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47 大战在即!

  三天后。
  距离玉山不远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不少人的身影。
  这些人的衣着装扮不是很统一,从他们的表情来看,显得沉着冷静,莫得感情。
  这伙人前面站着的那两人、若是让“反帝盟”的人看到必定能认出,一个是段麒,一个是来自斩龙教的宋姓老者。
  他们显然是带着某种目的来到此地,分散在四处,每个人都注意收敛气息,隐蔽身形,将自己置身于这片山林中,不被路过的人发现。
  唯有段麒和宋姓老者两人,他们选择的地方更加隐蔽,角度很刁钻,除非近距离观察,不然很容易忽略掉。
  这就是帝剑山的优势处。
  在这块地界,没有哪个地方是帝剑山不熟悉的,掘地三尺,里面能挖到什么都有备注的,要想找到适合隐蔽和埋伏的地方,简直不要太轻松。
  宋姓老者瞥了眼身边的段麒,疑惑道:“段贤侄,你是帝剑山的少山主,怎么总是跟在老夫身边、做这些危险的事呢?”
  段麒脸上带着自然笑容,笑着解释:“晚辈只是觉得,前辈实力很强,手段高超,所以跟在前辈后面,可以学到更多的东西。”
  “你小子倒是说了句实在话。”
  宋姓老者摸了摸山羊胡,颇为自得。
  段麒脸上笑呵呵,心里骂咧咧,你们斩龙教是没有会拍马屁的人吗?这么低劣的马屁都能听得这么开心?
  他有点怀念当初董三年在身边的日子,有那个家伙在身旁,这种溜须拍马调节气氛的事,根本不用他操心。
  骂归骂,该有的恭敬还是要有的。
  略作思考后,他从他的储物袋中取出一坛酒,笑道:“宋前辈,此时离我们的行动时间尚早,晚辈听说,您对酒颇有爱好,这是秋城窖藏二十年的松明酒,晚辈特意求购而来,您要不要先尝尝?”
  宋姓老者听到摆了摆手:“免了,今天晚上有任务,不适合喝酒。”
  “额……好的。”
  听到宋姓老者的回答,段麒愣了愣,有些惊讶宋姓老者的自觉,这老东西什么时候这么讲规矩了?
  不过对方既然都这样说了,那他只能尊重对方的想法。
  强迫对方?除非他是疯了。
  刚想把手里的酒坛撤回,那老者却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同时用那种在看不懂事的孩子的目光看着他。
  咂嘴道:“不过嘛,你说得对,现在时间还早,稍微尝两口,还是可以的。”
  段麒:“???”
  对于老者的说辞,段麒心里呵呵,只能用“高手的思维跟我们普通人不同”的理由来解释。
  ……
  “如果我的估算没有错误,帝剑山那边,此时应该有所行动了。”
  稳剑宗大帐中,钟羽面色平静,像是在说一件不相干的事。
  此时站在他左右的只有寥寥数人,这些人是钟羽认为人品可信、或者值得相信的人。
  包括道剑派和龙剑宫这两家的主事人,此时都在这边。
  听到钟羽的话,有人嘴贱、顺口问道:“那要是估算错误呢?”
  钟羽瞥了那人一眼,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那人自觉口误说错了话,赶紧抱歉:“不好意思,下意识反驳,见谅。”
  没有听他道歉,钟羽很认真地回答他:“要是我的估算错误,那我们‘反帝盟’会因为这次行动实力大损,甚至可以宣告这次联盟失败,再往后推,整个紫林郡将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
  钟羽轻描淡写的描述,让现场众人的脸色微变。
  他们没想到,后果会有那么严重。
  “反帝盟”失败了将会面临什么下场,大家都很清楚,在座的各位肯定是死定了。
  而留在宗门内充当宗门火种的弟子,也必定会面临帝剑山的怒火,寄希望于帝剑山的仁慈,如意宗和灵仙派便是前车之鉴。
  钟羽像是没看到众人的脸色,自顾自地说道:“其实估算错误也没什么,哪怕估算正确,也未必是好事,说不定这次行动,只会让我们提前失败……”
  现场众人的脸色本来就不太好,听到钟羽的话后,更加不好了。
  尼玛要不要这么狠,我们都快准备行动了,你却跟我们说这些丧气的话??
  “不过……”
  钟羽捏了捏眉心,话锋一转:“如果我们成功了,那么……”
  他的眼中散发着异样光芒:“这将是我们击败帝剑山至关重要的节奏点,翻盘点!”
  旁边几人沉默不语,但眼中的光亮了不少。
  钟羽面色沉着,看向道剑派的那位面容枯瘦的老道:“前辈,这次……需要您当……不知道您还有几成实力?”
  那位枯瘦老道停顿了两息时间,缓缓开口道:“七成。”
  枯瘦老道,便是道剑派百年前的破妄境强者,紫林郡第一剑。
  “前辈,这次过后,您可能就……”
  “贫道知晓。”
  那老道干巴巴的皱皮扯了扯,露出笑容:“贫道本就时日不多,若能在临死前为宗门殉道,理所应当。”
  事实上,要不是帝剑山这次搞事情,这位老道很可能会在大限将至前,孤身前往某个跟道剑派敌对的宗门里大杀四方,就跟当初的莫方那样。
  类似的行为,在紫林郡属于常态。
  当然,这属于半赌博行为,干赢了是一回事、干输了又是另一回事,两者结局完全不同,必须得有绝对的自信才敢这么玩。
  “那么,就拜托了。”
  钟羽朝他拱手,说起来,当初这位前辈纵横紫林郡的时候,他师父莫方也才小有名气,后来等莫方登上舞台的时候,这位前辈已然退居幕后,成为道剑派太上长老,至于对方为何能存活至今,应当是道剑派的隐秘,没人会傻乎乎地问出来。
  随后他又朝着道剑派掌教张根巨拱手道:“张掌教,有劳贵教前辈了。”
  张根巨微微颔首,答道:“古人言,朝闻道,夕死也,师叔愿意相信钟盟主,贫道亦愿意相信。”
  言下之意通俗点来讲,你踏马是盟主,你说得有道理、那你说了算,反正现在所有人的命都在你手上握着,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
  “那么,召集人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