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斗罗之拯救女教皇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唐昊的震惊,李天一的条件

  李天一和唐昊两人走后良久。
  街道两旁的商贩仍然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一个个面色惨白露出恐惧之色。
  稍有胆大者惊悸道:“咱们索托城怎么可能会招来封号斗罗级别的强者??”
  旁边一处商贩看起来有些见识,身体颤抖道:“你以为那只是普通的封号斗罗,红色魂环...那是十万年红色魂环啊!!”
  “快去禀告武魂殿的大人!”有人急促喊道。
  ......
  索托城外的官路上,此时李天一扛着昏迷的唐三奔着远处撒腿就跑疾驰而去,身后正有黑衣唐昊穷追不舍。
  唐昊虽然有九十五级封号斗罗的实力,一时间却没能追上李天一。
  因为李天一双腿有龙王魂骨改造加持,一双腿力远超常人,远远望去竟是比之唐昊的速度都要略胜一筹。
  黑衣唐昊眸中闪过不解,前方之人好像速度要强过自己,偏偏始终保持着相同的距离不愿意拉开自己。
  不过眼看着始终追不上前方之人,自己儿子还在人家的手上唐昊眼中闪过不耐之色。
  眼见四下人烟稀少,唐昊再无顾忌,挥起了自己的武魂昊天锤。
  一圈圈魂环律动而出,唐昊手中的昊天锤骤然绽放,强烈的黑光澎湃激荡,庞大的昊天锤迎风招展,竟然延伸出了百米开外,诺大的锤头宛如小山一般。
  “放下吾儿!”
  一声霸道大吼传出的同时,山包大的锤头径直砸在了地面上。
  “轰隆!”
  平坦的官道砸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大坑的四周没有裂纹,只有一条笔直的裂缝奔着李天一逃走的方向迅速延伸追击而去。
  由此可见唐昊惊人的控制力,将所有的力量都凝结在了一条直线上,没有丝毫的力量产生外泄。
  李天一扛着唐三听到身后赫人的响动却不为所动,脚下红蓝光芒不断涌出,看起了游刃有余,面对袭来的裂缝丝毫不惧,左脚踏跳冲天而起,直接避开了裂缝。
  不过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唐昊的昊天锤上开始浮现出了一条条密麻的红纹,一股领域的气息迅速笼罩了过来。
  “杀神领域?”李天一嘴角轻翘,右手微不可查的同时也闪起了红光。
  霎时间唐昊的杀神领域仿佛遇到了天大的克星,宛若冰雪消融,烟消云散。
  “怎么可能?”唐昊大惊,自己的杀神领域经过多年苦修,所向披靡从未遇到过敌手,没想到被对方如此轻易就破了。
  看见扛着自己儿子渐行渐远的身影,唐昊眼中急切之色更浓,咬了咬牙齿脸上露出果决之色。
  “大须弥锤!”
  第一魂环霎时间闪过了不正常的色彩,仿若膨胀到了极致,黄色的魂环瞬间炸开,一股充沛的能量没有外泄,全部传进了唐昊的身体里。
  “崩!”
  唐昊脸色涨红,刹时间速度提升了三倍不止,一下就盖过了李天一的速度,极速追击了过来。
  二人此时你追我赶已经不知不觉进入了一处鸟无人烟的荒芜之地。
  炸环后的唐昊很快便追到了李天一。
  感受到身后已经极为接近的人影,李天一停了下来,回身反手便运转大力将唐三摔向了唐昊。
  嗯?
  唐昊眼见自己儿子飞来,连忙控制起自身的狂暴气息,轻柔的接过了唐三,紧张查探发现自己儿子并无大碍,唐昊长舒了一口气。
  紧接着唐昊带着怒气又盯上了前方跟自己打扮差不多的黑袍人影。
  “刚问阁下为何擒拿我儿唐三!”唐昊肃杀道。
  李天一笑道:“我不是已经完毕归赵,把你儿子安然无恙的换给你了么。”
  唐昊一愣,眼前之人既然要大张旗鼓的抓住自己儿子,为什么又轻巧的就把自己儿子给放了?
  这人到底是什么目的?难道是武魂殿的人?想把自己引出来然后合力围杀自己?
  想到这里,唐昊警惕的看向了四周,散发出精神力仔细探查了出去。
  李天一抱着肩膀含笑不语。
  很快唐昊便探查结束,眸中的不解更为严重,他很确信四下无人,因为哪怕是当代教皇就算修为比他高,也绝对不能避开他的精神力探查。
  那眼前这家伙设计这些又是出于什么目的呢,为什么自己盯了半天都看不透他的修为。
  想起史莱克院长弗兰德描述的双生武魂,唐昊眼中闪过凝重,将手中的昊天锤暂时砸在了地上。
  李天一道:“唐昊,你儿子我也还给你了,可以过来谈谈咱们的要紧事了。”
  唐昊冷声道:“要紧事?欺负了我儿子还想跟我谈事情。”
  唐昊说话间便要再次动手,虽然眼前之人有说不出的诡异,但欺负了他的儿子就是触犯了他的逆鳞,对方必须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第二紫色魂环冉冉升起,紫色流转之间魂环膨胀了起来,眼看着就要爆炸。
  李天一迅速道:“你大可动手,不过你那个蓝银皇的老婆可就是没救了。”
  “你说什么?”唐昊瞬间失神吼道:“你是谁?你怎么可能知道我的事。”
  “别管我是谁,我知道你老婆是魂兽重修的蓝银皇,不就是给你献祭了么,我有办法救她。”李天一迅速道。
  唐昊猜想过眼前这人抓自己儿子会有很多目的针对自己,却没想到对方会语出惊人提到自己死去的媳妇儿。
  李天一笑道:“怎么?不信我能救得了你那个蓝银皇的媳妇儿?”
  唐昊一把扯下自己的黑衣,露出了古铜色的皮肤。
  蜡黄色的五官,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头发乱糟糟的像鸟窝一般,一脸的胡子看起来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日子没有整理过了。
  此刻唐昊颓废的模样一扫而空,冷厉着面孔望着李天一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些,你到底是武魂殿的什么人?这件事除了武魂殿根本就没人知道。”
  李天一盯着对方笑道:“倘若我是武魂殿之人,为什么不直接利用唐三把你引入死地,想必武魂殿之人知道了你的消息,最起码也会派上顶级供奉前来围杀你吧。”
  唐昊脸色复杂道:“那阁下究竟是何人,为何知道我妻儿之事。”
  李天一道:“我如何知晓此事你不必多问,我只问你想不想救自己的妻子阿银。”
  唐昊拎起昊天锤作势要砸,恼怒道:“阁下休拿我死去的妻子开玩笑。”
  “轰隆”
  李天一避开了唐昊发出的能量攻击,身后的土石被炸的粉碎。
  李天一道:“我既然能知道这么多隐秘,自然有办法让你妻子死而复生,信不信随你,我若是想走你也拦不住我。”
  唐昊听到李天一的话顿时停住了,沉默在了原地,似乎是在考虑对方所言之语的真假。
  李天一乘胜追击道:“想必你那妻子献祭死后留下了一枚草籽,你自己也应该清楚,草籽长成以后你妻便有可能会复活。”
  唐昊瞬间惊为天人,阿银死后留下草籽的事只有他自己知道,绝无第二个人知晓,他是怎么知道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唐昊此时说话都变得吞吐了起来。
  李天一摇头道:“别问。”
  唐昊回味神秘人刚才说的话,眸中露出了希冀之色:“阁下说能救我妻子,可是我妻化作的草籽想重新长回十万年谈何容易。”
  李天一嘴角轻翘道:“我知道一处宝地,名曰冰火两仪眼,那里植物的生长速度是外界的百倍千倍。”
  唐昊急切道:“此言当真?世间真有如此宝地?”
  “不信就算了。”李天一转身欲走。
  “阁下留步!”唐昊吼道。
  “怎么又想动手?”李天一回头道。
  “阁下可否带我去此宝地一观望?”唐昊双手颤抖道。
  他曾经是昊天宗第一天才,消沉到如此模样不就是因为妻子惨死么。
  多少年了他做梦都在想着妻子能重现人间,可是他知道那些都是不可能的,却万万没想到一个突然劫了他儿子的人会给他这种希望。
  “可以带你去啊!”李天一痛快道。
  唐昊听到对方如此痛快的答应,眸中闪过迟疑:“阁下想必一定有自己的目的吧。”
  李天一道:“当然,我帮你救活妻子,你也必须要答应我一件事。”
  唐昊目露了然,倘若对方没有要求那才是见了鬼了:“阁下有何要求,但说无妨。”
  “我要你昊天宗秘法大须弥锤一观。”李天一道。
  “你怎么知道我宗有大须弥锤这门不传之秘的。”唐昊大惊,脸上阴晴不定了起来。
  “不可能!”唐昊坚决道:“阁下倘若有别的要求我唐昊为了妻子拼死也会答应你,不过这大须弥锤乃是本门不传之秘我却是万万不能外传的。”
  “我唐昊当年既然已经对不起过宗门一次,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去伤害宗门的利益。”
  李天一早知如此,并不着急,淡然道:“倘若一个筹码不够,我若是再加上一个筹码呢。”
  唐昊坚定拒绝道:“阁下不管用什么条件来换,我唐昊也绝不会做出对不起宗门的举动。”
  “哦?是么?”李天一玩味道:“你连唐晨的下落也不关心么?”。
  “你说什么?”唐昊脸上的表情已经震惊到了极致,满脸的不可思议,一个闪身来到了李天一面前。
  “你刚才说什么?你知道我祖父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