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62 捉摸不透的金莲宗

  “反帝盟”中参与会盟的宗师强者有多少?
  据登记弟子的统计,名单上正式确定登录在册的,总共有一百三十七人。
  这是不计算在战斗中牺牲以及失踪未归的。其中出身大宗派的宗师强者有五十六人,中小型宗派有八十一人。出于任务需要,大概有三分之一的宗师被安排外出执行任务,当下就在玉山营地中的宗师强者、共计有八十九人左右,被分配在玉山营地的前后。
  此番玉山营地被不明人士袭击,几乎所有留在营地中的宗师强者飞跃而出,寻找轰鸣声祸乱的起源。
  如今正值战时,他们得保持高度警觉,以防不测。
  若是他们没有足够的警觉性,怕是很难修炼到宗师境界。
  通过阵法屏障的表现,他们很快注意到扰乱阵法的来源方向,刚察觉到异常,随后又有数朵差不多形状大小的金莲漂浮而来,毫无滞涩地撞击在阵法屏障上。
  撞击后的“轰隆”声连绵不断,伴随的是小型金莲触碰到阵法上发出“刺啦”声响。
  “这好像是,金莲宗的组合技?”
  有人先前注意到金莲涌动,出声道。
  “来自金莲宗的攻击?是帝剑山指使的?”
  有人猜测得更多。
  金莲宗原本是紫林郡中的大宗,却投靠帝剑山助纣为虐,甘愿当帝剑山的马前卒,如今看到金莲宗的秘法,自然会联想到帝剑山身上。
  而在这时,张根巨和敖雪烈两人的身形出现在半空中,皱着眉看向阵法外。
  有人忍不住出声询问:“张掌教,敖宫主,敢问钟盟主何在?”
  听到有人这么问,赶至外围的众人才惊讶发现,在这阵法外面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身为盟主的钟羽却没有现身。
  张根巨道服飘飘,面色平和,回答道:“钟盟主有事暂时外出,此间暂时由贫道和敖宫主负责。”
  “这……”
  听到张根巨掌教的回答后,问话的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
  昨天钟羽刚说把段麒的脑袋挂在外面当战利品,故意惹怒段寿,让帝剑山对他们的营地进行强攻,结果人家今天确实来了,他这正主却不见了……
  “那我们现在如何是好?”
  有人追问,语气有点急切,如今钟羽威望很高,要说心生怨恨肯定不会,但心有怨念的不是一两个。
  张根巨还没说话,敖雪烈高喝一声:“休要多言,龙剑宫弟子,随本座出去!”
  说罢,他脚下元气激荡,腾空而去,前往阵法出口处。
  为了安全起见,不管是哪家任何营地,不可能随意关闭营地的阵法。要想查探外面的虚实,只能从营地两边通道出入。
  听到敖雪烈下达的命令后,很多人便朝着开口所在的位置赶去。
  不光是有龙剑宫的弟子,还包括那些跟龙剑宫交好的宗门,紧随其后。
  他们这几家宗门平日便是以龙剑宫马首是瞻,钟羽属于盟会明面上的领袖,但实际上,中小型宗门多是跟在大宗派身后做选择,当然,他们在面对钟羽时,同样会表现得非常客气、而且规规矩矩的,所谓大树下面好乘凉,这些有资格和能力开宗立派的人、没有一个是易于之辈。
  张根巨见状,眼皮子跳了跳,这家伙这么莽的吗?
  随后他便想到钟羽临走前跟他说的那些话,心中轻叹,随即下令、让道剑派的弟子也跟随在后面,同时留下部分人,用以维持营地内的秩序。
  外围数里之外,毕胜和金莲宗弟子便位于此地,利用秘法观察着玉山营地那边的动静。
  他们刚才释放的“金莲天密咒”,是金莲宗功法上的秘术,是为攻城拔寨的利器,像那些凡俗中的小城池,若没有强大的防御阵法守护,只需三四朵金莲,便能将城墙轻松轰塌。
  不过施展这一招、对施术者的元气消耗极其恐怖,后来经过改良,可以让五六人联合施展,多人配合催动使出的金莲、体积更大、威力更强,当然,在元气的消耗上需求更多,但平摊到五六人身上,比单人施展节省了不知多少。
  外界探子传来情报,告知那些人的身份,敖雪烈轻哼道:“果然是金莲宗的家伙!”
  为了防止联盟耳目堵塞,玉山营地附近是有探子负责搜集情报、传递信息的。
  先前他们便看到毕胜和金莲宗的身影,原本想静观其变、弄清楚对方是在搞什么鬼、再把相关情报传回去的,结果毕胜行事十分果断,上来直接开大招……
  “你是说,只有金莲宗在?”
  敖雪烈眉头紧皱,看着身前的那名探子。
  “是的。”
  探子拱手,因为不是一个宗门的,自然不存在什么跪拜礼,拱手弯腰便算是表示对强者和上位者的尊敬。
  “他们那群人大概是什么实力?”
  他继续提问。
  探子面无表情,老实回答:“距离太远,无法探查清楚。”
  钟羽派出去的探子,都是从各门派推选出来、比较机灵精干的人,不是寻常酱油龙套能担任的,在这个武者的世界里,没点水平和智商,怕不是刚出门就要被人搞死。
  “敖宫主,打探的怎么样了?”
  张根巨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敖雪烈扬了扬脖子,示意探子再把他刚才得来的情报说一遍。
  老实讲,张根巨的脾气要比敖雪烈平和太多了,认真听探子把他的情报讲完,直到最后,才问出他听到消息后存有的疑虑。
  “毕胜就带着他的金莲宗跑过来宣战?”
  张根巨眉头紧皱,这事情听上去那么诡异呢?同为紫林郡大型宗派,先不说几家宗派有多熟悉,但肯定是认识的。
  在他的印象中,毕胜此人可不是什么莽夫,更不是那种喜欢冒险追求刺激的人……难道他是得罪了段寿,所以被段寿派过来送死的?
  正在思量的时候,耳边响起了敖雪烈的询问声。
  “老道士,我们该如何?”
  他是有股子傲气,但傲气跟小心没有冲突,有时候,高傲的外表反而是麻痹对方的最佳伪装。
  “还能怎么样?”
  张根巨捏了捏胡须:“你忘记钟盟主临走前交代的话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