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44 大哥,自己人!

  钟羽说得没错,他们口口声声喊着“要跟帝剑山一战”,太不理智。
  为了争取那不足两成的胜率,便要搭上营地里数以千计人的性命,确实是太冲动了。
  说真的,在座的这些人,生于宗门、长于宗门、受恩于宗门,为了他们身上传承的道统和宗门,他们甘愿为此舍生取义,甚至可以从容赴死,可跟随他们过来此地参战的弟子,那些孩子正值青春年少、正值风华正茂,让他们就这样为宗门赴死,或许他们心里是愿意的,但这对这些孩子来说,是不是太残忍了些?
  听到钟羽中肯的言语后,现场有些安静。
  原本叫嚣着要跟帝剑山对决的人顿时熄了火,宛若哑巴。
  他们的性格可能暴躁急切了些,但不代表他们是傻子,更不代表他们不疼惜自家的徒弟、师侄。
  说真的,那些全都是他们的子侄辈,相处了那么多年,死一个都会伤感很多天,要是全军覆没了,那……
  场景简直不敢想。
  有人看向钟羽,诚心诚意地拱手请教:“那钟掌……哦不,钟盟主有什么好方法吗?”
  “……”
  感受到下面这些人情绪的变化,钟羽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在思量。
  情绪容易被影响,这是好事、但也是坏事。
  按照世俗间的兵法,哀兵必败,如果军队自身都没有决胜的想法,根本就不可能会赢。但如果不能摒除掉其中潜藏的隐患,那么后面的战斗,必定会出现大问题。
  决战是肯定要决战的,而死人是必定会死人的,这种数以千计武者对战的战场,怎么可能会不死人?宗师陨落也很正常,事实上,就连钟羽自己都无法保证,他能在战场上安然无恙。
  ……
  “反帝盟”营地入口处。
  按照盟主的任务分配,有几名武者打扮的人看守在这边。
  这些人身上的衣服不尽相同,粗略看着略显闲散,看得出来,他们应当是散修。
  秋天的玉山有些荒凉,本就不怎么茂盛的树木,在秋意的侵蚀下,更是好看不到哪里去。
  闲得无聊,几个人开始聊天吹比。
  有人在吐槽:“好不容易当了回正义之士,结果被派过来当看大门的!”
  旁边的人劝解他:“得嘞,谁让我们是散修呢?没有让我们去貌似做炮灰,已经够好了。”
  率先吐槽的那人很是郁闷:“说实话,劳资倒是情愿去冒险,守在营地门口看大门,窝囊死算了。”
  有人笑骂:“觉得屈才了,你可以申请去当探子、去帝剑山的眼皮子底下溜达,我绝对不拦你。”
  这边看守营地大门,那都是一班一班的轮换,他们合作了好几天,相互间早就混熟了,聊天说话也没有太多的顾忌。
  而在这时,有人注意到了异样,低喝道:“是谁!鬼鬼祟祟的!”
  听到同伴这样喊,旁边几个人顿时警觉了起来,这种情况下,不管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要保持绝对的警惕。
  一行八人也不多说废话、拔出了手中的刀剑,顺着刚才出现动静的方向望去。
  他们没有怀疑,“哨兵”岗位上,绝不允许有开玩笑的情况出现。
  没过多久,但见有位穿着道袍的年轻人疾奔而来。
  当他见到这些武者做出了迎敌姿态后,顿时停下身子,同时高喊:“各位,我是自己人!”
  这八名护卫里领头的那位,是名碎涅后期的散修强者,也是刚才笑骂吐槽者的人。
  此时他目光警惕地看着来人,喝问道:“报上名来!哪个宗门的?”
  通常来说,稍微营门要地的队伍,说是人员修为稍低,但这里的“稍低”,说的是平均水准。这种场所肯定要有能镇得住场子的高手,不然敌人随便派出来一位擅长潜行暗杀的高手,两个呼吸的功夫就把门口守卫秒了,这样的守卫要了有什么用?反正什么消息都传递不回去,还不如放两个稻草人靠谱点。
  来人自是连夜赶过来的王彧,风尘仆仆地来到众人面前:“稳剑宗王彧,特来会盟!”
  为了表达出自己的无恶意,他把双手高举,同时露出了纯洁的微笑。
  ヾ(๑╹◡╹)ノ“
  “稳剑宗?王彧?”
  散修武者比起宗门弟子,从功法到师门传承,大多是不如后者,但他们具备的最大优势,是拥有充足的阅历和广泛的见识,他们平日在武林中闯荡,从别人口中听到过各种小道消息和传闻……虽说对于打打杀杀没什么作用,但他们对各大宗门的天才弟子如数家珍,自然知道“稳剑宗王彧”的名号。
  不过听过归听过,场上没人亲眼见过,做不得数。
  领头的那人拱了拱手,不过手里的剑没有放回去:“你且慢靠近,待我等通报稳剑宗。”
  对方的警惕心很强。
  王彧倒是无所谓,做出“请”的姿势后,随后打量起周围布置的阵法。
  作为“反帝盟”的大本营,为了确保安全,在这营地周围,肯定要布置阵法的,要不然帝剑山那边三大破妄境高手尽出,来这边先杀几十名高手,然后且战且退,谁能拦得住?
  那他们直接不用打了,坐在原地等死好了。
  王彧在打量阵法,其他人则是在打量着王彧,目光有些不善。格老子滴,这货不会是冒充“王彧”,跑来这边搜集情报的吧?
  过去了两盏茶的功夫,先前离开、寻求验证的守卫带着一人走了过来。
  那人是个女子。
  肤如凝雪,面若寒梅,长相确实是很漂亮,然而她身上流露出的气质,酷冷冰寒,生人勿近。
  王彧见到来人后,笑着朝对方挥了挥手:“张雅师姐。”
  张雅,稳剑宗掌门【钟羽】的亲传弟子,同时是稳剑宗收到的、第一位拥有特殊体质的弟子。
  相比起王彧表露出来的兴奋,张雅的面色有些冷峻。
  看到他后,没有直接跟王彧相认,而是缓缓合上双目,感知王彧身上散发的气息,确定跟自己同宗同源后,点了点头。
  这是宗门弟子确认同门的最好办法,是为了防止有人假装伪冒,混入大本营中。
  如今大战在即,不得不防。
  “王彧师弟。”
  随着张雅确认完毕,现场那些守卫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是自己人就好,不用动手。
  “进去吧。”
  张雅朝着那几名守卫点头,表示对他们几位的感谢,随后不再多言,也没有寒暄什么的,示意王彧跟过来后,便转身离开,走入阵中,待他们两人的身形消失不见后,先前吐槽守卫工作的人后知后觉:“话说,刚才王彧,好像是稳剑宗三代弟子第一人?”
  那领头的守卫白了他一眼:“你才反应过来吗?”
  “那个女孩子是谁?”
  “那是稳剑宗钟盟主的亲传弟子,张雅。”
  领头守卫斜视着他,宛若在看傻子,随后张罗道:“行了,这些天之骄子不是你我有资格议论的,等下都给我提起精神点。”
  末了,领头守卫夸奖道:“老顾,警惕心不错。”
  老顾,便是刚才第一个察觉王彧在靠近,提醒众人有异常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