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79 鏖战于野

  帝王山上这边的战况在持续。
  “反帝盟”的人进到帝剑山的护山阵法里面后,立马被周围密切分布的阵法纠缠。
  可惜的是,他们没有可以直接破坏整座阵法的手段、也没有像段寿跟柳章那样、可以无视大部分阵法的本事,只能用最粗鲁的方式,对身前阵法进行攻击。
  早在“反帝盟”进攻前、帝剑山的人便通过特殊联系方式、通知远在玉山营地中的帝剑山阵营众人。
  不过警报讯息是发送出去了,但段寿他们何时能赶回、犹未可知。
  “这些阵法,还真是麻烦啊。”
  敖雪烈皱着眉头,从当前局势来看,拖得越久,他们的处境就越危险,难保帝剑山那边的人不会赶回来。
  里外包抄,倒霉的必定是他们。
  张根巨对此看得非常透彻:“帝剑山毕竟是紫林郡第一宗门的山门,别想那么多,全力进攻吧!”
  确实如他所说,帝剑山建立了近千年,山门阵法的复杂程度、不用多说。
  “反帝盟”几位领队交谈时,手上没有丝毫的放松,可让人意外的是,帝剑山这边明明没有几位强者在山门中,但面对“反帝盟”这支队伍的进攻,居然能扛下来。
  帝王山周围的护山阵法当占首功,但蔡旭龙在阵法内的指挥同样很重要。
  阵法是很厉害,阵法的存在,最多是用作被动防御,而蔡旭龙则是利用他对山门阵法的理解、通过阵法的分布、有效牵扯了“反帝盟”的攻势。
  从这里也能看出蔡旭龙的精明优异。
  事实上,在不断被动挨打的情况下,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已是相当不易,当然,也有人手不足以支撑阵法完全开启的缘故。
  “蔡少侠,得想办法撤离才行。”
  有人在旁边劝说。
  上次藏剑派山门被完全摧毁,主要原因是莫方留下的后手,否则的话、别的先不说,光是破除护山阵法、便要花费大量时间。而从当前状况来看,但以当前留在帝剑山门中的武者,挡得住一时,终究只能当做短时间的应对方式,“反帝盟”无法在短时间里摧毁阵法,所以中途花费的时间、足够他们大多数人撤离。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山门是很重要,但山门阵法被破除基本上成为了定局,提前做好撤离工作,确实应该放到计划范畴内。
  见蔡旭龙在发愣、又有一人低声道:“蔡少侠,事不宜迟、你来决定,我们听你的。”
  蔡旭龙能听出对方的言外之意。
  他这句话的意思,无非是撤退的主意你来拿,撤回引发后果的黑锅你来背。
  这样一来、就算以后段寿对这件事问责,他们也只是从犯,没多少罪过。
  看着说话的那两人,蔡旭龙脸上无悲无喜。
  说话的这两人,他认识对方的身份、并非出身帝剑山,不过是帝剑山阵营中的肱股之臣。
  他们身为宗师境界强者、本该成为夜袭的主要战力、会留在此地,是因为他们在前几次的战场上受到重创,无奈退居二线养伤。
  经历过生死磨难后,他们对危险有种莫名的阴影。
  ……
  “叮,任务完成。”
  “大战中,有人对门人发动攻击,请自卫并发动反击,击杀或击败对方。
  任务状态:已完成
  任务奖励:愿力若干、声望若干、【品质宝箱】*1”
  “是否领取?”
  “是/否”
  ……
  “叮,任务失败。”
  “大战中,有人对门人发动攻击,请自卫并发动反击,击杀或击败对方。
  任务状态:已失败,请再接再厉。”
  ……
  “叮~
  一名弟子于战斗中阵亡,生死有命,请节哀。”
  ……
  玉山、帝王山这两处地方正在交战、莫方耳边时不时地会响起系统提示音。
  根据莫方的推测,高频率战斗的场景,会有更大的几率触发随机任务,而从当前系统提示的弟子阵亡人数,莫方大概能猜到,此刻战场上出现的惨烈情形。
  就连这些从小到大、便被灌输了“凡事以稳健为主”思维的稳剑宗弟子,都出现了这么多的伤亡,可想而知。
  事实上、此次紫林郡宗门大战的前进路数、已经朝着他难以推测的方向延伸。
  放到战事启动之前,他或许还能给钟羽提点微末意见,可战事开启了那么久,期间没人给莫方汇报战场上的情报,纵然他逻辑思维能力再强,可终究不是神仙,没有足够多的理论情报和依据支撑,是没办法给出合理的分析和推理,因此莫方也无法确定,这次席卷整个紫林郡的宗门战,究竟是谁能笑到最后。
  莫方漂浮在令牌上方,面无表情,不断滑动着系统列表上的显示数据。
  要说他此时心里毫无波动,那是不可能的。
  陨落的那些人、都是他的徒子徒孙,甚至很多人是他看着长大的,叫得出名字的,不免会有担忧。
  好在系统很人性化,可以通过上帝视角、点开系统中的【门人列表】、通过查看当前门人弟子的状况,获知那些徒子徒孙是生是死。
  幸运的是,他那几个徒弟状态良好,没有出现损伤。
  点开系统界面上的【储物列表】,列表里有许多通过完成任务获得的物品,多则多矣,但对于眼下的战斗起不到什么作用。
  从上次使用过【战力符印】后,便再也没获取过类似的东西,否则的话,倒是可以在当前情形下使用,用以提升门人弟子的战力。虽然时间不算长,但在这一分钟的时间里,足以影响很多事……
  ……
  “按照当前的情况来看,要想拖住段寿不成问题,不过……光是拖住,起到的作用有限,要想办法击败对方,才有机会打赢这场……”
  “敖千翼那边、怕是坚持不了多久,龙剑宫的秘宝龙珠终究是外力,即便能让他爆发出堪比破妄境强者,但有时间限制,消耗也是很大的问题。”
  “这次的情况推演有偏差,出现偏差的关键在于、斩龙教派过来不少的宗师,真不愧为都天府中三大宗派之一。宗师境的武者,在斩龙教怕是连高层人员都算不上。”
  “好在提前一步将那宋扇解决,否则,三名破妄境强者压境,怕是早就……”
  钟羽看着从容,心里却在思考着应对之法。
  段寿是何人?那可是上个时代的天骄。
  虽说在他的那个时候,常年被钟羽的师傅莫方按在地上摩擦,但有一点要清楚,不是所有人被莫方摩擦后,还能活下来的。这一点,藏剑派的上上任掌门可以作证。
  别的不说、段寿的战斗经验丝毫不差,最起码,他在那个时代的骄子中,绝对是能名列前茅。
  不过协助钟羽围攻段寿的这三人也不差,皆是“反帝盟”的宗师巅峰强者,正如前文所说,在这个场景中,实力不达标的人若敢轻易涉入,那无疑是在找死。
  所以这三位要么是一宗之主,要么是来自某家大型宗门内的太上长老。
  事实上、钟羽这边还好些,四个人便足以拖住段寿,敖千翼那边围攻柳章、足足用了六名宗师巅峰强者。
  段寿用他的实际行动证明了,谁笑到最后才笑得最好。
  与此同时,还向所有人证明了,什么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以前你把我按在地上摩擦,现在你入了土、我站在食物链的最顶端、顺便把你徒子徒孙按在地上摩擦。
  突然,钟羽目光微凝,来自对面的攻势微微一缓。
  这阵缓势来得也快、去得也快、虽说轻微到可以忽略,但却被时刻紧盯着段寿举动的钟羽察觉到了。
  “收到消息了么?”
  钟羽心思聪慧,很快猜到个中因由。
  应该是对方明悟了帝王山那边有可能出现了意外。
  通信石的制作不是什么秘密,紫林郡宗门大多都会制作方法、那边的通讯石捏碎后,这边会有感应,是最简单有效的通知方法。
  “山门那边怎么了?”
  段寿心中一突,眉头皱了起来,他本来就被眼前这几人烦到不行,偏偏“通讯石”在这时传来危险警告,这让他非常不爽。
  虽然搞不清个中因由,但总不可能是蔡旭龙捏“通信石”捏着玩吧。
  “怎么,段掌教,你后墙着火了吗?”
  与段寿此刻的心情相反,钟羽难得露出笑容,只要对方无法全身心投入到战斗中,那对他们而言便是有利的。
  战力上的差距、从来不是局限于境界高低的,要不然双方在打架前,亮出自己的境界,境界低的那位自杀不就行了?
  战力体现在许多方面,对于某些人来说,敌方战斗时的心理,是在可影响和操纵范围内的。
  不过这样的话说起来很轻巧、但放到现实中、很难实施。
  更何况,破妄境强者可不是能随便应对的。
  作为主力MT,钟羽身上背负的责任重大。战斗期间、跟他配合的那几位宗师只要没出现太严重的偏差、都还有挽回的可能,但一旦钟羽出现失误,且让段寿抓到机会,那么距离败灭不远了。
  然而此时段寿面沉似水,盯着身前的钟羽:“钟羽,事到如今,你还在玩什么把戏?”
  钟羽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你猜。”
  段寿:“???”
  可恶啊!!你这突如其来的小顽皮是怎么回事?大家真干着仗呢,能不能严肃点?!
  旁边助拳的那几人努力克制自己,但仍然觉得当前的画风莫名有点歪、
  好在双方没再说其他废话,继续战到一块。
  然而段寿心里生出退意。
  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来,突然间,他心有所感。
  等等,张根巨、敖雪烈他们人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