飞沙走石,兔走鸟飞。
  
      但却震撼不到范建明。
  
      只听黑白无常异口同声地答道:“禀大王,不知殿外从何处闯入一个妖孽,镣魂铐魄锁链不仅对其无用,我们还被.....”
  
      他们俩话音未落,范建明看到眼前的大殿大门和黑白无常同时消失,突然呈现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一尊硕大无比的塑像。
  
      只见雕塑头戴方冠,身着官服,身材魁梧,豹眼狮鼻,络腮长须,双眼犀利无比,一副不怒自威的样子。
  
      不用说,这尊雕塑一定就是秦广王了。
  
      秦广王殿是专管人间的长寿与夭折、出生与死亡的册籍;统一管理阴间受刑的吉、凶鬼判。
  
      凡是正常死亡,寿终正寝的善人,来到秦广王殿后,有的被各路神仙接引前往天界成神成仙,也有的被阿弥陀佛接引前往西方极乐世界。
  
      如果是功过各半的男人女人,死后则被在这里送交到第十殿,发放投生人间。有的男人转生女人,有的女人转生男人,按照个人在世时所造的业力和因缘,分别去接受果报。
  
      而在世恶行较多,善行较少的人,则会被引入大殿右边的孽镜台,台高一丈,上有孽镜悬挂,镜眉横书七个大字——孽镜台前无好人。
  
      站在镜前,多行不义的鬼魂,自然而然地就能在镜中见到自己在世时的心地奸险,以及即将被押往地狱受苦时的惨状。
  
      照过孽镜台后的鬼魂,被批解到第二殿,开始分发到各地狱,备受各种刑具刑罚的苦痛。
  
      秦广王是以雕塑的形式出现,在冥界也是相当牛比的存在,属于那种大权在握的要员。
  
      可当他看清楚范建明是谁之后,雕塑立即剥落,现出了本尊的原形。
  
      只见他双手向范杰明作揖:“不知上仙大架光临,小神在此有理,还请上仙赎罪。”
  
      范建明眼珠一转,问了一句:“你知道我是谁?”
  
      他这是在套路秦广王,正常情况下,秦广王的回答一定是,上仙不就是某某某吗?只不过这世投胎为人而已。
  
      但冥界和天界貌似有约定俗成的规矩,那就是投胎为人的各路神仙,其本尊的来历都属于天机,天机是不可泄露的。
  
      作为十殿阎罗坐镇第一殿的秦广王,也有不知的道理?
  
      何况秦广王主管的就是人间寿天生死,人什么时候生由他决定。
  
      死的时候,各地的城隍、土地、查察司便会把这个人一生的功过送到他这里来,而门神、灶神和十大冥帅,则会将死者的魂魄,首先押解到秦广王殿,等他查验生前功过。
  
      正常情况下,他会让四大判官,根据各自的职责,验明魂魄的功过是非之后,再分发到其他各殿阎罗处。
  
      所以说,也许其他各店的阎罗王,有可能不知道范建明的来历,但秦广王必须知道。
  
      当然,又因为在神界的地位,判官以上的冥界众神,其实都知道范建明的来历。
  
      只是还是那句话,天机不可泄露。
  
      秦广王哈哈一笑:“上仙这一世原本是凡夫俗子,今天能够只身来到冥界,就足以证明上仙已经开悟,应该知道天庭的律例,所谓天机不可泄露。”
  
      “该是上仙知道的,上仙迟早会知道,不该上仙知道的,上线就别为难小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