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65 冲破!杀!

  感谢木屋烧烤的打赏!!
  “我……卧槽……”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任长信半天才吐出这样的感叹词。此时的他,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表达自己的情绪了。师父他老人家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区区一枚玉环而已,居然直接把人家的护山阵法给破了……
  钟羽注意到身后那些人目光中的不可思议,不由轻哼道:“你们等什么呢?还不动手?”
  站在身后那些人明悟过来,对视一眼,然后各自施展手段,朝着藏剑派的山门上冲了过去。
  换成平时,每家宗派的外层部位都有阵法庇佑,在不懂操作阵法的情况下,擅自闯入的人必定会处处受到掣肘。
  而如今在钟羽的操作下、藏剑派的阵法溃散开来,便等于是把这座处丶女地毫无遮挡地展现在众人面前,而且这阵法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无色无相、藏剑派山门内根本感觉不到外面的动静,直到那几位看守阵法的弟子,发现山门阵法宛若消失后,这才察觉到不妥。
  这不能怪他们,他们总不能时刻盯着阵法运转,刚好让钟羽他们钻了空子。
  当他们发现阵法出现异常,并且准备去告诉宗门内长老时,发现藏剑派的大厅已经被人轰碎了。
  “什么人!!”
  有强者现出身形高喝道,语气中包含着愠怒以及不可思议。
  我宗的护山大阵呢?怎么没了?
  我踏马不是在做梦吧?
  待他出来后,看到来的众人装扮跟藏剑派格格不入,心中顿生不妙。
  那副气势汹汹的模样,明显是来者不善。
  “藏剑派,今日,我们便是过来替天行道。”
  任长信手持太乙剑,威风堂堂,正气凌然地高声喝道。
  听到任长信喊出来的话后,部分人顿觉无奈,这位长老的行事风格真是……标新立异,连稳剑宗的弟子都下意识地想要离他远一点。
  相比起他们,藏剑派的众人则是感到震惊,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杀进他们的宗门内。
  关键是先前没有警示音。
  等他们意识到不妙时,敌人已经杀到他们面前,尤其是注意到凌空而行的钟羽,那些认出他身份的人心如死灰。
  “是稳剑宗的人!速度撤离!”
  那位率先出现的宗师心神震动,努力平缓他的言语。
  不得不说,稳剑宗带给藏剑派的阴影实在是太浓重了,根本没有抵抗的心思。
  事实上,如今留守藏剑派山门的强者不多。当初莫方二度闯山,导致藏剑派受到了很大的损失,而为了辅佐帝剑山,刘若云又带着派内大部分高手前往帝王山,当前山门内、总共只有两名宗师看守,还有数十名碎涅境强者留守在宗门里、负责教导年幼的弟子。
  除了这些外,剩下的全是些念动和筑灵期的小辈,这种敌我悬殊的实力差距下,如何能抗衡这些潜入者的攻势?
  “藏剑派勾结帝剑山引发紫林郡武道动荡,其罪当诛,杀无赦!”
  钟羽面无表情地出声道,声音伴随着元力传至所有人的耳中。
  这话是对那些非稳剑宗的武者说得,别的且不管,先把罪名安在藏剑派头上。
  虽说部分人听出了弦外音、明悟钟羽说得有种借刀杀人、公报私仇的意思,但他说得是事实,藏剑派的所作所为,刚好成为最好的借口。
  其余人不再犹豫,提起他们的武器便冲杀了上去。
  “师兄我上了,你注意点,别让人给逃了。”
  任长信早已按捺不住,一马当先,他可不知道莫方没死的事情,在他的认知中,藏剑派或许不算害死他师父的元凶,但也有莫大干系。灭了藏剑派,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方显鹤在出售时毫不留情,他修的是心,不是太上忘情,无论对稳剑宗还是师尊莫方,他都有着很深的感情。
  唐蒹葭更不用多说,她自小到大、便被莫方和两位师兄宠爱,师徒间的感情最为真挚,此时出手的这些人里面,就属她的杀心最重。
  钟羽神色漠然,眼睁睁看着藏剑派留守在此地的弟子被手下人屠戮。
  为了这一天,他可是筹备了相当长的时间,帝剑山那边的藏剑派没办法解决,那就先从这边解决吧。
  顺便……也可让他的师弟师妹好好发泄。
  随后他把目光看向更远的地方。
  “我记得,藏剑派两年前有招收了一名拥有特殊体质的弟子……人呢?”
  钟羽眼中闪烁着精光,刚才他有在观察全场,始终没看那些年幼弟子的身影,想来为了保护他们,应该被藏在了某个地方。
  这些小辈基本等同于藏剑派的未来,宗门必定会将他们保护得很好。不过,既然钟羽打定主意要灭门,那肯定要斩草除根,当初师傅教导他的时候便说过,“稳健”的最高境界,那便是举世无敌。
  无敌分为两种境界,一个是自身的强大,一个是干掉所有跟他有仇的,自然无敌。
  钟羽对此深以为然,并且准备付诸于行动。
  ……
  “别想那么多,老实待着?”
  敖雪烈的脸上有些阴郁:“老道士,你确定要我们这样忍气吞声?”
  他们已经返回阵法内。
  阵法外的动静不小,金莲宗的人像是有着无尽元气似的,一朵朵金莲无差别地砸过来,气势浩浩荡荡。
  敖雪烈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讲道理,我们这边是处于优势位来着,怎么感觉我们会这么被动的?
  张根巨的涵养相当不错,淡定道:“敖宫主,你莫非忘记了钟掌门的吩咐?”
  早在钟羽离开之前,便把后续打算告知他们二人,无论帝剑山的人如何挑衅,都要选择置之不理。
  “那也不能这样容忍他们吧?”
  张根巨摸了摸胡须,缓声道:“出去没事,但不能追击,你应该记得钟掌门说的话吧?”
  “我知道。”
  敖雪烈冷哼了一声:“这毕胜真实好样的,别让本尊逮到他,不然……哼哼。”
  盟主的命令自然是要听的。
  最主要的是,钟羽的谋略和言语可信度极高,否则依照敖雪烈的性子,早就忍不住追击过去。
  不过对方做出这些举动,肆无忌惮,着实让人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