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51 破妄境强者!陨!

  感谢书友20191120150250447的1000赏
  在莫方使用【战力符印】的同时,稳剑宗所有弟子、不论是宗门内、“反帝盟”大本营、亦或者战场上,身体中突然出现了某种奇异之力,让他们的元力浑厚了半分。
  这方世界的武者,修得的元力越是浑厚,功法等级越高,自然,战斗力越厉害。
  之所以稳剑宗弟子的战力远超同级,正是因为通过《天地无极万物升华功》修炼出的元气无比浑厚。
  “这股力量?”
  正在与宋姓老者激战的钟羽在第一时间便感觉到体内的变化后,眉头微皱。
  他对于体内的元力变化很敏感,只要稍微出现变化,便能很快察觉,然而他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他能感受到,这股突兀出现的奇异之力,对他的实力是有所提升的。
  钟羽是稳健的性格,面对出现在自己身上的未知情况,他通常会保持疑虑。
  但眼下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他此时面对的、可是强如破妄境强者,紫林郡的天花板强者,在这种情况下,分神思考其他,那是在找死。
  讲真的,钟羽不太适应现在的元力强度。
  他在晋升宗师巅峰后,始终在感悟自身力量,争取把他的每一分力量掌控到极致,几个月下来,颇见成效,能把他的十分实力当成十二分用,结果这股奇异之力把他的元力强度提升了很多,强则强矣,不过钟羽在操纵体内元气的时候,反而不如之前那样顺手。
  ……
  四人战成一团。
  三人联手,对攻宋姓老者一人,全程在压制对方。
  宋姓老者的脸色很是阴郁,激烈的争斗,他现在只想骂娘。
  是谁跟他说,过来阻止“反帝盟”的计划,顺便可以杀点人解闷的?结果现在中了别人的圈套,真的是信了你的鬼。
  不过他当下没办法多去思考别的,眼前的这三人非常难缠,或许他们的单个战力不比自家,但三人联手,却能将他压得喘不过气来。
  尤其是眼前这个老道士,不知道是什么来头,看上去腐朽不堪,弱不禁风,但他的实力是真的可怕,宋姓老者隐隐感觉,若非对方受身体限制,实力大大削减,否则,他一个人便能击败自己。
  除了这个枯瘦老道外,那个名叫“钟羽”的男子,同样很难缠。
  宋扇认识此人身份,知道对方是“反帝盟”的盟主,智谋、手段为段寿父子忌惮,但他没想到,此人此番爆发出的战力,居然不比枯瘦老道差多少。
  在攻击节奏上,比那枯瘦老道更胜一筹。
  至于那个沐浴在金色元力下的男子,强则强矣,勉强有跟破妄境强者一战的资格,没法跟前面两人相比。
  三人的配合越发默契,步步紧逼,步步陷入绝境。
  全面压制。
  另外一边,
  黄龙此时身上满是鲜血淋漓,那是被段麒手中麒麟血所伤。
  段麒并非花架子,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像任长信那样,宗师中期便能力敌他,到了宗师后期更是轻松将其击败,黄龙敌不过手持麒麟血的段麒,实属正常。
  然而段麒施展的秘法时效过去,脸色变得很是苍白。
  当然,黄龙的情况也不太好,生命消耗过度,若非有强大的意志支撑,怕是早就被段麒找准机会一击必杀。
  段麒的心腹手下杀至,高湖道:“少掌门,你赶紧走,这边由我们顶住!”
  听到手下心腹的话,段麒只能沉默以对。
  他也想走,他比任何人都想走,然而眼前这如意宗余孽跟疯了似的,根本不顾及他的身体状态,死死地咬住他不放。
  段麒的心腹强者有心帮他分担压力,可“反帝盟”的高手根本不给他们任何机会。
  “这……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段麒咬着牙,不敢相信眼前的场面,明明是策划好的安排,怎么会演变成当前情景。
  “轰隆隆!”
  巨响轰鸣声,那是浩瀚的元气对撞后引发的动静。
  段麒转目看过去,果然,是宋扇钟羽那边的。
  面对枯瘦老道三人的强势围攻,宋姓老者最终支撑不下去了。
  以前的他,能在紫林郡内横行无忌,那是仗着他有破妄境的实力,凭借境界碾压所有,如今他面对的这三个,每个人单拎出来都能跟破妄境强者一战,那个垂暮老道和钟羽更是拥有可力敌破妄境强者的实力,面对他们三人围攻,刚开始有勉强招架之力,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感到力不从心。
  对方毫不留手,让宋扇察觉到他们的想法,惊惧喝道:“你们不能杀我,不然……”
  “唰~”
  回答宋姓老者的,是钟羽给出的凌厉一剑。
  这一剑蕴含了他的全部剑意,可刺穿亘古虚无,根本不给对方把话说完的机会。
  利刃在宋姓老者的瞳孔前无限放大。
  剑刃刺入血肉身躯,在宋姓老者胸口留下碗大的血窟窿。
  老道:“……”
  金光男子:“……”
  钟羽面色不变,瞥了他们两人一眼:“怎么,二位还想听他把话说完?”
  枯瘦老道念了句道号,没有言语,金光男子倒是想说话,不过感觉自己说了也没啥用,叹了口气。
  看着摔倒在地的宋姓老者的尸身,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紫林郡近百年来,第一次有破妄境强者被人正面击杀的。
  往常来说,破妄境强者的出现,基本上都是无敌的象征。
  随着宋姓老者死去后,帝剑山那边的士气降入谷底,包括原本对宋姓老者抱有幻想的段麒,更是面如死灰。
  这是他最大的依仗,结果就这么被人毫不犹豫地击杀……
  段麒心中终于有了怯意,高喝道:“钟羽,我要跟你谈判!!”
  他面前的黄龙手中长刀不由紧了紧,进攻时放缓了少许,他以疯狂的姿态与段麒缠斗,不代表他失了理智。
  如今胜局已定,没有必要再跟对方硬碰硬。
  没有黄龙宛若拼命三郎的狂斗,段麒只觉得身上压力顿轻,刚要松口气,却听钟羽的声音自旁边响起。
  “黄龙,你不是想要替如意宗和你兄长报仇雪恨吗?现在是在做什么?”
  段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