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82 不得已而为之

  “叮~随机任务完成。
  夜袭帝王山,摧毁程度超过百分之八十。
  任务进度:已完成
  任务奖励:愿力若干、声望若干、中级【品质宝箱】*4”
  “是否领取?”
  “是/否”
  “夜袭……帝王山??”
  卧槽……
  听到了这则系统提示的莫方,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讲道理,我就在祠堂这边翻了会儿【门人列表】、玉山那边到底发生了多少事?
  刚开始系统发布这则随机任务的时候,他心里还没有多大的感觉,以为是钟羽的谋略什么的,用来混淆视听用的,结果现在告诉他,夜袭帝王山的任务居然完成了。
  那可是帝王山,被帝剑山经营了近千年的山门,遍地是帝剑山留下的后手、结果真的被摧毁了,这特么……听上去感觉像是条假新闻?
  “难道说,这次宗门战打赢了?”
  莫方心中自语,但是很快将这个推断抹去。
  要是真的打赢帝剑山的话,那么系统发布的其他那几项关联任务,也应该顺利完成才对。
  也有可能,是调虎离山??
  真不愧是曾经让段寿感到忌惮的人,单从几条简单的信息中,便能推断出许多事来。
  莫方在脑海中进行战况模拟。
  “一边在激战、一边抽出力量用来偷袭毁灭山门,双边同时作战的情况下,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攻入帝剑山,看来其他门派也不是吃素的。”
  作为帝剑山的老对手,他对帝剑山的情况不说是了如指掌,但也知晓不少。
  稳剑宗建立不过百年时间,莫方便在稳剑宗山门留下了诸多后手,而帝剑山的祖师,他们做事或许没有莫方如此稳健,可有那么久的底蕴积累,在后手准备上不比莫方给稳剑宗的差。
  要想破阵可没那么容易。
  所以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别家宗门在帝剑山山门里留下的后手。
  ……
  柳章嘴角处带着冷笑,看向身前的这些人。
  刚才爆发的一击、重伤了其中一人、阵型被彻底打散,剩下的这几个、对他的威胁降至最低。
  “刚才不是很积极么?这次我倒要看看,你们敢在我面前跳的资本在哪里!”
  掌间元气在汇聚,散发着毁灭气息,瞄准另一人。
  段寿自然有注意到那边的情形,手上动作不见丝毫滞缓。
  “现在你知晓、我们敢夜袭此地的底气吧……你们利用联手聚阵的方式、对抗本尊跟柳章,却不知,我们二人也在洞悉你们的战斗方式。”
  说话间,段寿的脸上带着几分嘲弄:“你算计再多又如何,你们今天必须死在这里!”
  钟羽没有言语,事实上,他在刚才便有所察觉,确实如对方所说,段寿在应对钟羽四人围攻手段时、认知和惯性上逐渐清晰,数次找到了可突破的关口。若非钟羽实力够强、加上有其他几人协助、这才将他即将破除阵势的情形按下去。然而到了柳章那边、敖千翼的实力有限,龙珠对元气的消耗是难以估量的,纵然有很多丹药补充元气,依旧入不敷出。
  想到这里,钟羽不由叹了口气。
  不是到了这一步,钟羽是真心不情愿选择这条路,临阵突破,这得是有多大的想法,才敢做出这种事。
  时不待人,再迟疑的话,这边能撑多久且不说,反正敖千翼那边肯定要被柳章团灭。
  若能顺利突破,那么眼前所面对的问题便会迎刃而解。
  心思翻转间、掌心出现了一颗碧绿色的丹药。
  这枚丹药的作用、是为了宗师境武者补充体内元气。
  效果显著。
  既然他决定要冲击破妄境,必须得保证体内元力达到最圆满的状态。
  丹药入肚后,丹药中包含的药力迅速蔓延全身。
  屏气凝神、体内元力按照功法运转的路线疯狂运转,将他的精气神调整至巅峰状,在体内调整气息的同时,现实中的争斗没有停歇,仍然在跟段寿缠斗。
  旁边助拳的三人本来准备联袂而上,钟羽及时喊住了他们。
  “你们先去牵制住柳章,这里交给我就好。”
  听到钟羽的言语,那三人不由愣了愣:“钟盟主,这怎么可以!太危险了!”
  他们对当前的局势不看好,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丧失了理智,以钟羽的实际战力,能做到与段寿匹敌是不错,但两人终究是相差一个大境界,若是没有旁人在旁牵制,稍有不慎,便是重伤乃至陨落的下场。敖千翼那边已经被攻破围阵了,倘若这边再被段寿击破,那么此处战场将会被直接摧毁,“反帝盟”也将永无翻身之日。
  “你们赶紧离开这里,我心中有数。”
  钟羽再度出声,段寿冷笑道:“钟羽小儿,谁给你的自信?真当本尊当初与你交手用了全力?”
  稳剑宗的功法确实厉害、钟羽也的确很强,当之无愧的宗师境界第一人。
  但即便如此,要想跨一个大境界对抗破妄境,只能说无稽之谈。
  在过去,让段寿心生忌惮的,除了钟羽拥有缜密的思路外,更多原因是、给紫林郡诸宗留有希望,让紫林郡的各大宗门认为、破妄境强者并非无可匹敌。
  只有造成这样的错觉,帝剑山才不会被列为诸宗公敌,被群起而攻之。
  破妄境虽然厉害,但终究没有达到可以对抗紫林郡诸宗的程度,直到斩龙教找上门来,才让段寿再无顾忌。
  钟羽没有理会段寿的话,脸上的表情依旧平和:“还不快去?!”
  另外那三人对视一眼,一咬牙,朝着柳章所在的位置飞跃而去。
  钟羽在“反帝盟”担任盟主有段时间,众人对他的信任程度极高。而且钟羽以前做过的决定,很少有让他们失望,而且他们心里很清楚,敖千翼那边面临崩盘,当前急需有援军前往协助,若是一崩到底,那就真的回天无力。一个没有足够约束的破妄境强者,会让场内所有人明白,什么叫做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所以,他们现在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钟羽身上,真心希望钟羽这次能上演一出奇迹……
  这三人的离开,段寿没有想阻止的意思,没有这三个碍事的家伙,他对付钟羽要更加容易,至于会不会给柳章带来麻烦……呵呵,管他呢。
  钟羽当下并不好过,功法运转的时候,会影响战斗时的发挥。他本来就不是段寿的对手,失去了帮手的协助,瞬间陷入到困境中,被按在地上摩擦。
  在这频繁交手间,段寿的心思敏锐、自然发现了钟羽表现的异样。
  然而他像是看到了笑话似的,仿佛发现了新大陆:“好大的心思、居然敢尝试临阵突破??你以为你是谁?”
  段寿说话时的语气中带着嘲讽:“本尊以前始终想不明白,你那是师傅的天资明明不及本尊、却总能胜本尊一头、后来经过本尊推算才知晓,原来稳剑宗的修行功法是存在缺陷的,同境界下,你们的元力是很浑厚,但缺点更明显,最多只能修炼到宗师境……而你现在居然想要突破?哈哈哈,若你师傅能修炼到破妄境,何以至此?”
  在段寿看来,《天地无极万物升华功》是有缺陷,但他生来谨慎,出手必杀、说着不相信钟羽能突破成功,但他他的每一次攻伐,都在尽力阻挠他。
  听着段寿的这些言语、钟羽的表情无悲无喜,像是没有听到似的。要想突破到破妄境,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临阵突破的话,难度上更是要上升数个层次。虽然他不清楚为何当初师傅卡在宗师巅峰近百年、修为不得寸进,但事情真相究竟如何与他无关。他现在在做得,是运转体内功法,动用这磅礴元气,尝试冲击紧接上的那层瓶颈。
  好在他准备得非常充分,虽然在他眼里已经算是非常仓促的了,但眼下来看,段寿对他的疯狂压制,反而让他感悟更深。
  体内充斥的力量变得越发狂躁,努力控制着周身元力的运行,与段寿进行剑法比拼和元气碰撞,无人敢于靠近。
  正当两人交手,某处方向,有人急射而出,像是在追赶。
  前面那个是稳剑宗的方显鹤,跟在后面的则是董三年,两人一前一后,很快来到了段寿和钟羽附近。
  董三年脸上带笑,眼中却是杀机密布。
  不得不说,有些人的演技却是能做到以假乱真,任谁看到眼前的场景,都能看出董三年对方显鹤的必杀之心,包括段寿在内。
  玉山营地的那么大,段寿肯定无法做到关注全部战场,加上董三年平时深受段寿信任,丝毫没表示怀疑。
  董三年用余光观察段寿和钟羽的战斗。
  片刻后,董三年忍不住传音询问:“尊上,属下愿助尊上一臂之力,早日斩杀钟羽这厮,迅速解决当下大患?”
  段寿一听,认为此计可行。
  说从当前来看,他击杀钟羽不过是时间问题,但要是能早点把钟羽解决了,提前结束这次战斗,帝剑山的损失也会大大缩减。
  若是董三年刚才提议过来帮忙,段寿肯定想都不想直接拒绝。
  让他掺和到团战中、反而会影响到他的实力发挥。
  但眼瞎对方只剩钟羽一人,没道理钟羽可以伙同旁人围攻他段寿,而他却要讲规矩跟钟羽单打独斗吧?
  至于颜面……段寿会在乎这些?
  想到这里后,段寿有了决定,传音道:“速来将钟羽斩杀,他正在尝试突破境界,速战速决。”
  听到段寿的传音后,董三年心中一惊,对钟羽的胆大妄为感到心悸。
  这特么是得多大的心啊,敢在跨一个大境界战斗的情况下,尝试临阵突破。
  不是光用“疯狂”这两个字便能形容的了。
  在听到段寿的传音后,董三年毫不迟疑地加入到战斗中。
  他这样做的目的,自然不是真想击杀钟羽,而是想要通过他自己的方式,帮钟羽把时间拖得更久。
  因为他看得出、钟羽在当前最缺少的便是时间。
  临阵突破、感悟更高境界的时间。
  至于他为什么要帮助这对师兄弟、原因很简单。
  他早年欠了对方师傅莫方一份天大的恩情。
  一份即便他性情再怎样卑鄙无耻、阴险下流、也不得不心怀感恩、回报对方的情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