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13 谈判不成!

  “叮~触发机缘任务。
  因缘际会,三代弟子唐靖激活体质阳龙之体,激活中。
  任务完成度0/1
  任务奖励:愿力20000、威望16000、功德6000,中级品质宝箱(打开可随机获得一项品质)*2。”
  “叮~触发随机任务。
  唐靖性命受到威胁,请帮助过渡,击败或击杀威胁者。
  任务完成度0/1
  任务奖励:愿力10000,威望8000,中级品质宝箱(打开可随机获得一项品质)*1。”
  突然间,系统响起两道提示音。
  莫方愣了愣,没料到人在祠堂里作者,居然还能触发了两个任务,而且有一个还是机缘任务。
  在系统设置中、机缘任务应该是最难触发的,奖励颇丰。
  不对,现在不是关注机缘不机缘的问题,而是……
  “激活体质了?”
  “还是在……帝剑山的那些人面前激活的?”
  莫方心中疑惑。
  正想着,就听到外面的钟声响起。
  通常来说,当宗门的警世钟响,便代表着宗门内有大事要发生。
  在这时间段,能有什么大事发生?
  肯定是跟帝剑山有关。
  那两个本来在给祠堂清扫的弟子,听到钟声响起后,二话不说,立马朝着门外跑去。
  “啧,非要闹得这么刺激的吗?”
  想到这里,莫方挑了挑眉,目光揶揄。
  很明显,激活体质所谓的诱因,很大可能在于帝剑山。
  所以他们双方是遭遇了么?
  莫方摸了摸胡须,心中暗道。
  在他看来,帝剑山那边主动上门问罪,真要说及打杀到也未必、更多的可能是在装腔作势、试探稳剑宗的底线。
  可这样的试探仅仅是原来,如今看到唐靖激活阳龙之体,心态上肯定会出现变化。
  拥有特殊体质的弟子,向来是各大宗门争抢的苗子。
  每一位特殊体质,实力和天赋远超同龄人,甚至可以说、只要中途不发生意外,成为宗师几乎是必然。
  凭借特殊体质,他们的战斗力更是在寻常宗师境之上。
  稳剑宗原本就有两名具备特殊体质的弟子,如今再多出一位,而帝剑山门人自诩五大剑派之首,自命不凡,可他们的宗门内不过只有才两名特殊体质弟子。
  此番看到唐靖居然觉醒了特殊体质,哪里能善?
  唐靖跟他们帝剑山有恩怨,日后成长起来,必定会成为威胁,不借题发挥才怪。
  说实话,他心里挺想出去查探情况如何,然而没办法,他的活动范围有限,无法摆脱系统施加的限制。
  干着急是没有用的。
  紧张又怎样?
  莫方活了近两百年,心态稳得一批,根本不会被这种琐碎事干扰。
  “我亲爱的徒弟啊,这次让为师看看你是如何应对的。”
  莫方捏了捏胡子,轻轻摇头:“当初不是说,藏剑派那两名太上长老,在你面前、随手可破么?”
  想到弟子面临的艰难抉择,居然有些期待。
  那么,这些家伙打底是打起来呢?是打起来呢,还是打起来?
  他从刚开始就非常相信钟羽,钟羽是他一手带大,这小子是个什么性格。
  事实上,对于宗门内的变化,他不怎么担心。
  他对自家徒弟的实力挺放心,加上莫方在“身死”前给他们留下的后手,要说击杀宗师巅峰强者不易,但击败不是问题。
  除非段寿亲自过来。
  以诸多后手来看,只要那老小子段寿没来,问题便不大。
  说句不好听的,帝剑山的那些弟子太废物了,仗着掌门段寿,真以为自己是五大剑派领头人。
  等那老东西哪天挂掉了,门内没有新的破妄境强者出现,怕是有祸事临头。
  最近这些年,帝剑山行事越发猖狂、除了莫方这边,出于忌惮、没怎么招惹外,其他宗门可都是憋着气呢……
  ……
  镜头切换。
  稳剑宗的稳心殿。
  言语交锋后,终究是没能谈妥。
  跟莫方猜测得相同,掌门钟羽确实谨慎为先、然而从宗门的认可度,比莫方这个开山祖师还要高几分。
  弟子,代表着宗门的根基、代表了宗门的未来,代表了宗门的希望,怎么允许自家弟子欲加之罪?
  在钟羽看来,门下弟子有错必罚,这是理所当然,可除非真的做出被门规所不能容的事,否则作为宗派掌门,绝不会放弃宗门弟子。
  “段师兄,莫非真以为我师傅逝世、稳剑宗辉煌不再,便可任你拿捏?”
  段麒站起身来,气势完全释放出来:“今天,我必须把此人带走。”
  宗师境后期,在偌大的紫林郡中、都是能排得上号的顶尖强者,说话行事,底气十足。
  在他看来,宗师后期的修为,足以应对稳剑宗中的任何麻烦。
  稳剑宗如今最强的终于,修为只能跟他齐平,对方的《天地无极万物升华功》很厉害,号称同级无敌,但他们帝剑山的传承功法也不差……嗯,即便不敌对方,要想抽身而退很容易。
  但真要走到这一步,那便代表两宗正式为敌。
  “奉劝你们一句,量力而行!”
  段麒满怀信心,可他身后的那两位宗师确实暗暗叫苦。
  他们过来,本来是打算让这几位后辈涨见识,没想过会冲突动手,然而此番段麒执意要出手,他们也没办法,只得护在那几位帝剑山弟子身前。
  不过让段麒尴尬的是,稳剑宗的那哥儿几个见他发飙,依旧坐在他们的位置上,动都没动,那个叫方显鹤的道士,甚至抽空喝了口茶。
  “你们是在小瞧我?”
  段麒的眼角抽了抽,这些混蛋敢不敢再放肆点?这么不把我放在眼里吗?
  帝剑山的人本就身怀傲气,从小到大培养出来的山门自豪感,自尊心极强,如今尊严受到了挑衅,哪里能容忍得了。
  右手一挥,一声尖锐的啸音响起,长剑出鞘,凌厉的锋芒,似乎是要将周边的空间刺破。
  宝剑开路在前,散发着耀眼光芒,将这座大殿照得通亮,随后手法虚晃、大手一招,锁定抓向站在旁边的唐靖。
  见此、钟羽面色不变,似无所觉。
  “哼!”
  段麒的本意并非要跟稳剑宗的众人相斗,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唐靖。
  无论是当场击杀、或者是抓回帝剑山……
  那一抓,形似神魔手印、蕴含着宗师后期的磅礴力道。
  “!!”
  唐靖的眼睛瞪大、此番身陷囫囵,但肯定不会束手就擒,欲摆脱对方的气势压制。
  然而宗师之威,岂是小小筑灵境能抗衡。
  来自外界的刺激越深,反而让他体内的元气越发躁动。
  与此同时,炙热的灼烧感,使得他皮肤通红,像是被煮熟了的龙虾,汗水刚冒出来,便被蒸腾成雾气。
  “啊……”
  剧烈的痛楚,让唐靖心神失守。
  这世间的特殊体质,对修行者来说,是缘也是劫。
  除了部分天生觉醒的外,很多特殊体质是带着危险性的,稍有不慎,便有可能身死道消。
  恍神间,稳剑宗的两人动了。
  “断气,你敢在稳剑宗放肆!”
  喊话的那人是任长信,长啸一声,果断出手。
  他跟段麒早些年便不对付,恩怨情仇、纠葛不清、直到最近十数年、两人修为成就、各自担任宗派职务、忙于操办事务,没有撞到一块。
  然而,这不代表双方恩怨消解。
  他刚才听段麒在殿内大发厥词、心里面早就按耐不住,现在居然不顾身份,对自家宗门的弟子出手,简直不可饶恕。
  以任长信的脾气、绝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冲出来的同时、他周身的元气磅礴激荡,手中青芒闪烁,如影随形,锵地一声响动,直接震退了段麒那柄名曰“麒麟血”的宝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