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重返人生 > 第95章 参与感、扰人清梦

  听着周遭同学的恭维话。
  方年面露安静的微笑。
  被寄予希望时,方年有过简单思考,最终选择了这种不中规中矩的回答方式。
  他能概括的说这首诗的意思。
  也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用另一种方式说这首诗。
  听着恭维话,方年心里想,“大抵,这种参与到自己青春的方式,也很不错。”
  “方年,叼啊!”
  “高手!”
  “我听了方年解释后,这首诗就能背出来了。”
  “这是什么鬼啰?”
  “老方硬是洋气。”
  “……”
  听过方年解说古诗词的柳漾以及少数几个女同学叽叽喳喳的说着一些‘方年本来就厉害’、‘你们不知道了吧’、‘我跟你们说’……
  方年应和了几句。
  总归是一件不坏的事情,也不枉他说干了口水。
  在上次感冒之前,方年是不关心自己表现在别人眼里是什么看法。
  之后,有机会的话,他还是希望带一些正面的引导属性。
  毕竟,现在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都是即将高考的学生,有人能受到正面影响,那也是青春回来过的痕迹不是?
  …………
  …………
  周六清晨。
  天蒙蒙亮,良好的生物钟叫醒了方年。
  从床上爬起套上衣服便下了楼,在雾气朦胧中晨跑锻炼。
  有雾霜,按照口口相传的说法,应该是会再次延续艳阳。
  有意识的跑了小三公里。
  伴随着日积月累的锻炼,身体素质的提升,方年也在有意识延长自己的晨跑距离。
  不管是要挣钱,还是正在弥补遗憾,方年始终没忘记的就是锻炼身体。
  尤其是感冒之后,他更注重养身且养生。
  “今天果真是个艳阳天。”
  六点多,太阳升起驱散雾霜。
  回到502后,方年洗漱完坐到电脑前,打开文档,搓了搓手:“最后十二章,今天一口气写完本!”
  说着,噼里啪啦的敲击键盘声响起。
  《我想有钱》的故事在方年的笔下已经走向了结束。
  尽管这是抄的自己曾经写过的作品,但阅历与重生的经历等等,让这个故事的表述更加完整;
  故事的大体主线大同小异,表述上有不少区别。
  结局自然也与曾经有很大的不一样。
  尤其是最后收尾的这些章节,方年花了更多的笔墨去综合的描述书里面的角色。
  以不同的修饰手法表述每个月的生活走向。
  在最后的结束章节,方年还会去加入关于这辈子对‘生活’的发散性思考。
  “呼~顺呐。”
  七点不到,方年写完了两章共七千字。
  几乎是一口气写完的。
  以目前的输入法,即便用的是五笔,效率能到这个地步,也已经非常巅峰了……
  套上鞋,‘哒哒’的走去了501。
  “荷姐今天天冷吧。”
  方年走进餐厅,轻车熟路的拿碗取碟,嘴上笑着调侃。
  关秋荷冷哼了声,没搭理方年。
  两人都吃得比较快。
  很快收拾完碗碟,方年坐到单人沙发上,看向电视里的早间新闻,没着忙走。
  见状,捧着茶杯的关秋荷面露疑惑:“怎么还不去上课?”
  方年随口道:“还早。”
  关秋荷不动声色的道:“别不着急,一会该迟到了。”
  方年头也没回的道:“没事,看看新闻。”
  关秋荷眉头挑了起来,眉眼间渐有丝丝焦虑:“早点去学校更好!”
  回头看了眼缩在沙发上显得慵懒,且还穿着宽松家居服的关秋荷,方年神色一动,心感有趣,于是嘴上故意道。
  “刚好碰上中央台的早间新闻,得看的,省得我到处找新闻。”
  关秋荷放下茶杯,神情间的焦虑多了些:“你以前不是也没看过吗。”
  “要有时间观念的!”
  说着语气就有些急。
  这回方年看出来了,关秋荷这神态,明显是想睡个回笼觉。
  虽然工作日她五点多就起来晨跑,但到了入冬季节的周六日,她便会怀念被窝里的温暖。
  要不是肚子饿了,关秋荷也不想起床做早餐。
  这倒是跟方年没什么关系,吃饭的时候,方年就是个工具人,饭伴。
  见关秋荷急了,方年一脸有趣的笑了起来:“荷姐,你……”
  “是想睡回笼觉吧?”
  “没事,我看完早间新闻就走,不打扰你。”
  关秋荷咬紧后槽牙,重重的哼了声,带着痛恨的神色:“你个小混蛋,原来是故意的!”
  “行,老娘不睡了,你给老娘等着!”
  方年边起身边一本正经的说道:“啊呀,你睡,你睡,我走还不行。”
  本来方年就只是想跟关秋荷开个小玩笑,也不到扰人清梦的情况,在作死的边缘试探性的爬动,然后就溜了。
  然而,接下来方年深刻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孔夫子说过的话——
  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周末整整两天,关秋荷都没带给过方年脸色看。
  冷清的样子,比刚认识的时候更加离谱。
  而且非常多变,前一秒冷淡,后一秒就故意温柔得像是方年他妈。
  这不是骂人。
  纯粹字面意思。
  说句实话,方年觉得自己有被‘报复’到的感觉。
  这个时候,方年已经意识到,这是周六早上那两句玩笑话引发的后续。
  天底下的女人果然是都一样呐,心眼不大。
  不过该干的正事方年没忘记,15号需要配合网站爆更20章。
  跟冬瓜配合搞定了这件事。
  也没有因为关秋荷忽然的古怪脾气影响到下午第七八节的物理和生物,至于五六节的数学那倒没所谓。
  周六这天很快过去。
  或许对方年最大的影响就是,他没能按照计划顺利写完本……
  ……周日晚上,月亮高挂。
  方年终于诚恳且认真的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荷姐,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摇了我吧!”
  他觉得孔老夫子说得对,从心所欲是真理。
  良久,关秋荷才哼了声:“真知道错了?”
  “真知道了!”方年连忙点头。
  “我不该打扰荷姐睡回笼觉,不该调侃你,反正都是我的错。”
  “这次先放过你,再有下次的话,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最恶心人的报复方式。”
  关秋荷冷淡的道。
  “你也绝对不只是打扰了我睡回笼觉。”
  “远的不说,这周一早上你就嘲讽过我,昨天是第几次?不回消息、装作是自动回复,这些我一笔笔都给你记着。”
  末了,关秋荷咬着后槽牙掰着指头数一桩桩一件件。
  “hetui,我又不是你妈,凭什么惯着你!”
  方年连屁都不敢放。
  回头想想,方年也知道,被打扰到睡觉,确实很难受,只不过关秋荷的回应尤为的激烈和小心眼。
  他寻思要是不道歉,这事绝对不会翻篇。
  道歉的结果是,关系缓和,关秋荷说完就算,没有揪着不放。
  另一结果是,当晚方年爆发了极致手速。
  在11点49分,敲下了‘全书完’三个字。
  从重返人生的当晚7月21日开始写下‘第一章’三个字,到今天11月16日,刚好过去119天,写完了一本三百万字的小说。
  平均每天两万五千字。
  算起来也就是平均每天花了4小时在码字上。
  对于一个曾经即便资产颇丰后,依旧坚持创作的职业作家来说,简简单单吧。
  当然,那时候的码字效率没有现在这么激情澎湃。
  “正好,把文案也写了。”
  方年略作琢磨,接着开始写游戏推广单章。
  夜深人静,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不断的响起……
  ======
  破碗冲冲冲。
  PS:在上架前,将写完起初关秋荷为什么对方年好的原因,这条线埋了很久,其实有多次揭示,只不过有文笔欠缺,好像都不足够明显,再加上塑造这个人物略有点着急……错了立正挨打,不多哔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