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49 剧本不太对

  夜色拉得很长。
  漆黑的夜空上,两轮月亮高挂空中。
  月光倾洒下来却感受不到丝毫的温度。
  帝剑山出动的只有百余人,不过各个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高手,实力出众,“反帝盟”数量上占有优势,但他们无所畏惧。
  别的不说,有宋扇宋前辈镇场,破妄境强者在此处等同于摧枯拉朽,无所顾忌。
  试问,破妄境强者在这种级别的宗门战,能起到怎样的作用?
  答案就在眼前。
  宋姓老者表情轻松,信手攻击,每一次掌击和元气激荡,对方武者便会重伤败退,而帝剑山方的其他武者加入战团,他们要做的,除了趁机斩杀眼前这些人外,同时要防止这些家伙逃跑,段麒在白天便跟他们交代过,眼前所有人,一个都不能留。
  等吧这些“反帝盟”高手斩杀后,此次盟会战将毫无悬念。
  双方没有放狠话,没有叫嚣,就这样交错厮杀着。
  兵器碰撞,元力激荡,低吟怒喝,成为了此间战场的主旋律。
  “反帝盟”那边的人数众多,可他们面对的是斩龙教、帝剑山、流云阁的精英,其中更是有宋扇这样的顶尖高手,双方战力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很快面临崩溃。
  战场呈现出一面倒。
  继刚开始交锋出现的伤亡后,越来越多的人或负伤、或当场死亡。
  “反帝盟”那边犹在支撑。
  对方那边同样是有数名宗师在内,虽然此次战场、宗师已然没有决定性的作用,但也给帝剑山那边造成了不少的困扰。
  不过段麒没有太过在意,战场厮杀,伤亡是不可避免的,要怪只能怪他们学艺不精。
  至于这些宗师,呵呵,寻常时候,要想击杀这些宗师不太容易,但可别忘了,他们这次可是有宋姓老者出手。
  有宋姓老者摧枯拉朽、再有其他宗师从旁协助,即便是宗师境巅峰强者,照样能轻松击杀。
  大鱼可以不着急杀,先把那些小鱼小虾米清扫了再说……
  段麒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手中麒麟血挥舞,收割着生命。
  以他宗师后期的修为,外加帝剑山传世剑法的凌厉,现场没几人是他的一合之敌,段麒隐隐有察觉到不对,眼前这些人实力是不是太弱了些?
  转念一想,钟羽打的就是逼迫帝剑山做出选择的注意,所以派去围攻藏剑宗、流云阁宗门的实力不需要太夸张,毕竟他们得防备帝剑山放弃回防,直接强攻“反帝盟”营地,每家宗门派去五六名宗师强者,倒也足够了……
  “呵呵,钟羽,这次是你失算了。”
  段麒冷笑,随后发现,有名宗师放弃了他的对手,朝着他冲杀过来,气势汹汹,杀气腾腾。
  “段麒,受死吧!!”
  “如意宗的余孽?”
  段麒挑眉,认出了对方的身份,乃是如意宗主黄山的胞弟,黄龙。
  “段麒,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黄龙露出面容,畅意大笑,手持长刀,砍杀过来。
  “哼,怕你是活不过今晚了!”
  段麒提剑便上,两人战到一起。
  黄龙的修为不及黄山,但也达到了宗师后期,然而段麒丝毫不差,甚至犹有甚之,又有麒麟血在手,轻松将黄龙压制住。
  “不自量力!”
  段麒给出了评价。
  “如意宗都已经被灭门了,身为丧家之犬,你不找个地方龟缩苟活,非要跑到这边送死?”
  “少掌门,不对劲!”
  段麒旁边有人出声提醒。
  那是他的心腹,负责帮忙解决他身边的喽啰,或者段麒重创敌人后负责清尾补刀。
  “有情况??”
  段麒战至正酣,被心腹手下说的话惊了一下。
  心腹的忠诚度不用怀疑,那么心腹说的话自然是可信的,正是因此,他心中警醒。
  随后转过目光,看向四周围,果然发现了异常。
  这是数百人之间的混战,战场铺设得很大,一眼看不到边,但段麒能察觉得到,此时战场中的人数,似乎变多了不少,最重要的是,他们帝剑山这边的人,似乎是陷入了……被动?
  怎么回事?!
  段麒心中惊疑不定,开什么玩笑!他们这边怎么可能会是弱势,你踏马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麒麟血上无数元气凝聚,一剑刺出,剑气纵横间,瞄准对方的心脏位置,试图将与他缠斗在一起的黄龙逼退。
  然而黄龙的回应出乎他的预料,眼中流露出疯狂,刀势不减,朝着段麒的脑袋砍杀过来。
  他手中的长刀同样是宝刀,此番蓄力而动,若是不躲避,段麒这一剑必定会刺穿对方的心脏,但段麒自己也会被无可躲避的长刀削掉脑袋。
  一命换一命?
  段麒的眼睛瞪大,黄龙可以疯、可以不要命,可以跟他以命换命,但他不可能如此,眼角跳了跳,毫不犹豫地选择避让。
  这跟他把对方逼退的效果相同,但选择上却是截然相反。
  段麒脸色有些难看,然而此时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张目望去,周围的情况确实是出现了偏差,跟原本设想的情境完全不同。
  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随后寻找宋姓老者的身影。
  别看他平时总是在心里埋汰对方,但他很清楚宋姓老者有多厉害。
  那可是能跟他父亲实力相媲美的存在。
  因此他在察觉到不妙的情况下,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寻找宋姓老者。
  宋姓老者作为破妄境强者,在这乱糟糟的战场中,表现上依旧是非常显眼。
  声势最为浩大。
  那片交战的地方,成为了所有人的禁地,两边谁都不敢轻易靠近,即便是宗师强者,会下意识地远离。
  段麒皱眉,同时施展帝王剑法。
  帝王剑法分为两种,主攻的武帝剑法,主防的仁王剑法,一攻一守,攻守兼备。
  黄龙此番以命搏命的打法,固然能让段麒无法对他造成有效压制,但对方也别想突破段麒的剑法防御。
  然而段麒没有继续与他缠斗的意思,借助灵巧走位,逐渐往宋姓老者那边靠近。
  随后余光看到了跟宋姓老者战作一团的对手。
  一名看着形容枯瘦的老道。
  一个浑身闪烁着金色光芒的中年男子。
  还有一个……当段麒看清对方的模样后,差点没有叫出声来。
  钟羽!
  他怎么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