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58 双方手段

  有人注意到了方显鹤的存在,小声探寻道:“方兄,你可知晓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方显鹤神色淡然,摇头不语。
  没说知道,也没说不知道,纯摇头。
  问话的那人见此,居然生出了“我是不是不该问下去”的念头,想了想选择作罢。
  不说就不说吧,自己早就过了好奇心严重的年龄,刚才会问方显鹤,更多的是想跟这位稳剑宗的二号人物套交情,以便于拉近双方的关系。
  钟羽这些天的表现是有目共睹的,方显鹤的名气不及钟羽,但他们两人是师兄弟,跟方显鹤交好,便等于是跟钟羽交好。就目前这个局势,跟稳剑宗的门人交好、那绝对是有益无害。
  可惜方显鹤的态度,让人捉摸不透。
  没让他们等待时间太久,钟羽从入口处走了出来,一如既往的严肃。
  事实上,自从钟羽担任“反帝盟盟主”以来,始终以这种严谨的态度对待所有事,也正是这个原因,在座的众人很认可他。
  光有谋略是没用的,态度同样很重要,两相叠加、才能给他们可以获取胜利的底气。
  “让各位久候多时了。”
  钟羽在进来大帐后没有坐到他的位置上,只是用目光探寻着场下诸宗主,最后,在其中一人身上定格。
  “杜端林杜宗主。”
  他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那个名叫杜端林的男子站起身来,一脸莫名,不过他没有失了礼数,朝着钟羽微微拱手:“钟盟主,请问……有何指教?”
  杜端林说话时的语气很客气,他是中等宗门的宗主,跟钟羽这种等级的强者存在着很大差距。
  钟羽面露沉吟,像是在组织言语,片刻后,他选择开口。
  “杜宗主,刚刚收到消息,你的江海宗,昨天夜里被帝剑山联盟围攻,全宗上下,无一幸免。”
  听到钟羽的话后,杜端林顿时将眼睛睁大,不可置信地看着钟羽:“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他此时顾不得别的,急声问道:“钟盟主,你是不是弄错什么了?”
  钟羽摇头,同时手掌展开,给对方送过去一块影像石,影像石中装有相关情报,以及情报人员在里面录制的影像。
  杜端林连忙接过来,用神识读取其中的情报。他脑海中浮现出关羽江海宗山门地现状。
  “不……”
  看到这个影像石中的内容,他彻底失态了,眼中流露出难以言喻的愤怒。
  钟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道:“杜宗主,关于江海宗的事,我只能说声抱歉,帝剑山把江海宗视为进攻目标,这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但你且放心,这件事,盟会和我不会事置之不理,绝对会为你的山门以及江海宗的弟子讨回公道。”
  事实上,钟羽早就提醒过众人,不能一次大胜就放下戒心,要时刻小心帝剑山的报复。
  尤其是那些中小型宗门、他们的宗派势力是不错,除去参与会盟的这些人外,每家山门会留有一到两名宗师级强者坐镇,然而在没有全面开启护山大阵的情况下、莫说是帝剑山亲临,其所属的流云阁、金莲宗、天刀阁、随便来一家,足矣将中型宗门攻下。
  然而总有人会把提醒的话当成耳旁风,认为他们的运气没那么背,那么多参与宗门,怎么会偏偏就选自己这家?别人不知道,江海宗那边在探索后发现,护山大阵只是开启了基础的隔离和匿息,其他法阵直接被破坏掉,若非如此,护山大阵全面开启,断然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全宗覆灭。
  不过这样的话不能说出来,否则很可能会造成盟会成员离心离德。
  安慰好杜端林后,钟羽将目光看向下方其他人:“帝剑山既然出手,那绝对不会只出一次,下一家,有可能是我们中的任何一家。”
  下方不少人有些色变,从刚开始听到这个消息,他们就在小声议论着。
  他们真的不敢相信,帝剑山会如此果决,前天才刚刚受创,不好好调整战略,却选择率先出手,直接覆灭一家中型宗门。
  钟羽面色肃然,看向场下的诸人,淡淡道:“钟某心里清楚,在座的诸位、心中可能会有点想法,但我希望,你们最好是乖乖地藏起来。”
  “别以为隐藏得很好,我就找不到你们,你们要知道,老鼠的身上,臭味是掩盖不住的。”
  说着,钟羽坐回了他的位置上。
  “等下会议结束后,麻烦你们带这些话给段寿,他儿子段麒是我亲手杀的,钟某明天会吧他儿子的头挂在玉山营地门口,等他率领帝剑山的人过来一战。”
  “这……”
  听到钟羽这样说,场下众的人顿时又懵了,搞不懂钟羽的葫芦里是在卖什么药。
  非要用这么……难以言喻的方式去激怒对方么,那不等于是在逼迫对方对这边进行强攻吗?
  有不少拥有仁义之名的宗门,本想劝说钟羽,可话到嘴边、却没办法说出来。
  前面钟羽刚说过,帝剑山灭了江海宗宗门,江海宗杜端林心口的血还没擦干净呢,钟羽打算帮江海宗报仇雪恨,你这边却跑到人跟前对他说,你要大度,别用这种毫无风度的肮脏手段,信不信都不用钟羽开口,杜端林就能拔出刀来跟你拼命?
  杜端林的威慑力可能不算大,但别人该怎么想你?以后你被人灭门,别人劝你不要报仇、不要记仇?
  一时间,在场的人很沉默,包括那几家大派的宗主,用沉默的态度默许了这项决断。
  也有人在猜测钟羽此举的深意,推测钟羽死不是决定要跟帝剑山硬碰硬。
  不过话说回来,帝剑山实力被削减了三分之一,“反帝盟”上次是有所损伤,但整体损失不到十分之一,硬碰硬的话,好像……
  “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么请回去准备迎战吧……”
  钟羽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缓缓说道:“那几只藏着的老鼠,我建议最好是早点想办法脱身,等过两日两盟会大战,你们可能就没机会了。倘若你们参战期间被对面误杀,那真就白白辛苦你们在盟会中卧底了那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