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07 方显鹤师徒

  莫方的运气还行,两次契合度不算很高的情况下,居然全都成功了。
  这很符合国产游戏的尿性。
  在游戏初期,无论页面上显示的成功率有多低,咬咬牙、基本上都能获得成功。
  然而等到游戏中后期,资源材料的价值上升后,成功率会变得很感人。
  哪怕足足有百分之九十的成功率,都有失败的可能,迫使你不得不想尽办法、提升成功率。
  “叮~任务已完成。”
  “【使一名弟子拥有满特质。完成度0/1
  任务奖励:威望值+3000,功德值+500】“”
  “任务已完成,是否领取?”
  “是。”
  点击领取后,【资源列表】的数字没有跳动。
  没办法,谁让现在列表里面是满资源,领取了就等于是白白消耗。
  每秒钟都会增长99999点,浪费了那么久,也没见莫方说什么。
  再看当前处于满特质的唐靖属性。
  姓名:唐靖
  年龄:16岁
  境界:筑灵中期
  功法:《天地无极万物升华功》
  体质:阳龙之体(未激活)
  特质:中级倔强,初级毅力,中级勤奋,初级专注,中级果断,初级口才(稀有)
  天赋:暂无
  评价:天赋异禀
  ……
  满特质确实会有极大的提升,唐靖的评价从原本的“可造之材“”,变成了“天赋异禀“”。
  站在莫方的角度,看当前正跪在他灵牌前的唐靖,确实有了改变。
  起码在精气神方面,要比刚才好很多。
  是中级果断的原因么?
  莫方摸了摸胡须,若有所悟。
  时间过去很快,唐靖在祠堂这边待了三天,也跪了三天,除了唐靖和那两名执法弟子外,再也见不到旁人。
  说实话,待在此地确实是无聊。
  以前无事可做的时候,莫方可以通过打坐练功、闭关修炼来消磨时间,如今变成了意识体,无法进行修炼,除了研究系统功能外,没别的事可做。
  期间那两位执法弟子有给他送来水和食物,唐靖没有诉苦、甚至连抱怨都没有。
  不得不说,莫方对于这位徒孙的心性相当满意。
  修行者,就该有这样的心性。
  到了夜间时分,莫方耳朵微动、听到守在门外那两位执法弟子似是恭敬地喊出称呼,几秒钟后,祠堂的门被推开。
  走在前面的,赫然是他的二徒弟,方显鹤,即如今的稳剑宗执法长老。
  一袭深蓝色道袍,面容肃穆,有着一双能看穿人心的眼睛。
  在他身边,有位年岁不大的俊朗青年,恭敬地站在方显鹤身边。
  执法弟子赵布祝和林散两人紧随其后。
  方显鹤来到唐靖侧前,看着身子跪得笔直的唐靖,缓缓开口:“起身吧。”
  “弟子不敢。”
  唐靖低下头进行回应。
  方显鹤也没说话,静静地看着少年。
  跟在方显鹤身后的俊朗青年见状干咳一声,劝说道:“唐靖师弟,按照宗门规定,弟子对长老不敬,轻则杖五十,重则废除修为、逐出师门。”
  听了俊朗青年的言语后,唐靖只得从蒲团上站起。
  谁知他脚下无力、一个踉跄,险些倒地。
  连续跪了三天时间,纵然他有着筑灵中期的修为境界,可身子不是铁打的,血液流通不畅,下半身像是被截断了似的。
  俊朗青年见此,上手将其扶起,轻笑道:“唐靖师弟,你可得小心点。”
  说着,他悄悄瞥了眼旁边的方显鹤,见方显鹤的表情没有异样,这才松了口气。
  莫方早就凑过来看热闹了,反正他现在的状态,别人看不到他,随便在这群人面前溜达都没事。
  “这个小子……有点意思啊……”
  那位俊朗青年成功吸引了莫方的注意,点开了此人的信息。
  姓名:王彧
  年龄:24
  境界:念动巅峰
  功法:《天地无极万物升华功》
  体质:轻灵玉体(未激活)
  特质:初级洞察(稀有),中级嗜酒,中级伶俐
  天赋:暂无
  评价:可造之材
  这小子……就是方显鹤那小子的亲传弟子?
  莫方心中了然。
  他近些年来大多时间处于闭关状态,但莫方有听大徒弟钟羽提起过,方显鹤在外游历时,收到了一名天资绝佳的徒弟。
  现在看来,果不其然。
  从【王彧】的资料来看,拥有三项特质,除了【中级嗜酒】有点多余外,稀有洞察,中级伶俐,看着便不错。
  莫方发现,稀有特质,逼格明显要比普通特质高级很多。
  至于【轻灵玉体】……
  他以前有听说过这个特殊体质。
  在这个九州大陆上,部分天才拥有着让人羡慕的特殊体质。
  特殊体质百样、每种特殊体质,都表现得很特殊。
  拥有轻灵玉体的人、据说周身经脉通透、修行各种功法时可保畅运无阻。
  正是因此,王彧修炼天赋极强,年仅二十四岁、便修到了念动期巅峰,这份天资,绝对是同辈中拔尖的。
  方显鹤这小子的眼光不错,这王彧比起唐靖在没被莫方关照时,不遑多让,
  而唐靖暂未激活的阳龙之体丝毫不差,据说阳龙之体修至大成,可滴血成炎,焚天燃海。
  莫方目光微凝,三代弟子中出了两个天才弟子,这是要大兴的征兆。
  却听方显鹤开口道:“唐靖,你有什么话说?”
  “弟子知错。”
  挨罚就认错,态度必须好。
  方显鹤脸上看不出异样,倒是那王彧、连连点头,看上去很是赞同。
  “错在何处?”
  “不该率性而为,枉顾宗门。”
  唐靖低头认错。
  “还有呢?”
  “不知量力而行,为宗门惹来麻烦……”
  “……”
  两人的对话、莫方眉头轻挑,说实话,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唐靖究竟是犯了什么错。
  听了唐靖的言语后,方显鹤眼神稍缓,继续问道:“若你下次再碰到,可还会如此?”
  唐靖闻言,沉吟了片刻,反问道:“方长老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他这话说出来,王彧目光一缩、连连朝他使眼色,示意他赶紧麻溜儿闭嘴,错就错了呗,搁这儿装什么逼?
  莫方也有些惊讶,目光直视唐靖。
  话说,这小子的脑回路貌似有些清奇啊。
  难道他不知道,这种情况,埋头认错就可以了么?
  按照方小子对他的惩罚力度来看,犯得肯定不是大错,到了最后关头了,犟什么犟?
  方显鹤眼睛微眯:“哦?说说看真话。”
  “下次碰到,我依旧会!”
  方显鹤的表情看不出喜怒,道:“你刚才不是说自己错了吗?”
  “是的。”
  “那你是知错不改?”
  “错的是我,不是我的选择。”
  “无愧于心?”
  “问心无愧。”
  “……”
  方显鹤盯着唐靖的稚嫩面孔,片刻后,居然露出了些许笑容,赞扬道:“好,你很不错。”
  其余几人皆是愣了愣,疑惑方显鹤说这句“好,不错”是什么意思。
  “行了,此事到此为止。”
  说罢,方显鹤将轻拂身上道袍,迈步朝着门外走去。
  “王师兄,这……”
  那两位执法弟子看向王彧,表情严肃,目露探寻色。
  论身份、王彧是方显鹤长老的亲传弟子,现场几人中,他的地位要数最高。
  王彧哈哈一笑,拱手道:“两位师兄,劳烦,我把人带走了。”
  两名执法弟子赶紧推辞道:“不敢不敢,王师兄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