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31 天下的乌鸦一般黑

  感谢白日梦游神、任我痴狂疯傻,别说爱你不懂的500赏!
  感谢逍遥闯天涯的2000赏!
  “这一天天的,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忙些什么什么东西,”
  莫方嘴里嘀咕着:“等系统升级,把我的可活动范围扩大,我非得出去好好溜达。”
  那个老道士给他的修心功法确实是有一定的研究价值,但真要让莫方枯坐着也比较难。
  或许只有莫方这种经历过大风大浪、能将情绪处理得很好的人,才可以在这种情形下快速调节情绪,倘若换成他刚穿越来这个世界,怕是早就被现在的生活逼疯了。
  “叮,激发随机任务。
  弟子方显鹤身处重围、面临劫难,突围成功(0/1)
  任务奖励:愿力若干,威望若干,修为果实*1。
  随机任务的触发从来不分时间,听到这则提示后,莫方面色一怔。
  这项任务奖励的【修为果实】是什么暂时不说,不过任务内容让莫方有些动容。
  方显鹤身处险境?
  联想到前些天钟羽跟他说过,会派方显鹤前去主持跟各大势力商谈的会议,讨论如何合作,共同抵御帝剑山,顿时明悟。
  莫方原本有些懒散的心,在听到这则任务提示后,莫名地有了触动。
  果然……有内奸。
  事实上,在除了帝剑山、藏剑派等五个宗派外,所有人都能想到其余势力中可能会有暗中投靠帝剑山的存在,但是没办法,总不能因为这个担忧,便不召开碰头会议吧?
  真要那样做,那么正好趁了帝剑山的心意,帝剑山和那些附属宗门、完全可以一路杀过去,轻松解决所有阻拦统一紫林郡的拦路石。
  所以,不举行不行,不参加也不行,否则随时有可能会面临灭顶之灾。
  除非愿意舍弃宗门驻地,转移别处地方,不过那样的话,对于宗门的传承、无疑是巨大的嘲讽。
  因此即便知道,他们中间混着奸细,也必须捏着鼻子前去参加。
  如今担忧成为了现实,莫方开始分析方显鹤的处境。
  “希望……希望……”
  莫方垂眉思索,闭上双目,试图静下心来。
  事实证明,尽管他看透很多事,但知道自己徒弟面临险境的时候,依旧难以介怀。
  ……
  帝剑山、流云阁那边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六名宗师强者,高端强者的人数占优,而各宗派前来的宗师强者,除了方显鹤外,只有区区三名,而且他们也是寻常宗师。
  为了博取一线生机,各宗派强者施展出了全部手段。
  紫林郡的宗门各具特色,然而董三年那群人也不差,除了流云阁的人外,还有很多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高手。
  这些人的手段更狠辣,偏偏他们拥有的实力极其强悍,同级别的人,根本不是对方敌手。
  “从目前来看,奸细应该不再过来的这些人中间,而是另有其人。”
  方显鹤低声自语道:“不过……还是有很多想不通的疑团啊,”
  此时的他,正以一人之力,力敌三名宗师、然而此刻他目光清明,时刻注意着场上现状。
  “本以为,帝剑山灭门如意宗、是为了震慑其余宗派,可现在看来,分明是要把所有宗门赶尽杀绝啊……”
  “称霸紫林郡的方式有很多,为什么非要用绝户计?不是逼着紫林郡诸宗将他树为公敌么?”
  “还是说,帝剑山根本不在乎紫林郡的那些势力,纯粹想霸统?”
  “但要是这样的话,收复藏剑派、流云阁的原因又……”
  “这些人……不是四派的人,也不是帝剑山的,果然,是有外来势力插手了么?”
  事实上,碎涅境界的人反而是最轻松的,方显鹤拖住了三名宗师强者,另外三名宗师则是将帝剑山那边的其余宗师强者牵制,如此一来,运气好的话,真有可能冲出包围圈。
  一边跟三名宗师对战,一边还有心情思考其他,方显鹤的实力之强由此可见。
  ……
  与此同时。
  就在距离此地的不远处,有十数道身影潜藏在旁。
  不光是这边,还有许多处地方,站着差不多数量的人,形成了巨大的包围圈。
  而这些人的目光视线,总是会看向某个地方,纵然下方厮杀,也没有动作,在等待信号。
  有处地方比较显眼。
  为首的是个头发稀疏的老者,身材干瘦,而在他身旁的,则是站着帝剑山掌门之子,段麒。
  老者轻咦出声:“那个使剑的道士,看上去实力不错……”
  段麒不用看就知道老者说的是谁,他有注意战局,早就注意到了方显鹤的存在。
  没办法,太显眼了,一个人力敌三名宗师,若非重重包围,又有老者这样的强者坐镇,怕是难以留下对方。
  本以为这次来的全是小鱼小虾,没曾想,居然捞到了这条大鱼。
  略作沉吟后,他开口说道:“宋前辈,此人实力非常强,也是场上最棘手的人,等下可能需要你亲自出手。”
  老者侧过目光、看向旁边脸色恭敬的段麒,面带嘲讽色:“怎么,你也不是对手?”
  段麒闻言,沉默不语。
  《天地无极万物升华功》的厉害、段麒是领教过的。
  昔日任长信修为只有宗师中期、便能与他正面抗衡,而方显鹤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可真要说起来,实力上绝不会比任长信逊色。事实证明,的确如此,从那边的局势来看,若非董三年身旁有两名宗师协助策应,怕不是早就被方显鹤按在地上摩擦了。他的实力或许比董三年强,但绝对强不了多少。
  宋姓老者轻轻摇头:“老段是怎么教的儿子?”
  段麒心中有气、脸上却不能表现出丝毫,别看这位老者形容枯槁,仿若奄奄一息,但段麒知晓,此人的实力绝不在他的父亲段寿之下,父亲对他极为忌惮,而在此人身后站着的势力,那更是需要帝剑山仰望的可怕存在。面对这样的人物,即便是段麒,也只能用谦卑姿态去应对。
  “宋前辈,下面是自大门派密谋对付我帝剑山的人,可不能错漏了。”
  没办法去辩驳,那就只能故意转移话题。
  宋姓老者微微颔首,不以为意:“老夫知道。”
  段麒心中有怨言,但想到父亲临走前交代的话,既然对方这么说,向来心中有数。
  又过了一阵,那边的双方皆是出现了不少的伤亡。
  在这种情形下,不会有人临场投降,因为你不敢保证,你在举手投降的时候,对方的刀是及时收住,还是顺势砍下你的脑袋,没人敢这样赌。
  唯有死战。
  鲜血染红了地面。
  “宋前辈,我们……该出手了。”
  宋姓老者嘿嘿一笑,目光炯炯:“不急不急,我们等下面打得差不多了,我再去收拾残局。”
  段麒看了眼宋姓老者,再看下方正在激斗的那些人,若有所思。
  下面出手的那些,除了流云宗等三宗弟子外,剩下的,大多是宋姓老者派出去的人,结果宋姓老者对这些人的伤亡视若不见、反而乐见其成。
  看来,天下的乌鸦一般黑,不过你们内斗就内斗,可别影响到我帝剑山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