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57 上古残阵!

  转眼便是一夜过去
  颍川郡。
  某处残破的上古大阵中,一男两女身在其中。
  时值中午,阵法外围的阳光,透过阵法隔间的屏障,倾洒在阵中的草地上。
  临近冬天时分,地面上的草大多处于枯萎状态,偶尔能见到些许绿意。
  莫修竹三人亦步亦趋,沿着阵法中的小路慢慢行走。
  所谓上古大阵,那是传承自上古时期的阵法,跟现今阵法师设置的阵法有很大不同。
  眼前的这个有点类似于迷阵。
  迷阵的要义是,迷惑你的感知,让你无论怎么行走,都感觉是在原地踏步。
  通过观察得知,阵法中充斥的元气,要比外面浓郁很多,某些地方的元气,甚至能看到实质。
  实质化的元气??
  莫修竹沉吟,面露思索色,按照他师父莫方以前说过的,天地间的元气浓度是不同的,地理位置不同,元气浓度便不同,不过通常只有在某些秘境洞府中,才有可能出现有实质化元气的存在,而他们当前所在的这座阵法中,除了拥有迷惑别人的作用外,最显眼的居然是灵气积累。
  难不成这里还是供上古修士修炼的地方???
  带着这样的疑问,三人继续往前走。
  讲道理,莫修竹别说对上古阵法了,先当今设置阵法的原理都不懂,在这种情况下,只能靠莽来寻找脱身的办法。
  虽然从小到大,他师傅总是教他做事得稳扎稳打、谋定而后动,但有时候,人真的是身不由己。总不能在知道“破解阵法”有可能会碰到危险,所以待在原地不动弹吧。
  要是在这处上古阵法里处于无主状态,没人发觉到他们三人陷入到阵法里面,那死守着不动岂不是彻底凉了?
  按照他四师兄任长信的说法,有时候,“莽”也是一种破题的办法。
  莫修竹表示深以为然。
  董芷蕾跟着后面,见莫修竹这样毫无目的性地乱闯,忍不住说道:“喂,我们这样随便走,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莫修竹头也不回:“额呵呵,那要不你来教教我该怎么走才好?”
  臭妹妹,要不是你瞎胡闹,我现在应该已经到达紫林郡,虽然有点不太乐意见那谁谁和那谁谁,但总比困在这鸟不拉屎的上古残阵里好吧?
  被莫修竹呛了一句,董芷蕾瘪了瘪嘴。
  但她心里很清楚,这件事大半责任在她,是自己的过错,不过心里仍然委屈,老实跟在后面。
  站在右侧的穆兰左右打量,似乎是在观察这其中阵法的变化。
  她对阵法没什么研究,但她师父的书房里有不少关于阵法的书籍,以前在修炼之余,她会过去师父的书房中靠看书籍打发时间,隐隐记得,好像有见到过类似阵法的描述。
  三人面带凝重,莽是莽了点,但他们的注意力非常集中,时刻注意着他们所走的每一步会引发的动静,不敢有任何马虎。
  在当今武者的印象中,一旦身陷上古阵法,通常代表着三种可能。其一是无所得,稀里糊涂地进去,再稀里糊涂的出来。其二是侥幸走到阵法核心,破解了阵法,运气好点,可以拿到阵法的原主人、也就是来自上古修士的传承,功法、再要么是上古丹方、秘法,最后便是会碰到难以面对的危机、死于非命,也是很多人谈到上古阵法色变的原因。
  “那个……”
  穆兰突然出声,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
  “怎么了?”
  “这个阵法,我好像……知道怎么破。”
  “???”
  莫修竹挑了挑眉,意外地看着她:“你确定?”
  穆兰肯定地点了点头:“我在我师父书房的典籍上面看到的。”
  “你师父?那个被男……咳咳咳,你继续说。”
  被穆兰眼神警告后的莫修竹面色不改、一本正经地淡定道。
  穆兰有些迟疑:“不过,我对阵法的研究不深,只记得……”
  “别说了,带路吧!”
  莫修竹伸手打断了她要说的话:“放心大胆地走吧,从目前来看,这个阵法没什么危险!”
  “你就不担心,我记错了?”
  穆兰疑惑地看着他。
  莫修竹面容严肃道:“嗯,我相信你。”
  “你……”
  穆兰闻言,心里有些感动。
  站在后面的董芷蕾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别以为我像穆兰姐姐那么单纯,我看你就是纯粹不想带路!
  三人改变阵型,从刚开始莫修竹的“莽”,变成了由穆兰走在前面。
  她站在原地努力回忆书中的内容,那份记忆距离现在太久,加上她本身对阵法不是特别了解,按照脑海中的记忆,朝着选定的方向走去。
  正如莫修竹所说,眼前的迷阵算是比较安全的,除了把他们困在这边外,没有危险因素。
  若是运气不好,进来碰到的直接是杀阵,怕是就没有这么轻松了。
  当然,有些迷阵的危险性不比杀阵小,前面所说的“难以面对的危机”,包括了“困死在阵中”。
  除非该阵法无力续航,阵法稀缺的能量耗竭。
  然而这座上古阵法运行至今、过去了不知多少年,可仍然可以照常运转。
  按这尿性来看,再支撑几百年也没问题。
  不得不说,上古修炼者是真的充满大智慧,掌握了这种可以让“阵法永恒运转”的方法,这被当代修行界阵法师视为最难以掌握的点。
  只是这种“智慧”对身陷阵法中的莫修竹三人,不是那么友好。
  ……
  镜头切换到玉山“反帝盟”营地会议大帐中。
  此时聚集了所有大小宗门的掌门、宗主,按照他们的位置坐下。
  他们在这里等了半天,依旧没等到召集他们过来的钟羽,心中疑惑。
  “钟盟主把我们召集过来是要干嘛?”
  “不清楚,不过看动静,不小啊……
  “你没有听到什么消息吗?”
  “我刚才在修炼,哪知道那么多事情?”
  “你居然还有闲心修炼,真的是佩服佩服……”
  “嗯?焦宗主,你这话说得,在下很是羞愧啊。”
  众多大小宗主掌门在下面议论纷纷,不明所以,然而钟羽如今拥有极高的威信,别说让他们坐在这边稍等片刻,只要是有正事,等再长的时间都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