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42 暗潮起

  ……
  段寿召集帝王山上的掌权人开展会议,目的很明确,就是把于山上的情况说了个大概。
  有关【玉山】上的情况,帝剑山自然是清楚。
  有多少人,哪些是实力比较出众的、包括对帝剑山制定的计划,全部有内应提供。
  这世上从来不缺贪生怕死的人,甚至可以说,大部分人都是怕死的。
  很多表现出不怕死的人,只是他们站在了那个位置、迫使他们不能怕死,理所应当,在那个“反帝盟”中,混杂了不少意欲投诚帝剑山的奸细。
  当然,在“反帝盟”里有奸细,帝剑山和其他宗派里,自然也有“反帝盟”那边的耳目。
  渗透战、间谍战,这样的战斗模式、从来不是地球专属的。
  段寿讲过后,场上这些人一个个脸色很凝重,可气氛上却没有丝毫紧迫感。
  很显然,他们对“反帝盟”并没有多少忌惮,或者说,帝剑山如今具备的势力,给予他们极大的信心。
  事实上,要不是段麒提议,段寿连这次“动员”会议都懒得开,一群连破妄境强者都没有的团队,有什么资格叫板他们?
  会议解散,参与会议的那些人相互道别,准备回去各自宗门。
  段麒以少东道主的身份,跟随在宋姓老者的身后。
  说实话,要不是他父亲要求,段麒是真的不愿意跟在宋姓老者身后。
  这老东西不仅坏,而且心还脏得很。
  段麒自问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出手狠辣无情,但跟这个宋姓老者比起来,真的是差远了。
  不光算计外人,有时候连自己人也一并算计,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把你给卖了。
  或许是都天府三大教派对立,战争不断,以致门人弟子的心思发生了扭曲,外部争斗,内部争权,这种行大义除异己的手段轻车熟路。
  所以段麒在跟随宋姓老者的时候,规矩地像个乖巧的小学生。
  宋姓老者捏了捏他的山羊胡,调笑道:“段公子,你们帝剑山,在紫林郡这么不受待见的吗?四十多家宗派联合起来,啧啧。”
  段麒面带笑容,回答道:“宋前辈说笑了,能跟猛虎做朋友的,只有狮子和山熊,至于那些羔羊土狗,只能当作老虎的食物和被老虎欺压的对象。”
  宋姓老者哈哈一笑,点头道:“没错,狮子和土狗,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
  董三年很有眼色,见此连忙夸奖道:“宋前辈和少主说得是,那什么狗屁不通的联盟,不过是一盘散沙而已,如今聚集在一块,正好省了我们的事。”
  段麒投以赞赏的目光:“等他们再聚多点人,我们刚好可以一举歼灭。”
  宋姓老者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
  段麒这些天摸清楚了宋姓老者的性格,见此朝着拱手弯腰笑道:“所以来日得麻烦宋前辈和柳前辈两位了。”
  他口中所说的“柳前辈”,跟宋姓老者同属都天府斩龙教,姓柳、单名一个章,不过他今日临时有事,没有出面。
  眼前的宋姓老者全名叫宋扇,不过没人敢直呼其名。
  宋姓老者摆手,不在意地说道:“这是我们双方的约定。”
  听了老者说的话,段麒脸上只是笑,麻痹的这老东西怎么说话的,你这话让我怎么接?
  “宋前辈,瞧您这话说得……”
  董三年见状,赶紧帮忙解围:“所谓‘台上说约定,台下交朋友’,以后的合作还多着呢,也就小人不够格,不然非得跟您二位称兄道弟。”
  溜须拍马之辈,可不是说随便来个人都能当的,要求很高的,首先是有眼光,要找对人拍,第二是有眼色,找准时机拍,第三是会说话,拍得让人浑身舒坦。
  一名优秀的马屁精会在合适的时机找到正确的人、在对方感受不到痕迹的情况下,让被拍马屁的人心情舒畅,董三年无疑是做到了这一点,就是马匹稍微有点露骨,不过也正是因此,段麒表面上不说,心里面却很舒坦,连带着看向董三年的目光都和善了不少。
  讲真的,这家伙的名声和人品不行,但确实很会做人,能力又不错、好好调教的话,以后必定能成为得力干将。
  自诩惜才的段麒内心感叹着。
  可惜对方有弑师的前科,这种品性绝不能太过倚重,否则便是双刃剑。
  说到拉拢手下这件事,他心中微动。
  待此事功成,帝剑山称霸半壁紫林郡,他段麒身为掌门嫡长子,帝剑山未来的接班人,地位必定水涨船高,也是时候拉拢些心腹人物了。
  ……
  “怎么回事,她们居然可以追我追到现在?”
  莫修竹脸色不变,时不时地回过头张望后面的动静。
  这样的行进是有运用小技巧的。
  在奔走的过程中、可以运转《天地无极万物升华功》,只要控制好元气消耗和产生的关系,就可以在自身体内元力充盈的情况下,快速前行。
  比不过全速奔行的那种,但胜在可持续。
  “不过后面那两个女人什么情况,就算我有教过她们这招,没道理她们比我还持久啊?”
  莫修竹心里嘀咕着,脚下速度却是不慢。
  “莫修竹!你给我站住!”
  后面的蓝衣女子董芷蕾娇喝道,语气不善。
  听到叫喊声后,莫修竹头都不回,呵呵,你让我站住我就站住,我多没面子?
  嘶,师父说得果然没错,外面的这些女孩子实在太彪悍了,没有宗门里的师姐师侄(女)们可爱。
  女孩子哪有这样不矜持的?!
  正埋头狂奔的莫修竹隐隐察觉到不妥,眼中有精光:“不对,穆兰呢?”
  回头看去,果不其然,刚才明明是两个人,现在就剩一个!
  “糟糕!”
  莫修竹对危险的感知非常敏锐,冥冥间有感应,下意识地停住了身子。
  随后不出两秒,一道蕴含着复杂元气的织网从天而降,朝着莫修竹的所在地罩了过来。
  “呵呵,臭妹妹,跟我闹呢?”
  莫修竹左手元气化剑,比作剑刃指诀,朝着那张扑洒过来的元气网劈去。
  元气网应当是对方临时编织出来的,韧劲和牢固程度远远不够,刚触碰到元气化剑,应声而裂,不过却也阻挡住了莫修竹前进的身形。
  而在莫修竹的前方,一名身着白衣的女子身形出现,手持柳叶刀,面无表情状,但她那张精致的容颜,确实能称得上是国色天香。
  两人夹道相逢,莫修竹刚想开口,却见穆兰柳叶刀已经招呼过来了。
  “哇哇哇,谋杀亲夫啦!”
  莫修竹见此,怪叫一声,赶忙躲避开。
  白衣女子闻言脸一红,随后恢复常态:“胡说什么!看打!”
  两人缠斗在一起,后面的董芷蕾及时赶到。
  在她手中,拿着一条散发着青色微光的皮鞭,玉手微颤,那根皮鞭带着凌厉的劲力甩了过来。
  “说,你为什么背着我们偷偷离开?”
  听了对方的询问,莫修竹心说,还不是你们这些臭妹妹老师婆婆妈妈,麻麻赖赖的,弄得我专心修炼的时间都没有,逼我躲着你们,但很显然,这些话肯定不能说出来。
  他心中一动,福至心灵,出声道:“两位姐姐,说出来你们不信,我师门有大祸临门,我这是赶着回去帮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