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34 敏而好学的钟掌门

  莫修竹最近有点心烦,不知是什么缘故,穆兰和董芷蕾那两个女人最近对他特别殷勤,总让他觉着怪怪的。
  讲道理,莫修竹还是比较喜欢以前的相处模式,大家心怀着某个目标,做大做强、创建辉煌。
  听上去是多么崇高。
  结果现在,三天一小闹、五天一大闹,别说做大做强,连正常的修炼时间都不给。
  说起来,最近他察觉到身体出现了许多变化,修炼状态极佳。但有好几次,眼看着快要进入状态,结果莫名被人吵醒,理由是她们俩谁的穿着比较好看。
  ???
  小爷心里正想着要如何为师傅报仇,谁踏马会在乎你俩穿的衣服好看不好看?
  莫修竹好几次表示不满,然而董芷蕾那妮子却屡教不改,一气之下,趁着夜色正深,两女睡觉的空挡、留下一封书信后、偷偷溜了出去。
  两个臭妹妹,不知道咋想的,明知道宵夜身负大仇、还总是影响小爷修炼。
  再这样闹下去,小爷我还要不要报仇呢?
  莫修竹觉得自己的思维很清晰,逻辑很标准,做了个很英明的决定,就是感觉场景莫名的熟悉。
  走在小道上,感觉神清气爽,不复抑郁。
  果然还是师傅说得对,女孩子什么的、沾上了就全是麻烦,以后碰到女孩子,最好远离为妙!
  思量间、莫修竹突然想到,他以前跟师傅莫方一同下山的经历,那是十多年前,当时的他,还只是个懵懂无知的孩子。
  让他印象最为深刻的,应该是那位能在嘴里插剑的卖艺人,曾经被莫修竹视为拥有神通的无敌强者,后来回到长白峰后、他曾多次央求莫方、能不能给他施展这一招,结果挨了两巴掌,等他年岁再大些,在师兄们的调笑下回忆这件事、简直要被自己蠢哭。
  ……
  钟羽站在祠堂牌位前,静候莫方的回复。
  他是个聪明人,心里有杆秤,知道有哪些是莫方在意的,而他说的这三件事,足以让莫方重视。
  不出所料,莫方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方显鹤情况怎么样?”
  耳边不过是说辞,意识上的交流,那是通过特殊技巧、利用听觉神经传递信息的方式。其实跟直接在听者的耳边说话没啥区别,不过听者没办法察觉声音来源是真的。
  “不是很好。”
  钟羽面色凝重:“为了让隐藏在暗处的敌人放松警惕,他故意受伤,目前正在调理。”
  “灵仙派被灭门是什么时候的事?”
  “应该是昨天。”
  莫方略作思考后,继续开口说道:“帝剑山的野心彻底暴露了……”
  【通灵石】的可用时效只有五分钟,既然选择使用,那就要把他准备说的话全部说出来,不能白费一颗【通灵石】。
  五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足够莫方说出很多的内容来。
  钟羽则是跟很多年前似的,很认真地在听莫方讲述。
  这应当算是钟羽的习惯。
  在钟羽的认知中,莫方在谋划方面要比他更强,因此钟羽很乐意听莫方对某些事进行分析,从而能自对方的分析中、得到更多启示。
  即便暂时用不上,把逻辑思维记在心里,日后总归是有用的。
  说到最后,莫方突然想到了某样事,出声道:“你让小方尽快过来一趟。”
  “嗯?”
  钟羽不解。
  “让他过来就行了。”
  莫方没有告知钟羽理由。
  “知道了。”
  钟羽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莫方那边没了声音,钟羽陷入了沉默,他是准备把莫方刚才说的内容整理好,作为参考对比。
  片刻后,钟羽缓缓抬起头来:“这次提出结盟,消息正在向外扩散,这两天,除了原本的那七家势力外,另外有中小型宗门的话事人联系我……”
  他把自己的分析说出来。
  钟羽知晓的事非常多,远超旁人想象。
  事实上,稳剑宗能获取各类信息的渠道很多,而且大多跟莫方有关。
  莫方在位期间,能做的事情不多,大多数情况下,是凭借他超高的武力、用来帮稳剑宗稳定局面巩固根基。
  当然,该有谋划计策的时候肯定要进行。紫林郡当年的情形很复杂,不是光靠这对拳头,就能在此地站稳脚跟的。除此之外,就是利用自己超前的思路、帮助宗门构建好基本框架。钟羽继位后,主要负责的、就是在莫方以往构建的框架中增砖添瓦。
  “不过,这次帝剑山的所作所为,将紫林郡中的大部分宗派得罪,我觉得,第三套方案,应该是最适合当前使用的。”
  钟羽发表了最后意见和看法,等待莫方的回应。
  在将某些事确定之前,稳剑宗这边总共讨论出四种应对的方案,其中就包括帝剑山会对会议进行设伏。
  事实上、方显鹤离开山门、前往主持会议、本来便是一招少用的险棋。
  这冒着极大的风险。
  以稳剑宗的行事作风,很少会冒险行事。
  可方显鹤不亲自过去的话,或者换成旁人前往、那么此次诸多势力牵头的会议、未必能顺利展开。
  过去了小会儿、莫方那边却毫无动静。
  然而钟羽缓缓点头、表示明白了。
  不回复,便代表着认可。
  钟羽朝灵位施了一礼:“那您好好休息。”
  说完,转过身离去。
  透过窗户缝隙间,看着钟羽缓步离去的身影,莫方心中感叹。
  随着时间越长、钟羽具备的心智谋划是越发地成熟了,甚至可以说超过了他,只是钟羽自己没能认识到这一点。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敏而好学,才让钟羽的未来有了更大的进步空间。
  只是……
  莫方心中担忧,帝剑山的祸患没有接触,稳剑宗的未来便难以确保、
  他开始猜测,那家站在帝剑山身后的势力究竟有多大的能量,段寿那老家伙生性多疑、结果却膨胀至此。
  想不通。
  真的是想不通。
  莫方的意识体飘回灵位牌上方。
  相比其他地儿、这里是他觉得最舒适的敌方。
  另一边,钟羽离开祠堂后,想到莫方刚才提到的事。
  可他又想到、方师弟此战过后、元气受损,要想彻底复原,需要很长的时间调理才行。
  可这是师傅要求的……
  想了想,还是前往方显鹤的住处。
  方显鹤此时正躺在床上,旁边那位是过来照顾的内门弟子,钟羽脑海中有些印象,好像是叫……张佳羿。
  见到钟羽过来后,那青年朝着他施了一礼,口中轻唤:“见过掌门。”
  钟羽朝他微微颔首,面带春风,笑道:“辛苦了。”
  作为掌门,他自由切换在外人面前的威严以及在面对弟子时的亲和。
  “你先下去吧,我有话要跟方长老说。”
  “是,掌门。”
  张佳羿闻言点头应是,没有任何迟疑地转身离去。
  掌门大佬都这样客气地说了,那再磨磨唧唧、问东问西,是在给掌门找不痛快吗?那是在给自己找不痛快!
  以稳剑宗教义培养出来的弟子,不说个个是人精,但绝不像寻常宗门里的弟子那样,没经历社会的毒打,为人处世跟二愣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