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28 异动

  新的一周,新书期,求推荐票,打赏,评论!什么都求!!!
  按照系统上的注解,【龙源真躯】,是跟莫修竹那小子发现的龙脉有关系。
  正宗的【龙源真躯】应当是人体吸收了从龙脉中流露出的气息,再经过多重演化诞生的。
  当然,真实的演化过程、肯定要比这样注解的更复杂,但这狗币系统的牛逼之处在于,它可以动用不可名之力、强行将所有的演化过程省略掉,直接得出结果,凝聚成【体质·龙源真躯】这样物品。
  而且这件物品是可以通过转移、刻印在目标人物身上。
  “不过,这信息上面,除了契合度外、还有‘使用前置条件’……”
  莫方沉吟着,面露思索色。
  自从变成意识体后,他在思考方面考虑的非常严谨,可能是实在没什么事情可做,因此他比较注重于细节上的观察。
  从某个角度来说,这应当算是个好习惯,但有时候过犹不及的话、这种习惯会变成钻牛角尖。
  不过莫方性格沉稳,年岁大了,加上死过一次、对很多事情看开,没那么容易钻进去。
  【龙源真躯】上面的“使用前置条件”显示的是“无”,这就代表,其他的【体质】,刻录是需要满足某些条件。
  唉,终究是吃了见识浅薄的亏啊。
  莫方摇头感叹道。
  说真的,九州大陆很大,紫林郡是挺大的,但要跟九州大陆相比……甚至莫说是九州大陆了,跟紫林郡所处的青苍州作比较,也不过是其中的一小块而已。
  年轻时候的莫方也曾游历四方,见识过不少奇异,可惜他的实力层次不够高,别看“宗师境”在紫林郡能被称为顶尖高手,但放到整个青苍州来看,区区宗师,不过如此。
  “回头我就试试,看有谁能适合这个体质。”
  莫方心中做出了预计,也不知道修竹那混小子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探索完龙脉,也该出来了吧。
  根据系统描述、这世间的龙脉难寻,龙脉气息长存、【龙源真躯】自然是极难出现,是非常稀少且强大的特殊体质。
  “最好是能从那几个不成器的徒弟身上选出来,这样能在宗门危机到来前,可挡一面。”
  莫方表示自己真是为自家徒弟操碎了心。
  对于他来说,宗门的重要程度很高,从他当初冒着生命危险,拼杀藏剑派的两位太上长老能看得出来。
  要知道,莫方从来没有完全相信系统的言词,但他依旧敢为了宗门放手一搏。
  ……
  “师弟,你真的决定好了吗?”
  钟羽眉头微皱,看向眼前的方显鹤,再次确认。
  “嗯,我决定了。”
  方显鹤面色淡然,点头道:“这次共有七个宗门给出回应,答应参加会议,稳剑宗作为发起人,不可能像其他宗派那样,只派出话事人参与并传达。”
  “师弟,领头羊不是那么好当的。”
  “我知道。”
  “那些回应的人中,说不定会有帝剑山的奸细,帝剑山也有可能会设伏。”
  “我也知道。”
  “那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总得有人去啊。”
  方显鹤叹了口气,无奈道:“稳剑宗需要有人主持大局,师兄你实力最强、宗门支柱、不容有失、必然要坐镇太白峰。任长信他性子乖张,让他处理情报、消磨脾气尚可,让他过去参加大会,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乱子。周炎师弟性格严谨、行事认真、是合适人选没错、但宗门中内务离不开他。而殊词师妹新晋长老、实力不足、难以服众,算来算去,我是最合适的人选。”
  方显鹤的话说的没错,总得有人涉险才行,这件事本来是前景未知、迷雾重重,方显鹤过去,起码能极大程度地保证自身安危……在不遇到破妄境的前提下。
  如果真的有破妄境强者出手,那也只能……
  ……
  风雨楼,坐在帝王山下的某座城镇中,这家产业份属旁边的帝剑山,是归帝剑山的门人弟子所经营。
  而在风雨楼中的最高层,则是由四名穿着不同的人落座在某处回忆大厅中。
  他们有老有壮、穿着不同、虽说将周身的气势全部收敛了起来,但能感应出他们的不俗。
  若是有认识他们的身份,定然会惊慌地喊出声来,因为他们这几人、便是最近在紫林郡挑起事端的主人公。
  藏剑宗掌门刘若云。
  金莲宗宗主毕胜。
  天刀门门主张赫。
  流云阁阁主董三年。
  四人齐聚一堂,前面三人面无表情、不言不语,唯有体型略胖的董三年,哪怕是没跟人说话、依旧露出招牌式的笑容。
  笑面虎董三年。
  杀师篡位,并寻求到帝剑山庇佑,借助帝剑山威势、快速坐稳流云阁主位置的狠人。
  倘若有人知道这四位来到帝剑山的产业,必定会引人遐思。
  不知是等了多久,门外终于响起了脚步声。
  他们这四人、修为最低的都已经达到宗师境后期,感知力自然是不凡,随着门吱呀一声打开,齐刷刷地转过头、看向来人。
  结果发现来着不是他们要等的人,而是位身穿华服、金发金眸的青年男子。
  此人天生异象、气度不凡,朝着四位宗师拱手、似是歉意道:“四位前辈远道而来,久候多时,还望见谅。”
  有人提问:“不知董兄人在何处?”
  华服青年解释道:“家师前不久被我师祖召唤过去,今天的会议讨论、便由晚辈跟四位前辈完成。”
  闻言,场上的几人眉头不经意地一皱、但他们心机深沉、没有直接表现出来。
  那三人皆不言语、唯有董三年笑呵呵地看着来人,故意上下打量着来人,笑道:“可是帝剑山麒麟儿、蔡旭龙蔡少侠?”
  “不敢当,晚辈正是蔡旭龙。”
  蔡旭龙微微拱手,语气中平日里的没有倨傲,但也没有多少恭敬意味,区区宗师而已,拥有庚金灵体的他,早晚能成为宗师,甚至能迈入破妄境。
  “那真是幸会幸会。”
  董三年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连连点头应和道:“既然董兄被贵派师祖召去,那必定是有要事相商,应该的,应该的。”
  “晚辈年纪尚轻,不足之处,见笑。”
  “哪里的话,少侠一看便知是人中龙凤,将来必成大事。”
  “前辈真会说笑……”
  旁边的三位宗师心中有异,董三年再差也是跟他们同等地位、居然都能用如此谦卑的语气跟一个小辈说话,心中终究是觉得不适应,哪怕他们如今皆是帝剑山的附庸。
  事实上,董三年在紫林郡的口碑向来很差,不管是在哪个世界里、弑师夺位终究是个大忌讳。
  而且董三年的性格也不为人喜,有句话怎么说来的?只有取错了的名字、没有取错了的外号,由此可见、外人对董三年的直观看法,但在当前场合中,董三年的重要性无疑就体现了出来,至少让他们三个来是绝对做不出、跟一个小辈说讨好巴结、甚至可以说谄媚跪舔的言论。
  蔡旭龙点头,大刀阔马地坐上了主事位置:“那好,四位前辈,接下来,我们进入到正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