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60 到底是谁傻?

  帝剑山。
  议事大厅。
  段寿的脸上全是怒火,重重地拍着身下的座椅:“钟羽这小辈,是在挑战本座的底线吗!”
  语气中满是寒意,以及毫不掩饰的杀机。
  得亏他这张座椅有被精心炼制过,非常坚固,不然在他这掌击下,怕不是要被直接轰碎。
  此时站在他身前的,是藏剑派等四派领袖以及帝剑山的长老。
  那斩龙教的柳章不知是做什么去了,没有过来,不过场上的列位不是很在意,柳章不在此地,有些话更方便说出来,有句话叫做防人之心不可无,明面上斩龙教说是会帮他们统一紫林郡,但实际上究竟打的是什么鬼主意,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段寿的怒火来得快去得也快,将怒火收敛起来,目光扫向现场的众人:“你们觉得,本座该如何处理?”
  帝剑山大长老眉头微皱,出声道:“尊上,此事处处有蹊跷,还请小心谨慎为妙。”
  段寿看了他一眼,眼睛微眯,没有说话。
  “尊上三思,钟羽分明是有意为之。。”
  说话的这人是帝剑山的之法长老,是段寿的师弟。
  又有一人开口:“钟羽此子诡计多端,其中必有奸计。”
  这位也是帝剑山的长老。
  此时站在现场的总共就三名长老,结果这三位长老的选择,居然都是让段寿静观其变,静候其音。
  “你们其他人,没有想法了吗?”
  “……”
  刘若云等人沉默不语,他们不像帝剑山的长老,关系亲密,作为属下,他们最好的选择是,少说话、多做事。
  段寿表情没有变,心里却是在叹息。他行事谨慎是没错,但他保持谨慎的原因,是不愿意横生枝节,不代表他是胆小怕事,而这三位长老的表现,却让他感到非常的失望。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
  看来,帝剑山经历多次士气受损,受到影响的不光是门内弟子,也包括了帝剑山的长老,看他们当下的表现,确实不像数月之前那样专横跋扈,谨言慎行到……有些变态。说起来,这本该是段寿期待的转变,可当他们真正转变过来后,反而会觉得不适应。
  而在这时,蔡旭龙站出身来,用一种不知是包含了什么意味的目光、看向刚才说话的三位帝剑山长老:“掌教师祖,晚辈有话说。”
  “说说看。”
  段寿看向他,手指轻点座椅扶手。
  蔡旭龙面容严肃,开始分析:“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钟羽说出来的那些,必定是在故意惹怒师祖,引得帝剑山对他们出手,而主动招惹帝剑山,无非是两种可能,一种是情况迫使他们不得不这样做,另一种是,他们做足了准备,可以应对师祖您的怒火……”
  “你继续说。”
  “以钟羽的谋划,不会落得被逼无奈、被迫而为的底部,最大的困难是、钟羽得到了足以应对掌教师祖和柳前辈的底气,所以才会叫嚣,目的正是为了诱导师祖……”
  “那你觉得他们的底气来源于何地?”
  “根据情报,宋前辈的死,是被钟羽三人联手牵制,钟羽和敖新广两人,勉强能与破妄境抗衡,要说击败,绝无可能,真正能对宋前辈造成生命威胁的,只有那位道剑派的老道……”
  听着场下蔡旭龙在侃侃而谈,坐在高台上的段寿眼睛半眯,认真打量着这个曾经被予以重望的徒孙辈。
  最近几次会议中,这位徒孙在众人面前的表现非常亮眼。
  实力气度,远超同辈,加上天生【庚金灵体】,赋予了他极高的武道上限,有朝一日成长起来,必定能成为帝剑山的肱股之臣,可惜自己那几个不成器的孩子,除了长子段麒外,其他几人都没什么出息,修为且不谈,能力处事方面那更是有云泥之别。
  蔡旭龙说完过后,段寿陷入了沉思,似乎是在思考蔡旭龙所说的可行性。
  “主上,属下觉得,这未尝不是好机会。”
  正当段寿沉思时,董三年笑着说道。
  段寿颇有兴趣地看着他,微微颔首:“哦,三年有什么想说的?”
  董三年脸上带着标志性的笑容,悠悠道:“属下以为,蔡公子说得不错,钟羽选择的是激将法,目的是为了让您出手,但实际上呢?对方摆在明面上的实力,并没有我们强……”
  看着笑呵呵的董三年,场内不少人内心鄙视,此人在段麒生前疯狂跪舔段麒,如今段麒死后,在感觉到了蔡旭龙的潜力后,又开始疯狂跪舔蔡旭龙,每次蔡旭龙发表完意见后,不管情况如何,总要站出来支持刷波脸,这等没节操的事,怕是只有董三年这样不要面皮的人才能做出来。
  似乎是感受到了旁边众人的心理,董三年心中冷笑。一群脑袋长在屁股上的家伙,目光肤浅、自以为是,以为自己是有多聪明,却不知……
  段寿靠在椅背上,示意让他说下去。
  董三年微笑:“蔡公子说得不错,钟羽那厮谋略极强,最擅长的便是设计人心……”
  说到这里他便将话题止住,没有把这个话题延伸,对于知趣识时务的人来说,什么话能说,什么话该说,简直门儿清。
  “那有没有可能,对方是故意为之呢?”
  说到此处,他眼中冒出精光。
  “故意?”
  “故意为之?”
  董三年语出惊人,场上不少人面露惊讶,包括段寿,坐直了身子。
  段寿轻轻抚须,盯着董三年的表情:“你说这话,有没有凭证?”
  “那道剑派老道的身份,是百年前道剑派的剑道魁首,号称紫林第一剑的张永新,十年前就该寿终正寝了,但不知是动用了什么手段才苟活至今……”
  众人心下点头,他们自然有吧老道的身份调查清楚,也正是那名老道的存在,让他们忌惮。
  百年前的破妄境强者,即便身体腐朽,也绝不是易于之辈。
  董三年的笑容显得人畜无害:“属下查明,自那天回来后,张永新就再也没有现过身,倘若猜测得没错,那一战后,张永新靠苟延残喘保留下的精气神被彻底磨灭了,所以,钟羽的故意挑衅,实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