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17 没有记载的特殊体质

  帝剑山坐落在紫林郡北边的帝王山上。
  帝王山本不叫帝王山,而是落霞山。
  数百年前,帝剑山的开山祖师来到此处,决定将此山划分为宗门的驻地,然而他觉得“落霞山”不好听,所以在落霞山前立下石碑,将此山更名为【帝王山】。
  要说起帝剑山、传承的时间相当久远。
  起起伏伏了数百年,在其最辉煌的时候,甚至被紫林郡的众多势力尊为魁首。
  当然,也有经历过低谷。
  但即便是身处低谷、却从未跌出紫林郡的大派行列。
  最近这些天,帝剑山的气氛、表现得有些为妙。
  外面传出的流言颇多,无非是在嘲讽、堂堂段麒为帝剑山前往稳剑宗问罪、罪没问成、自己却吃了大亏。
  那几位跟随段麒前往稳剑宗长见识的小辈,这次是真的涨见识了,亲眼看到了事态的变化、亲眼看到了段麒在挨揍。
  不是被群殴!而是在跟人单挑时被揍了。
  段麒在帝剑山中、实力可排在前三位,如同中流砥柱般的人物,结果到了稳剑宗那边、随便来了位不算非常出名的长老,便能在低了一层境界的情况下,跟段麒打得有来有回,最可气的是,还帮对方顺利突破了当前境界。
  现在回想当时场景、那位长老出手拦截、稳剑宗的其余人却袖手旁观、分明是把段麒当成那位长老的磨刀石用。
  至此,他们心中偶像的形象轰然倒塌,原本的信念好似被动摇。
  传言越传越广,最后引得帝剑山弟子们的愤慨。然而帝剑山高层对此事的冷处理、却是极大打击了帝剑山弟子的情绪。
  “徐师弟,你这失魂落魄的样,像什么样子?去了一趟稳剑宗,把魂丢了不成?”
  说话的是位身穿华袍的青年,此人天生异象,金发金眸,说话时、语气中自带傲气。
  站在他身前的,是前些天从稳剑宗回来的一员。
  他此时表现出的模样,跟先前初入稳剑宗时完全不同,颓废且消沉。
  “蔡师兄,我……”
  少年刚想开口说话,却发现那金发华袍青年两步上前、一巴掌扇了过来。
  果断、干脆、不留情面。
  少年被整个扇飞,重重地落到地上,旁边的人噤若寒蝉,却无人胆敢指责。
  金发华袍青年甩了甩手、冷视场上众人,缓缓道:“记住,我们是帝剑山,传承千年的大派,输一次两次又能如何?千年来、与我帝剑山做对的何止一两家,如今他们成为了过往云烟,我帝剑山仍然屹立在帝王山峰上,笑到最后,才能笑得最好。”
  下方众人精神一振,包括那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少年,眼中缓缓有了光。
  “现在,拿出你们最好的形象,随我去迎接帝剑山的贵客。”
  金发华袍青年左右扫视,冷声道:“再敢让我看到、你们露出这幅死了爹妈的样子,我亲手废了你们。”
  ……
  稳剑宗。
  内门弟子授课场。
  今日是由周炎长老授课。
  周炎长老是宗门五大宗师之一,主要负责的是元石、丹药的发放,被誉为稳剑宗最受欢迎的男人,不管是男是女,看到他出现都是笑脸相待、
  课程讲完后,唐靖正准备起身离开,却被人拦了下来。
  “唐靖师弟,有空嘛?”
  唐靖转头看向来者,说话的是王彧,拱手施礼:“王彧师兄,有什么事吗?”
  王彧脸上带笑,解释道:“任长老交代我,让我带带你。”
  “带带……我?”
  听到王彧说出的这个新词后,唐靖有点懵,不明其意:“师兄此话是何意?”
  王彧苦恼地敲了敲头:“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听我师父说,是师祖传下来的,意思好像是,我来引导你?”
  “额……”
  唐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沉吟了一下,询问道:“那我们该做些什么呢?”
  “当然是研究你的特殊体质啊。”
  “研究体质……”
  “你的体质是从未出现过的,我师父和掌门翻了宗内的全部典籍,没找到有关你体质的资料,所以,得进行诱导……”
  唐靖点了点头、在此之前、方长老确实有提到过这件事,有关他的体质,宗门藏书中没有记载,很多方面需要他去自行摸索。
  说到这个,王彧顿时来劲,语气振奋道:“刚好,我的【轻灵玉体】也仅仅是莫到点皮毛,除了修行速度快了点,没别的什么作用!!”
  “???”
  看着模样有些……不对,是很是激动的王彧,唐靖面无表情。
  除了修行速度快了点?
  别的没什么作用?你怕是不知道,你这句话说得有多讨打!
  能在二十四岁,便能修炼到念动境巅峰的,纵观整个紫林郡都没有多少,远超同龄人,这也是特殊体质的可怕之处。
  “特殊体质之间,是可以相互印证的。”
  “额……”
  唐靖忍不住打断:“我记得,张雅师姐,好像也是特殊体质吧……”
  张雅,稳剑宗第一个被挖掘到特殊体质的三代弟子,被掌教钟羽收为亲传弟子,传授武功。
  王彧摆手:“张雅师姐正在闭关冲击碎涅境,我们就不要打扰了。”
  “闭关了么?”
  唐靖若有所思,没有追问,拥有了初级口才的他,知道在什么样的场合、说什么样的话。
  “没事,等张雅出关了,我带你去认识。”
  王彧笑着说道。
  唐靖同意了王彧的提议,事实上,他对于自身具备的特殊体质也充满了兴趣。
  自觉醒以来,他便多次尝试沟通体内的特殊力量。可到现在为止,他只能粗浅地利用体质特性,让体内的元力带有炽热,能发挥的程度很低。
  “那我们去哪里?”
  “对啊,去哪里呢?”
  王彧皱着眉毛认真思考。
  演武场?
  不行,那里的弟子太多了、
  闭关室?
  不行,两个大男人进同间闭关室,啧,画面太美,好说不好听。
  听着王彧师兄的自言自语、唐靖不由得按了按眉心,对这位脑回路清奇的师兄表示服气,讲真的,这位“稳剑宗三代弟子第一人”的人设到底是谁立起来的?
  正在怀疑人生的时候、王彧探过头来:“唐靖师弟,你有啥地方推荐的?”
  唐靖露出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呵呵呵……”
  突然,他脑海中灵光一闪。
  “要不……我们去祠堂那边吧?”
  不知是何原因、他恍惚间说出了祠堂。
  自从在祠堂面壁思过了三天后,他身上产生了诸多变化,因此唐靖对祠堂有股莫名的感触,总觉得祠堂,或许是他的幸运起源。
  “祠堂?”
  听到唐靖的建议后,王彧想了想,点头表示暂可。
  可以,这地方挑的真不错,清净、够宽敞、没人打扰、关键有祖师爷的牌位看着。
  他轻声自语:“那就这么定了。”
  “可是……祠堂好像不是能随便进的吧?”
  王彧挑眉:“呵呵,这都不是事!师弟你大胆地往前走,往前走,莫回头!”
  唐靖:“???”
  这踏马什么乱七八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