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11 帝剑山来人

  稳剑宗建立的议事大厅,年岁算不得悠久,建立于稳剑宗成立之初。
  议事大厅呈宫殿状,是为稳剑宗的门面,造型古朴,坐落在长白山的中央处。
  大殿的内置结构不算很华丽,但在雕梁画栋间,突兀出气势磅礴,大气、且不失庄重。
  据传闻,这座大殿是稳剑宗祖师【莫方】亲自设计的,后期经历过多次修葺、为紫林郡名胜,不少宗门纷纷效仿建造。
  而在这一日,稳心殿中、几位客人不请自来。
  为首那人,头戴金冠、身着金袍,腰间佩玉,自内而外散发着贵气。
  站在此人身后的那几位,身上的衣物配饰金色要稍微淡了些,不过他们脸上个个带着傲然色。
  紫林郡的人对这些人的装束并不陌生,金冠金袍金靴、这是五大剑派之一帝剑山的标配。
  再看他身后,有两个老面孔,是帝剑山的宗师强者,剩下的少年和少女、皆为筑灵期、念动期的小辈。
  不过这些小辈的脸上,皆是露出了盛气凌人状,看得殿内那几位稳剑宗大人物眉头直跳。
  龟龟,这些小家伙有点狂啊,说真的,要是稳剑宗内的弟子敢这样的话,怕是早就撂下剑鞘打上去了。
  这帝剑山,名气挺大,可弟子教化只能说寻常。
  据说帝剑山的开山祖师,是来自数百年前某个王朝的皇帝,无心朝政,位临紫林郡、开辟了偌大山门,以帝王剑法作为根基、传承至今。
  正是因此,帝剑山世代相传的掌教一脉,自诩皇室血统。
  当然,信不信的看各自想法,事实上,每家宗派达到一定高度后,都会对自家的开山祖师进行美化,以此来表现出他们的传承不同凡响。
  比方说,五大剑派中,帝剑山自诩来源前朝皇室,道剑派曾言祖师为上古道教的分支弟子,龙剑宫自言他们的镇宫剑法乃祖师观龙而感,藏剑派更是留下“祖师藏五剑,心剑是为巅”的传承……细细数来,唯有莫方创建的稳剑宗,没什么背景。
  不过很正常,近百年才创建的势力,想给自己脸上贴金都难?
  莫方给出的说辞,《天地无极万物升华功》是来源于某个古洞穴,这一点,从逼格上,远远不如其他四派,但难保数百年后,稳剑宗的后辈弟子、不会为了在自己脸上贴金,在【开派祖师莫方】身上编故事,在不能验证的情况下,说该功法是来源于仙人洞府、大帝传承也没办法辩驳。
  “请段兄稍等片刻。”
  说话的是钟羽,坐在上首位置,不过这句“师兄”只是谦辞。
  眼前坐着的男子,名叫段麒,乃帝剑山掌门长子,帝剑山掌门【段寿】是跟【莫方】同辈,是以他们两人同辈相称。
  “嗯。”
  段麒轻哼一声,眼中有精光:“这次过来,是想为我那侄儿讨回公道,无故被切去双脚,若不问罪凶手,我帝剑山颜面无存。”
  钟羽的面色平淡,出声询问:“段兄,你可知前因后果?”
  作为稳剑宗的现任掌门,执掌稳剑宗五十余年,自成气派。
  段麒丝毫不惧,冷漠回应:“知或不知又待如何?我帝剑山的人犯错,只能由我帝剑山的门规处置!”
  听他说话的语气里,全然没把众人放在眼里。
  宗师后期,本就是紫林郡中少有的强者,而作为紫林郡五大剑派之首,拥有破妄境强者的龙头势力,帝剑山确实有傲视其他四大剑派的资格,
  坐在旁边的任长信忍不住开口道:“哦?这么说,我稳剑宗弟子犯错,就要交给你帝剑山处置?”
  “有何不可?”
  “……”
  听到段麒的反问后,现场有了些许的冷清,只有那几个帝剑山的小辈细长脖子拉得更高了点。
  旁边的任长信听到这句话后,一脸不善,大家知根知底的,你特么搁这儿装什么瘪犊子呢?
  在别的地方装逼也就算了,来我稳剑宗装逼,真不怕被我削吗?
  要知道,当初莫方开创稳剑宗时,正值最巅峰状态,把段寿按在地上来回摩擦了几十年,后来段寿机缘巧合、突破到破妄境,这才找回颓势,然而段寿从来不敢小觑莫方对莫方很是忌惮。
  若是段麒知道任长信的想法,必然会不屑冷笑。
  今非昔比,如今他父亲虽非巅峰,但依旧是紫林郡第一人,再坚持数十年、彻底站稳脚跟不难,前段时间,更是收下藏剑派的六成资源财产,以换取帝剑山对藏剑派的庇护后,山门实力暴涨一大截。
  假使稳剑宗老祖尚在,他父亲或许会给对方几分面子,然而莫方陨落许久,无后继之辈,再无威胁……在这种情况下,居然敢得罪帝剑山……
  “小子,你再笑一个试试?”
  耳边突然响起喝声。
  毫无防备的段麒怒然而视。
  发出这声音的人,他非常熟悉,是任长信那厮。
  他跟任长信的年岁差不多,年轻时同为宗门俊杰、结下了不少梁子,前些时候他使用了大量资源、将将突破到宗师后期,而任长信却停留在中期,可算是让他扬眉吐气了,结果现在却……!
  转过头望去,果不其然。
  却见那任长信正指着他身后某个人叫嚣:“信不信我抽你丫的!”
  模样之可恶,面目之可憎,令人发指。
  ……这货不是在跟自己说话。
  顺着他的手指方向望去,鼻子都要气歪了,这货指的对象,不是那两位宗师里的,而是他身后那位十五岁的小辈,他最疼爱的女弟子。
  段麒:“???”
  你不爽就不爽呗,指点我后面的晚辈后生干什么?欺负晚辈很好玩吗?!
  真要发怒,坐在主座位上的钟羽出声阻拦:“任师弟。”
  意思是让他不要再说话了。
  任长信在外人面前,还是很给掌门师兄面子的,切了一声后,扭过头去,一副不搭理他们的样子。
  “见笑了。”
  钟羽朝着段麒拱手示意。
  “……”
  段麒张了张嘴。
  原本他刚才是想帮晚辈反怼回去,结果钟羽出声打断,节奏全乱了,但任长信不继续说话,段麒以帝王藕带自居,会这小节上纠缠,有失身份,所以……嗯额,自己刚才说到哪里来着?
  失了分寸的段麒陷入了沉思。
  而在这个时候,唐靖以及召唤他过来的内门弟子来到殿外。
  “师弟,你且在这边稍等片刻,我去里面通报。”
  “师兄请。”
  唐靖的心情早已在过来的路上平复下,既来之、则安之,来都来了,当着帝剑山那些人的面,他不能弱了自家宗门的威风。
  如果宗门实在保不住,他也不会责怪帝剑山。
  帝剑山的威名,紫林郡路人皆知,尤其是那个帝剑山掌门,被誉为紫林郡第一人……
  片刻时间后,那位师兄走回来,对他轻声交代:“掌门让我带你进来,稍微注意点态度。”
  唐靖点了点头:“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