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72 战况略惨

  颍川郡边境。
  某个不知名的小镇旁,小树林旁传来稀疏的脚步声。
  三道身影走出,观其面容、赫然便是被困于上古残阵中的莫修竹、穆兰、董芷蕾。
  经过这段时间的折腾,他们终于得见天日。
  期间倒是没碰到什么危险,无非是中间出现了几次小过错,导致他们三个多绕了两圈,最终在穆兰的引导下,进入到该阵法的核心位置,触发了阵法原主人遗留在阵法中的阵法传承。
  此上古残阵的原主人,名叫墨榭。
  根据穆兰不多的印象得知,此人是上古时期赫赫有名的顶尖阵法师。
  古籍中有不少关于“墨榭”的描述,这等人物遗留的阵法传承、自然是极其难得。
  挑选传人的过程中,莫修竹成为“墨榭”的传承者。
  事实证明,即便得到了阵法传承,没有日积月累的研究和学习,对于阵法根本谈不上理解和精通,好在可以依照“墨榭”给予的指引,要想破除此阵法不难。
  随着阵法被破除,这座存在了不知多少年的上古阵法钟羽消散不见,而那些用于布置的阵基和阵法材料,全部被莫修竹收了起来。
  “总算出来了……”
  莫修竹在心中暗叹,然而他心里没有多少传承了上古阵法大拿的喜悦,而是在担心,被困在阵法中这么多天,“反帝盟”和帝剑山那边的状况如何。
  “修竹,我们是不是得加快速度了?”
  穆兰低声询问着莫修竹,脸上带着不明显的喜意。
  董芷蕾小声道:“加快速度的话,应该能在两天之内赶到紫林郡。”
  经过这几天的磕磕绊绊,她那大小姐的性子收敛了不少,在面对未知危机的时候,才会真正感受到恐惧为何物。
  莫修竹没心情理会这两位姑娘揣着的小心思,抬头看着天边那逐渐上升的朝阳。
  掐算时辰,此番他们被困在此地足足有七天时间。
  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天知道玉山那边的状况如何,不若先找个人询问下情况,再决定接下来的打算。
  事实上,以他如今碎涅中期的修为,在浩大危机四伏的宗门战中,根本起不到决定性作用,姑且只能用“微薄之力”四个字来形容,但身为稳剑宗弟子,那便要有舍身为宗门的决断之心。
  一行三人,朝着既定的方向赶去。
  在此地耽搁了这么久,天知道在这七天中发生了多少事。
  碎涅境的修为,全力赶路的话,脚程可不慢。
  不消多久,他们三人来到距离他们最近的那处城镇。
  莫修竹找到城内的武者询问,查探有关紫林郡的事态,这才大概知晓,这些天紫林郡的战事如何。
  从对方的口中得知,紫林郡内两大联盟近些天开启了最终的对抗,局势非常复杂。
  在发动正面决战期间,“反帝盟”阵营中有数家隐藏许久的宗门中途反水,试图在战场掀起混乱、尝试给予“反帝盟”重创,然而“反帝盟”仿佛对此早有预计似的,在这些宗门反水之前率先动手,将那些宗门中的所有弟子,全部当场击杀。
  随后,帝剑山等六家宗派跟“反帝盟”中的武者战到一块。
  大战期间,其他府郡的武者和紫林郡散修也有掺和到其中的,不过他们只敢在战场的最外围查探情况,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想看看,能不能趁着双方混战,给自己捞到点好处。
  在九州大陆上,这种拾荒者行为并不少见,越是牵扯大规模的战役,越是有这种喜欢浑水摸鱼的人。
  他们实在拿命来争夺资源宝物的,不过会不会引起公愤,会不会被联手围攻,全看这些拾荒者自身的实力和手段。
  莫修竹连忙询问道:“那么,最后的结局到底如何?”
  那位豪爽汉子疑惑地看着他们仨,疑惑道:“小兄弟,你们好像对那边的事很感兴趣啊?”
  呵呵呵……
  莫修竹努力抚平情绪。
  如果不是还想问你更多的问题,我或许对“如何锤爆你的脑袋”这个问题更感兴趣,不过现在的话,莫修竹只能尽量用平和的语气解释:“老哥,小弟我对这些稀奇事比较好奇,所以……”
  ……
  “所以……让各宗宗主掌门、汇报他们宗门的伤亡情况……”
  钟羽的脸上有股掩盖不住的疲惫。
  此时站在钟羽身侧,负责汇报情况的是任长信。
  他在宗门内,原本就是做情报汇总的,此时做战况汇报,也算是人尽其用。
  自与帝剑山开战的两天来,他便没有正儿八经地休息过。
  段寿跟柳章这两人,是两座挪不开的大山,必须要有人拦截住,否则将他们放入战场造成的危害太大了。
  为此,他跟龙剑宫的敖千翼成为主力,配合几名宗师强者,抵挡对方肆虐的步伐。
  钟羽在宗师巅峰强者里是个中翘楚,但跟真正的破妄境仍有很大的差距,面对丝毫不掩饰杀心的段寿,他唯有施展全力,才能勉强抵抗对方的攻势。
  有几次面临生死危机。
  来来回回数次,双方的门人弟子死伤数以千计,几乎人人带伤。
  其中包括了那段寿和柳章,在众多宗师强者的围攻下,他们也无法做到丝毫无伤。
  他们应付的敌人、可不是寻常的宗师强者。
  钟羽的实力自不用多说、龙剑宫的那位,在运转龙珠之力后,可以爆发出强如破妄境级别的攻势,若是被他们正面击中,纵然是破妄境强者,同样有重创之危。
  其余宗门受到了不小的损失,稳剑宗的折损自然差不多。
  这几天的正面战场中,稳剑宗的弟子也有折损,不过在钟羽有意安排,外加稳剑宗弟子心性和实力使然、他们在大战过后的存活率相当高。
  听到最好的消息,稳剑宗二代弟子一人未曾折损,任长信、钟羽、唐蒹葭三人身上负伤。
  没办法,稳剑宗弟子从小受到的教育便是如此,潜移默化下,凡事宜稳健为主的思维、扎根极深。
  不过这仅限于稳剑宗,其他宗门的宗师强者,运气稍微差点的,身受重伤,身陨者超过二十人,有些小型宗门的强者、在这几场大战中直接全军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