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45 布局

  “师姐你也来啦?”
  “……”
  “哟,师姐,你也到碎涅境啦~”
  “……”
  “师姐,你别不理我啊。”
  张雅终于受不了,开口打断道:“师傅正在跟各宗掌门开会,不便带你过去。”
  王彧却是笑嘻嘻地,没有当回事:“话说师姐,你那冰玉灵体觉醒后,有没有出现什么特殊的法门?”
  张雅闻言,不由得止住了步伐,皱着眉询问:“什么法门?”
  王彧嘴角上扬,果然是武痴,对付武痴,就要用武痴的法子。
  “我给你施展看看啊……”
  王彧表示咱从不私藏什么,有好处必定会告知共享。
  张雅没说话,脸上散发着冷意。倒不是对王彧有什么意见,而是天生的。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很想知道,王彧口中“特殊体质觉醒的法门”是什么样子。
  王彧不再多言,眼睛紧闭,站立在原地,与此同时,盘旋在他周身的轻灵元力铺满了体表,元力迸发间,带动着他四周的空气嗡嗡作响。
  张雅目光炯炯地盯着他,观察王彧元气的运行每一项细节,但毫无所获,正当她心中疑惑的时候,王彧手里突然多出了一串串红彤彤的东西。
  “某人最爱吃的糖葫芦,了解一下!”
  看着递到跟前的几串糖葫芦,再看笑眯眯状的王彧,张雅面无表情,转过身去:“无聊。”
  王彧的手僵在那里,见她离开,挠了挠头,赶紧跟了上去:“师姐,别走那么快,你倒是告诉我这边最近啥情况吧,我不是怕,我跟你说,我这一路上颠得好辛苦……”
  ……
  “以上就是我的想法,如果猜得不错,用不了几天,帝剑山应该会对我们有所行动。”
  “钟盟主,我等明白了。”
  钟羽的语气很平淡,但却有着极强的说服力,场下众人心悦诚服。
  从钟羽的布置中可以看出,在这其中计谋的环环相扣,严密的同时,能尽最大可能的减少损伤,比硬刚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部分心思灵敏的人心中一动,突然想到,倘若是按照钟盟主这样的推演过程,要是他们能让这项计划顺利进行的话,说不定……真有可能战而胜之。
  一时间,现场很多人看向钟羽的目光都变了。
  难怪道剑派和龙剑宫的人会主动把盟主之位让给钟羽,不是没有原因的。
  讲真的,他们不怕死,但不代表他们想死。
  如果能以身保卫自己的宗门,他们不介意,但要是最终的结果仍然是宗门被毁,那么他们的牺牲就毫无意义。
  不过在这人群中,也有怀着小心思的,见身边这些人精神振奋,脸上作出同样很欣喜放松的表情,心里却是在冷笑,就你们这样的,还想跟帝剑山和斩龙教的人斗,连最基本的防备意识都没有,玩你妈个锤子?还好本座早就投诚了,宗门会在本座手里更加昌盛!
  会议结束后,人群散去。
  这些宗门长老脸上终于露出久违的笑容。
  依照钟羽制定的计划,虽说不能保证巨额能成功,但相比先前,成功率再次提高。
  待众人走后,钟羽泽森缓缓起身,看着竖在旁边的地势分析图。
  在这上面、显示的是玉山和帝王山附近、大大小小所有可见的的山峰和水泊,这些是由各宗弟子搜集来的信息资料,统合后精心制作出来的,不过这样的地形图,对“反帝盟”起不到优势效果,因为帝剑山那边必定有更详略、更仔细的地形分析图,这块地界是帝剑山附近,帝剑山在此处扎根了近千年,怎么可能会不熟悉?
  不过,管不了那么多了。
  钟羽叹了口气,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起身回帐。
  帐篷内等候多时的众人纷纷起身行礼。
  “师兄!”
  “师父!”
  “掌门师伯!”
  稳剑宗的两位长老,然后就是三名亲传弟子,王彧、张雅,以及另一名相貌年轻的女子。
  此女名叫杜晓若,比王彧入门早,比张雅稍晚,不过按年龄来说,要比两人都大些,具体有多大王彧也没敢问,怕白挨顿揍还要不到想要的答案。
  “自家人,不要那么见外。”
  钟羽面带无奈,摆了摆手,随后将目光看向了站在人群最后面的王彧:“你怎么来了?不知道这里很危险吗?”
  “知道啊。”
  王彧笑道:“可我是稳剑宗的人,自然要过来。”
  “行吧。”
  钟羽没有多说什么,顺手在这处帐篷中设置了结界:“我把接下来要……”
  ……
  “反帝盟”营地,【御灵宗】宗主居住的帐篷内。
  御灵宗宗主赵松蓦然睁开眼睛,从“打坐”的状态恢复过来。
  旁边燃着的蜡烛火焰像是感应到气息的变化,不自然地抖了抖。
  赵松没有做任何多余的动作,自床席上坐起身来,穿上鞋,同时掐动灵诀、隐匿他的全部气息,偷偷地潜出他所在的帐篷外围。
  武者的营地,不可能会是凡俗中的军队将领,睡觉时要让亲兵守在帐篷外面,生怕有人偷偷潜入帐篷,把沉睡的将领给抹了脖子,武者的帐篷根本不需要这些,先不说有没有人能在不声不响间、偷偷潜入到这边是不是为了暗杀他,假如真有人能做到这种程度,那么多两个守门弟子有屁用?!
  赵松要做的,便是凭着他远超寻常弟子的修为境界,以及对这种隐藏身形的法诀、偷偷抵达约定好的地方,将提前记录下来的情报送出去即可。至于怎么送的,谁送的,不关他的事。
  “别怨我,谁让你们太弱了,这个武道世界,弱小是原罪!”
  赵松心中自语,将东西安置好后,转身正要离开,结果惊讶地发现,此时此刻,有几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不远处。
  “赵掌门,你可让我们好等啊。”
  说话的自是钟羽,但见他缓步走出。
  站在他旁边的,是龙剑宫、道剑派等几个大型宗门的宗主,此时皆面色不善地看着赵松。
  “几位掌门,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赵松犹自镇定,似若无意。
  钟羽没有作争辩,淡淡地开口道:“没什么可说的,诸位,将赵掌门抓起来,封掉修为,此战过后,再做处置吧。”
  站在此地的其他人没有帮他作辩护,即便有人跟赵松关系不错,可赵松刚才的所作所为尽入他们眼底,没人会傻到去帮一名叛徒说话,那是在故意给自己找刺激。
  “你们!!”
  赵松感知到了对方的决然,新生不妙下,不再保留,元力激荡间,身上衣物无风自动,飘扬而起。
  “区区小宗师,也敢在本尊面前放肆?”
  龙剑宫敖雪烈冷哼一声,没有多说废话,直接朝着赵松凌空凌空一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