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86 钟羽势成!

  镜头切换。
  双方阵营的武者在相互攻伐,钟羽那边发生的事,只有刚才位于钟羽附近的人才知晓变故,再远点的,所知有限。
  在确定钟羽击杀段寿后、董三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跳反,跑去流云阁的方针、下令流云阁弟子不得反击且立即后撤。
  流云阁的弟子闻言感到懵逼,但董三年在流云阁的威望(淫威??)极高,不理解董三年此举何意,可还是老老实实地选择了撤退。
  同样对“反帝盟”武者下达住手命令的是方显鹤。
  方显鹤的实力和权柄代表、“反帝盟”的人心知肚明,他们两人对各自阵营的武者发话,原本打成一团的双方,心有再怎么不情愿,只得老实分开。
  除了流云阁的阵营转换,敖千翼他们纷纷抽身离开。
  早在钟羽对柳章出手的时候,便让敖千翼他们先行退下,去对付帝剑山阵营的其他武者。
  在确定钟羽晋升破妄境后,敖千翼等人的面色表现得很复杂,不知是在思量些什么。
  而听到钟羽下达的指令、他们没有迟疑,各自分散开来,寻找帝剑山的宗师强者发动猛攻。
  以他们的实力,要想对付破妄境强者确实难度极高,稍有不慎,便有可能翻车,但要是对付寻常武者,简直不要太轻松,这种感觉,就如同经历过多次地狱级副本后、下调到普通简易难度的。
  钟羽只是交代了他们两句,没有具体要求他们去干什么。
  事实上,这些人的经验非常丰富、没有易于之辈,他们比钟羽更清楚、当前情形下应该做些什么。
  不过现在的话,钟羽眼里只有柳章一人。
  在钟羽积势而行的剑法下,柳章选择的是不断退让,然而此举却正合钟羽的心意。
  稳剑宗的剑法,讲究的便是顺应天势,累大势而压人。
  积攒的“势”越多,威力越发。
  现在看来,这位来自斩龙教大派的武者也不过如此……
  大多数情况下,钟羽都能保持冷静心态,即便是现在,钟羽也没有因为实力大涨,导致心态失衡。
  至于为什么说对方“不过如此”,不是钟羽飘了,而是……对方眼下表现出来的战斗力、是真的“不过如此”。
  这跟他的修为和战斗经验无关,从都天府走出来的破妄境武者,谁不是历经无数次战斗磨砺?
  柳章突破至破妄境十数年,跟同境界的武者交手过上百次、不过此时面对钟羽时,总觉得处处受到限制。
  十成实力,能发挥出七八分已是不易。
  感受到来自对方的压力,柳章几欲吐血。
  “这个家伙到底什么来头?谁要敢跟我说此人是刚突破的,我一定锤爆他的脑袋!!”
  柳章心中极度不安,他战斗经验太丰富了,从刚才跟对方交手过后,便知晓自己跟对方的差距,绝非钟羽的对手,此番在躲避对方剑招的空挡,同时在关注附近的战况。
  没有了他跟段寿两人,局势已经不适用乐观不乐观来形容了,只能说兵败如山倒。
  两边阵营的宗师数量原本不是同一个档次。以前全靠帝剑山尖端强者的优势,以强击弱,占尽优势,而当下尖端强者的优势被钟羽抵消,双方宗师数量的差距体现出来,局势呈现一面倒。伤亡者众多。
  “此地不宜久留,不过这些弟子……怕是没命离开了。”
  柳章心中暗道。他对帝剑山阵营的弟子没什么感情,不过这些跟他同来的斩龙教武者,死在这里是真的可惜。
  说起斩龙教的宗师武者,他们的实力要比同境界稍微强点,然而在面对两三名同境界的人围攻,撑不住一时片刻。
  现在离开不能算作临战逃脱,只能说是战争失利、等回到教内、斩龙教的执法长老会对他任务失败施以惩戒,不过相比起留在这里会把命葬送在此地,那点惩罚又能算得了什么?他可不想步入宋扇的后尘。
  仿佛是看出了柳章的退却之意,钟羽眉头不经意的一皱。
  想跑?
  若是让对方就这么跑了,“反帝盟”和稳剑宗那么多人,岂不是白白牺牲了?
  想到这里,钟羽不由加快手中长剑的攻势,给予对方更多的压力。
  “这家伙……”
  感受到钟羽眼中的杀机,柳章即便再不甘心,至此没有丝毫迟疑,一口精血喷出,双手借助精血作咒、借助元气的勾连,使得他的身法暴增、迅速后撤。
  钟羽怎肯放过对方,持剑杀将过来。
  不过在施展了不知名秘法后,柳章身形极度敏捷,难以捕捉,饶是如此、柳章知晓他跟钟羽的差距,沉吟片刻、开口道:“钟羽,若你罢手,柳某可许诺不再掺和紫林郡之事,并且远离紫林郡,不再踏足如何?”
  钟羽没有回应,在他看来,跟敌人交流是最愚蠢的行为,有这份心思精力,不如多去思考、如何用最省力的方法将对方斩杀。
  柳章没有催促,一边来回跟钟羽周旋,一边在“不经意间”对“反帝盟”的武者发动攻击,所过之处,常常有被波及到的倒霉人。钟羽眉头皱得更紧,对方的所作所为,分明是在故意挑衅。
  不能再拖下去了。
  钟羽屏气凝神,手中剑势不减,越发迅猛。
  这其中蕴藏了他自己感悟到的剑招,稳剑诀是莫方所领悟到的,钟羽对剑道研究百余年,若是没琢磨出自己的东西,那才奇怪。
  下一瞬,柳章便能感受到对方剑势中的变化。
  气势越发沉重,额头见汗。
  体内气血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不能再在这里耗下去了,倘若战场胜负决出,纵有百般手段,也无法逃离。”
  想到这里,柳章终于断了跟钟羽和谈的想法,双手掐诀、体内功法运转、嘴里喃喃:森罗煞气,以煞破万法!
  森罗煞气是森罗教的传承心法,唯有核心弟子才有资格修习,柳章身负重任,自然不是教内的草莽货,但见他双目含煞,隐隐间有血丝显现,周身浮现出一道乌光,竟是阻断了钟羽铺天盖地袭来的剑气。
  钟羽见此目光微凝,这是什么招式,看上去有些诡异。
  柳章面无表情,一门心思地催动其他法诀。
  “炼煞为罡,罡行为遁,血煞遁法!!”
  森罗教法诀包罗万象,血煞遁法,为教内诸多遁术秘法之最,秘法初成、柳章便化作一道血光、转瞬便出现在数里之外。
  速度之快,让人鞭长莫及。
  如此连续施展了三四次,跟钟羽拉开非常远的距离。
  钟羽眉头紧皱,他没有料到对方如此果断。
  事实证明,战斗经验越是丰富的人,在逃跑方面越是精通。比如当年的段寿,跟莫方交手了数十次,屡败屡战、却始终活蹦乱跳的,除了他有着极高的实力外,在保命和逃跑方面很是精通。讲道理,若非段寿没料到钟羽耍诈,加上他自恃底牌众多,真要豁出去逃命,钟羽未必能追得上。
  察觉到那柳章的气息彻底消失后,钟羽心里不免有些遗憾。
  他原本以为可以借机斩杀对方,可对方的意识很敏锐,在对方有意识逃脱的情况下,即便钟羽拥有超越对方的力量,仍然没能将对方留下。
  不过那柳章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先是被钟羽的剑气侵蚀、致使他身上多处受创,再然后连续使用那种遁法秘术,光是后遗症就够他吃一壶了。
  想到这里候,钟羽停下步伐、没有费力去追杀对方、相比追杀,他更希望能尽快结束这里的战斗,以减少稳剑宗弟子的损伤。
  扫视现场周围的情况。
  从眼下的局势来看,“反帝盟”这边占尽了优势。
  帝剑山那边原先能占据那么大优势,是因为有段寿、柳章两人的存在。
  利用他们凌绝所有人的超高实力、拖住对方的大部分宗师巅峰强者,借助类似于田忌赛马的方式,在每场战役中占得优势。,
  这个世界不存在“田忌赛马”的说法,但不影响这项兵法思维的出现。以己之长攻敌之短,属于战争本能。偏偏“反帝盟”只能遵从,否则放任两个破妄境强者在战场中肆虐,下场只会更惨。
  如今段寿稀里糊涂陨落,柳章败逃、不知去往何处、短短半柱香的功夫、帝剑山失去了两个最大的依仗。加上“反帝盟”这边有敖千翼等人加入战局,帝剑山那边直接呈雪崩状态。
  刀剑碰撞声不断,武者哀鸣声不止,猩红色的血液倾洒在这片山地上面,浸染了这方土地。
  “已经出现逃兵的情况了吗?”
  钟羽现在有充足的时间打量周遭情形,自然有注意到那些见机不妙,试图逃走的帝剑山阵营武者。
  不要把所有人都想得如此高尚,即便是在大型宗门,见机不妙、脚底抹油的人大有人在,就比如刚刚开溜的柳章,便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对于某些人来说,他们身上具备的宗门荣誉感、远没有他们自己的性命来得重要。
  而且他们给自己找的理由也很高大上。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先保住性命,积攒足够强的实力,日后再来为师门、师长、师兄弟报仇……
  足够强是多强、日后是何日,他们自己说了算。
  当然,就算想逃、也得有这份本事才行,不是所有人都像柳章那样,诸多手段施展,连钟羽这等境界都没办法撵上他,“反帝盟”的武者更不会坐视不管。
  “先把所有的宗师强者清除再说……”
  钟羽做出决定,随后利用感知,迅速查找他周围有哪些宗师强者,逐个斩杀,没有半点心慈手软。
  随着钟羽的加入,“反帝盟”迈向胜利的脚步更快,
  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此战过后,帝剑山倒了,帝剑山阵营的诸宗也因此彻底崩盘。
  刚加入“反帝盟”的流云阁弟子只觉得万分庆幸。
  多亏自家阁主手眼通天,先一步投靠到“反帝盟”麾下,而且“反帝盟”那边居然同意了,要不然,眼下被无情诛杀的人里,必然包含着他们。
  换句话说,他们流云阁其实是卧底走向,而他们阁主的品格其实没那么不堪,以前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掩人耳目?
  但不管他们心里怎么想、流云阁弟子确实幸免于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