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23 摊牌了!不装了!

  与此同时,莫方的耳边响起系统提示音。
  “触发随机任务:
  帝剑山野心甚大,试图收复紫林郡所有势力,并对本宗意图不轨,请予以应对。
  任务状态:未完成。
  任务奖励:愿力若干,威望若干,宗门修行加速光环(限时)*1”
  (注、满资源的话,资源详细数量就省了,意思意思,别说我偷懒。)
  听到系统发布的这则随机任务后,莫方不由愣了愣,帝剑山?野心甚大?段寿那老小子想干啥?
  紫林郡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十来个能被称作大型势力的宗派。光是明面上的宗师巅峰强者就有十名。即便帝剑山破妄境强者,但要想统率紫林郡的势力,这口气未免也太大了些。
  说句不好听的,真要有能力统率紫林郡诸多势力,早在几十年前就会出手了,何必等到现在?
  想了想、点开系统【任务列表】,查看上面的任务详情。
  可惜【任务列表】内容有限、只有发布任务的信息,具体的相关事宜,得从弟子的汇报中得知。
  可关键是,这特么不是在玩游戏,莫方不是站在上帝视角的玩家、不是召唤谁、谁就能过来把知晓的信息全盘托出。
  “真是麻烦啊……”
  莫方捏了捏胡子,语气感叹:“看来,是时候跟钟羽他们沟通了。”
  这跟平时发布随机任务的小打小闹不同,以莫方对帝剑山的了解,那几个老东西胆敢有这么大的动作,必定是有所依仗。
  愣神间,感知中,一道身形悄悄潜伏到祠堂里。
  这身影莫方自然很熟悉,不是唐靖那臭小子又是谁?
  “前辈,你看我又给你带吃的了!”
  唐靖偷偷摸摸地潜入,顺便对着四周举了举手里拿着的小包裹,
  莫方漂在半空中,懒得动弹,难道要他为了应对方一句话,浪费一颗【通灵石】?别闹了。
  良久没听到莫方的回复,唐靖也不恼,大概是习惯了,经过这几个月的相处,他对祠堂里这位前辈的性格有些了解,不怎么喜欢说话,但多次指点过他,给他的帮助非常多。
  对于【元龙之体】了解颇深,以及打斗经验和技巧方面的指点、更是一针见血。
  唐靖想当面感谢对方,奈何前辈根本没有现身的想法。
  把手里的小包裹摊开,里面装有烧鸡、有酒、有鱼、有花生米、有油烙饼。
  咕噜。
  莫方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口水。
  近半年时间没有满足过口腹之欲了,看到这些卖相不错的食物,难免会有些……
  不对,没听说过宗门食谱里有烧鸡啊!这小子从哪里弄来的烧鸡?
  相对于莫方的心情复杂、唐靖没想那么多,也不客气、撕开烧鸡的金黄色的鸡腿、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莫方半眯着眼,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这混账小子,嘴上说是拿过来给他吃,每次带过来一堆好吃的、最后全进了他的肚子里,莫方有理由怀疑,这厮分明是客套两句!
  唐靖自然不可能知道、他心中敬仰的前辈、此刻正在对他施展死亡凝视大法,依旧在大快朵颐。
  吃完收工。
  把这边的残骸收拾好,准备抽身离开。
  唐靖是个言而有信的好孩子,没有跟任何人说起祠堂的事。
  虽说他隐约猜到、对方或许不是宗门长老伪装的,不过稳剑宗身为五大剑派之一,这位是隐藏在幕后的大佬也说不定!
  “气死我了。”
  莫方甩了甩袖子,可惜,他现在的状态,除了对着空气生闷气外,别无他法。
  在身体没有具象化的情况下,他跟他所看到的人和物、甚至这个世界都不在相同的维度里。
  两天后。
  钟羽带领着他的几位师弟师妹前来祠堂,向他们的师傅莫方祭拜。
  除了正在闭关的唐蒹葭、以及远走宗门的莫修竹,剩余的五人全部都过来此地。
  他们五人,便是代表着稳剑宗的最高战力。
  “师傅,我们来看你了。”
  五人按照师兄弟的排名、按顺序给师傅莫方敬香。
  旁边的莫方看着眼前的场景,心里面是又感动又好笑、感动的是自己没白疼他们几个,好笑的是,自己这个“已死之人”在旁边看着徒弟们给自己上香,这感觉是真踏马奇怪。
  不过他也是从钟羽口中得知了关于“莫修竹”的相关事宜,心里是有些担心,不过想到那孩子前不久刚突破,心中便释然了。
  正当钟羽他们准备离去时,钟羽的耳边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钟羽,你且留下。”
  听到这阵声音后、钟羽的身形顿了顿。
  “怎么了?师兄(掌门师兄)?”
  后面跟随的几人疑惑地看着钟羽,面露不解色。
  钟羽面容镇定,微微摆手:“你们先离开,我在这边有点事要处理。”
  “嗯。”
  众人心里虽然疑惑,但钟羽的威严深入人心,没有人质疑,点头应是后,鱼贯而出。
  出门的空挡,最后出去的人顺便把门关上。
  “咯吱”一声,祠堂中很快安静下来,唯有在蜡烛架上燃烧的火焰、偶然在颤动时会发出轻微的响动。
  “阁下是谁?”
  钟羽冷冷地出声道,他不是唐靖,唐靖在知晓了莫方的存在后,会傻乎乎地猜测,这个指点自己的神秘人说不准是宗门内的隐世高手,负责镇守此地祠堂,但钟羽作为稳剑宗的掌教,宗内有什么高手、负责哪块地方的防守,他心里一清二楚。
  祠堂这边,根本没有安排高手蹲守。
  所以说,此时在他耳边传音的这个人,不可能是稳剑宗的门人。
  最重要的是,对方刚才用的声音,居然跟他师傅的声音一模一样,这无疑是触碰了钟羽的忌讳和底线。
  侮先师者,罪不可赦!
  在钟羽说话的同时,面无表情、同时将他感知全部扩散开来,弥漫在祠堂每个角落。
  感知到祠堂内情形的方显鹤脚步一顿,面色不变,身形却是停了下来。
  “嗯?”
  几人疑惑地看着他,怎么感觉掌门师兄和方师兄怪怪的。
  方显鹤不露声色,低声道:“不着急离开、我们可以在此地等待师兄片刻。”
  “哦?”
  任长信微微挑眉。
  他平时跟方显鹤的关系最好,瞬间洞悉了方显鹤的意图,回过头看向刚走出没多远的祠堂:“啧,莫非……”
  镜头切换到祠堂中。
  系统的恐怖之处体现了出来,任凭他如何探寻、莫非的意识体状态,等同于虚无。
  “哼!”
  莫方自是察觉到钟羽的异常,传音道:“钟羽,我是谁,你还猜不出来吗?”
  钟羽试探了半天,什么都没找到、目光变得越发冷冽。
  “阁下冒充我师傅有何目的?不如现身面谈,不知意下如何?”
  “我是莫方……”
  “无稽之谈,蝇营狗苟之辈,胆敢侮辱我先师名讳!”
  说到这里,钟羽的语气中充斥着杀气,跟他平时表现的气度完全不符。
  “我#¥%……&*”
  听到钟羽说的这话,本来还挺淡定的莫方鼻子都被气歪了。
  什么叫蝇营狗苟?格老子!你这个不孝徒弟居然敢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