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37 沸沸扬扬

  感谢白骨郎君的1000赏!感谢!
  紫林郡。
  城内的某家酒楼中。
  这家酒楼的生意不错,熙熙攘攘拥聚了不少的客人。
  各种身份的都有,酒楼本是世俗地,此间自然什么人都有。
  有人的地方,自然少不了热闹。
  “你们听说了吗,稳剑宗召开联盟大会,召集紫林郡大半宗门,准备征讨帝剑山和帝剑山同党。”
  “当然听说了,最近这事闹得沸沸扬扬的,死了很多人。”
  “要我说,帝剑山是真的厉害,我有朋友说,好像是有高人相助。”
  “高人?咱紫林郡第一人不就是帝剑山段掌门吗?”
  “这谁能知道?”
  “唉,前有如意宗、后有灵仙派,也不知道下一家会是……”
  “噤声,这事不是你我几人所能非议的!”
  ……
  旁边的那张桌子上,有几人在随意交谈着。
  声音不算大,但王彧听力惊人,自然能将他们的话收入耳中。
  “帝剑山……掌门召集紫林郡各方势力在【玉山】会面,共商对抗帝剑山……我是不是该立刻过去会合呢?”
  王彧捏着手里的酒杯,眼中闪过思索。
  最近这些天来,他一路上听到了不少有关帝剑山的相关信息,总结起来大概便是两个字,膨胀。
  再加两个字就是张狂。
  尤其是在覆灭了两大宗门后,帝剑山那边的人,不论是帝剑山本门弟子、或者是藏剑宗等四派弟子,行事无所顾忌。
  而与此同时,很多修炼者,趁机胡作非为。
  换到平日,碰到这种欺男霸女的事,那些心存正义的宗门子弟,肯定会选择出手相助,可如今,在帝剑山的威慑下、紫林郡各宗门自顾不暇,很多宗门心存忌惮下、甚至选择召回他们在外游历的弟子,在这种大环境下,寻常人哪会有闲心去理会恶人。
  王彧的目光看向窗外,耳边却是听着此间江湖客压低声音交谈,自语道:“也不知道师傅的伤势怎么样?”
  有关方显鹤遭遇埋伏的事,如今被传得人尽皆知。
  一方面这是各势力打出的旗号、另一方面是帝剑山根本没有隐瞒的意思。
  王彧游离四方,不过依旧在紫林郡,对此肯定有耳闻,也正是因此,他在恼怒之余,盘算着如何报复回去。
  开玩笑,他王彧从来不是没脾气的人,打伤他师父,好歹要帮他师父出口恶气。
  下定决心后,他特意来到帝剑山的产业未知,先是花了四个时辰、制定好复仇计划、再是用半个时辰、将那处产业彻底捣毁。
  产业屋内的门人全部击杀、包括那位碎涅后期的管事。
  王彧做得很干净,没有留下半点麻椒,对方在临死之前都没想明白、捣毁他们分舵的家伙是谁。
  他这样是有考较的。
  如今帝剑山气势正盛,如意宗跟灵仙派,是因为跟帝剑山麾下宗门有怨,加上他们实力偏弱,这才引来杀身之祸。
  而稳剑宗跟帝剑山、跟藏剑派,那可都是有着极深的恩怨,这次又是稳剑宗牵头联盟,怕是早就被视为眼中钉,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把对方的某处产业给捣毁了,再敢宣扬出去,岂不是把稳剑宗放在火上烤,真要把帝剑山惹怒,围攻稳剑宗,那便是他王彧的过错。
  “早晚有一天,我要用那董三年脖子上的脑袋,给我师傅当夜壶……额嗯,也不知道师傅他老人家、用不用人头做得夜壶……”
  说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罢了,喝完这壶酒便上路!”
  ……
  颍川郡,某个乡镇的小道上,清风徐徐,带来了秋季到来后的凉意。
  穿着不是很厚实的莫修竹,缓步前行。
  不得不感叹,离开那两个女人后,好处是极大的,不知道是不是心里缘故,他最近在修炼的时候,总感觉进度很快,一日千里,要不是他及时刹车,下决心要把自身的根基稳住,他现在甚至可以尝试着、突破到碎涅后期。
  但稳剑宗素来是以“稳健”为本。
  稳健第一的概念,那基本上深入到每名稳剑宗弟子的内心。
  没有绝对把握,或者说非必要的情况下,他们不会轻易地尝试突破。
  这条小道上、并非只有莫修竹一人,过往是有行人的。
  就在这时,两名行脚商路过,边走边交流。
  不过让莫修竹注意他们的原因是,他们此时正在探讨的,居然是关于紫林郡。
  莫修竹有意放慢自己的行走速度,仔细倾听,果然听到了不少消息。
  比如帝剑山恣意妄为、滥杀无辜。
  比如稳剑宗正在召集诸宗,抵御帝剑山。
  然后话题一转,讲明他们做这行的要小心为上,这段期间不能去紫林郡那边,太危险了。
  “诶,两位大哥,”
  他终究是没能忍住,出声叫住了对方二人。
  那两位行脚商听到莫修竹的呼唤后、停下脚步转过头来,客气地拱手道:“小哥好。”
  莫修竹拱手回应,出声询问:“我想请问一下,那紫林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行脚商干咳了一声,憨笑着回答:“小哥,我们那是闲得无聊,胡乱吹牛,当不得真的。”
  莫修竹挑眉,笑了笑,随后从怀里取出两钱银子,丢给对方:“老哥,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好奇问问。”
  那两名行脚商应该是个厚道人,拿着银子,有些不知所措。
  “能不能一同走,在下想听两位大哥多说两句。”
  “额……”
  左边那行脚商迟疑:“只怕小哥你跟不上。”
  莫修竹哈哈一笑:“老哥,你可不要小看我,我从小习武,可不是那些花架子。”
  “那成。”
  两人点头应允。
  行脚商整天赶路,大多数都是性格直爽的汉子,他们看出了莫修竹的不凡,但他们没有多说什么,甚至提都没提。
  只要不是来抢他们货的、路上能多个人说话,他们心里也挺高兴,管对方是什么身份作甚?
  “那刚才说的……紫林郡……”
  莫修竹再次提及这件事。
  对于这两位实诚人,拿钱办事,天经地义,莫修竹给钱问问题,那哥儿俩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他们所知道的全部说出来。
  如今的紫林郡大致分为两股大势,一方是帝剑山、藏剑派、流云阁等宗门联合,试图称霸紫林郡,另一边则是由稳剑宗牵头、为了抗衡帝剑山结盟的众多宗派……
  这说话的行脚商口才极佳,把整件事说得煞有其事、神乎其神,就好像这两大联盟势力眼看着就要打起来……
  莫修竹疑惑:“那你们知道为什么打起来吗?”
  行脚商兄弟闻言玩笑道:“小哥,你这问题问得太深奥了吧,我们兄弟二人,不过是兜售点东西的走夫贩夫罢了,怎会知道得那样详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