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54 钟盟主盖世无双!

  “为什么能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附着到体内元气中?”
  钟羽正杂事思考,那时候他体内出现的“奇异之力”,究竟是何底细。
  “我有问过周师弟、唐师妹,同时也问过那几位师侄,在那段期间,他们都有察觉到体内元力增幅不少,不是个例……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他的思绪回到数个时辰前。
  有点类似于阵法,不过阵法是有迹可循的,而那股奇异之力,是无缘无故、没有任何征兆地增长。
  “共同点?共通点?共鸣点?”
  钟羽闭上眼睛,进入到深度思考状态。
  这是他长期以来养成的习惯,在碰到某些想不通的事情,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降低自己的其他感官,提升自己的思维运转速度。
  是他师傅莫方交给他的,他用起来挺管用。
  张雅走进来,朝着钟羽行礼。
  “师父,各宗掌门、宗主都已经到齐了,就等您了。”
  钟羽睁开眼睛,看向她,随后缓缓点头:“嗯,为师这就去。”
  有要事处理,先暂时将此事放到一旁。
  钟羽有个很大的优点,那就是分得清主次,在推测出那股奇异之力对人的身体没有影响后,危机降低了不少,抱着纯粹研究的心思。
  起身,整理衣冠,步入“反帝盟”会议大帐。
  整天跟哦昂人斗智斗勇,哪有研究这些隐秘有意思?
  ……
  这次的会议主题,无非是把上次计划实施后的成功公布。
  事实上,早在回忆之前,所有人都知道了战况,伤亡了三百多号人,换来的战果是,帝剑山出动的一百多名精英强者全部被枭首。
  其中更是包括那位强如破妄境的超级强者。
  在实力存在极大差距的情况下,能取得这样的战绩,堪称逆天。
  “这次的计划,算是成功了。”
  钟羽作总结陈词。
  他看上去表现得很平静,没有因为此次的获胜、流露出志得意满,反而是那些坐在下方的宗派掌门、宗主,看上去很是兴奋。
  别的不说,单是坑杀了一名破妄境强者,便是一次大胜,另外还有那么多宗师和碎涅境武者陨落,等于是将帝剑山的实力削弱了三成有余。
  按这进度发展下去,再来几轮,便能奠定胜局,能不感觉兴奋吗?
  “不过,钟某还是要向诸位道歉。”
  钟羽朝着众人缓缓躬身,表示出他的歉意。
  “钟盟主,何至如此?”
  “钟盟主你这是做什么?”
  “使不得啊。”
  “钟盟主?”
  听到钟羽这么说,下方很多人连忙站起身,他们不太明白钟羽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明明是取得了大胜利,道歉干什么?
  钟羽解释道:“这次的计划存在着很大冒险性,多亏诸位愿意配合钟某,然而各门派皆有弟子损伤,是钟某……辜负了众位掌门、宗主、以及盟会诸弟子的信任。”
  “钟盟主此言差矣。”
  说话的是道剑派的张根巨。
  他面色肃然,诚恳道:“这次能算计到帝剑山的破妄境强者,为我紫林郡武林扫去一大祸患,乃是我各宗弟子之福,若他不死,将会死伤更多人。”
  听到连道剑派的掌教都这样说,那些中小宗门的宗主掌门自然是纷纷迎合,表露出他们宗门和弟子对钟羽的感谢之意。
  事实上,换成其他人,怕是永远做不到这般程度。
  至于为此事献身的弟子,他们是为自己的宗派做贡献。
  “宗门弟子为宗门而战,希望诸位能善待能宗门弟子。”
  钟羽拱手表示。
  “应该的,应该的”
  在座的众位掌门纷纷回应,表示此战若胜,必定会厚待此次为宗门而战的所有弟子,当然,要是败了的话……呃呃,允诺什么的说了也白说,毕竟连宗门都没了,想善待都没办法。
  “那钟盟主,我们接下来该当如何?”
  有人询问,这句话说完,所有人把目光看向钟羽。
  可以说,在经过这一役后,钟羽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不得不佩服他的谋略,即便是强如张根巨和敖雪烈这样的,或者以前跟钟羽有点不对付的人,他们心里都在庆幸,幸亏钟羽是目前“自己人”,要是让钟羽站在帝剑山那边,怕是要被帝剑山压制得永无翻身之日。
  钟羽面色不改,只是反问道:“很简单,请各位设身处地的想一下,倘若某人最优秀的儿子被人杀害,对方会有什么想法?”
  “额……”
  有人小声回答:“当然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杀回来。”
  钟羽看了那个方向的任一眼:“可如果,杀害某人儿子的那人其实有隐藏了诸多手段,甚至杀害了一名实力与某人相当的高手,某人又会怎么想?”
  那个方向的人沉默了下来。
  现场其他人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在按照钟羽给出的情境进行思考。
  如果有人杀害了“我”的儿子,然而实力超过“我”,甚至拥有杀死“我”的实力,那“我”会如何选择?
  是怒发冲冠,决死一战,还是先将愤怒情绪平复,谋定而后动……当他们意识到这点后,迅速领悟钟羽要说的是什么了。
  现场众人基本上都是宗派之主,没人是傻子,之所以会凡事询问钟羽,那是因为钟羽的谋划远超他们。
  抱大腿,那是本能。
  “在没能确定虚实前,段寿绝对不敢与我盟开战,就目前来说,营地这边非常安全的,不过……”
  钟羽淡淡道:“不过其他地方,钟某就不能保证了,所以你们最好传信回宗门,让你们各自宗门不要掉以轻心,时刻保持警惕。”
  钟羽将他的分析讲述出来。
  当然,他说出来的这些,大多是被他认为可以说出来的,其中隐藏了许多核心思路,甚至是有故意往错误的方向引导,目的就是为了迷惑隐藏在下面众人里的奸细。
  关于奸细,钟羽以前有揪出来过不少,但难保剩下来的人便是绝对纯洁。
  除了少数真正可以相信的人,钟羽不可能会把真实计划公之于众,不过有时候,合理运用“奸细”,未尝不是谋划的方式之一。
  而在这种情况下,聪明人会选择性装聋作哑,在听从钟羽的指挥下,自己持谨慎态度。
  至于那些智商余额不足、没办法看透的,只能被动当傻子。
  不过钟羽创造过奇迹,围杀了紫林郡百年没曾被正面击杀过的破妄境强者,只要最终结局是好的,那么他们心甘情愿当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