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81 不用犹豫了!!

  感谢召唤师789的千赏,感谢偶滴神啊!!!、柩阳、微宸元的五百赏!感谢木子人乍彬的打赏!
  “森罗教……”
  敖雪烈看着对方,道:“有何凭证?”
  肖明没有意外,从他的怀里取出一块令牌,通体漆黑,上有无数暗含阴森的纹路,中间是两个大字,森罗。
  森罗令,森罗门人的常备信物。
  敖雪烈和张根巨两人年轻时都有外出游历过,因此他们对于这块森罗令不陌生,更何况、令牌上那种独特的阴寒属性无法伪装。
  “贫道很好奇,森罗教是站在什么立场上?为什么要帮助我们?”
  肖明笑了笑:“两位既然知道森罗教,应该也知道,森罗教跟斩龙教之间的恩怨吧……”
  没等张根巨和敖雪烈回答,那肖明便自顾自地回答道:“斩龙教对紫林郡心存觊觎,我教自然不会坐等斩龙教势大,此次前来,正是为了破坏斩龙教跟帝剑山的合作……”
  两人相互对视,用眼神在交流,最后在半信半疑中选择了相信。
  最少从目前来看,若不是对方暗中相助,他们是能破坏阵法没错,但花费的时间要延长很久。
  在当前战场上,逗留的时间越长,他们的处境就越危险。
  “那就多谢阁下了。”
  二人微微拱手,算是表达他们对刚才肖明暗中相助的行为作出感谢。
  森罗教这等庞然大物,从斩龙教的表现中可见一斑,随随便便就能派出两名破妄境强者,就冲这份实力,便值得他们低头。
  “锦上添花而已。”
  面对着两名宗师境巅峰强者,肖明表现得很淡定,随后道:“蔡旭龙应当是准备从密道逃脱、在下在他身上留下印记,二位若是不想放过此子,可随我来。”
  敖雪烈想了想,主动出声道:“肖使者,你且带路,张老道,你……”
  “贫道会在此地镇守,敖宫主但去无妨。”
  张根巨心领神会、主动应下对方要说的话。
  “请。”
  肖明作出手势。
  敖雪烈点头,表示可以,随后在对方引路时,紧随其后。
  当然,对于肖明此人、敖雪烈并没有完全信任,从这短暂的交谈中、他能察觉到对方心机手段的厉害、哪里敢放松警惕。
  肖明笑而不语,他潜伏在帝剑山这么久,没有露出半点马脚,心性可想而知。
  ……
  玉山战场上死了很多人、地面上躺着双方尸体,有“反帝盟”的,也有帝剑山阵营的、鲜血就要将玉山地面染红。
  别看“反帝盟”在人数上占优、当前又有地形上的便利,但少了道剑派和龙剑宫的人,终究是一大缺失。
  不过要比较起来、当前的战况比以前要好很多。
  时至此刻、方显鹤、刘若云、董三年三人的缠斗终于有了结果。
  出乎意料的是,伤势最重的,居然是刘若云,再看当下的战斗局势,竟然莫名演变成方显鹤、董三年两人围攻刘若云。
  “方道长,想不到居然有这么好的地方,真是难为你了。”
  董三年笑呵呵地表示道:“董某刚才还在犯愁,要如何才能不那么显眼地帮你弄死这家伙,这下省事了。”
  方显鹤面色淡然、淡淡道:“这是我师兄设计的,以备不时之需,贫道碰巧知道而已。”
  刘若云:“……”
  他们此刻所处的位置,是一处隔离了声音影像的阵法中,自成一片空间,无论阵法里面发生了什么,在没有刻意寻找的情况下、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这处里面发生的情景。
  刘若云不可思议地怒吼:“董三年,你居然背叛了尊上??!”
  董三年脸上带着招牌式的笑容:“背叛了又怎样?”
  “尊上不会放过你的!!”
  董三年嘴角微扬:“呵呵。”
  听到董三年给出的回应,刘若云气得想吐血。
  不得不说,董三年这种笑呵呵动手的样子,是真踏马的嘲讽,让人看着太不爽了。
  方显鹤则是非常淡定,很显然,眼前发生的情境变化,在他的意料范围内,而董三年突然改变阵营的选择做法,也在他的预料中。
  早在上次段麒、宋扇待人围杀由方显鹤上次牵头、举办的碰头会议时,他们二人便有过短时间的接触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董三年应当算是方显鹤的救命恩人。
  若非董三年暗中相助,方显鹤怕是早就被宋扇强势拿下或击杀。
  那时候的方显鹤可没有觉醒特殊体质,实力是可比寻常宗师境巅峰,但在破妄境强者勉强,不值一提。
  “董阁主,尽快杀了此人吧,其他人还需要我们的帮助。”
  方显鹤淡淡地开口。
  “行,那就听方道长你的。”
  董三年很爽快地答应了,抛却此人的为人和心性,他给陌生人的感觉、便是如沐春风跟亲近和善。而且他在为人处世方面很好,有担当、善奉承、有能力、肯做事,正是因此,他在帝剑山那边不被很多人待见,但却深受段寿和段麒两人的信任,连同斩龙教的宋扇、柳章都对其青睐有加。
  然而到了刘若云这边,董三年变成了恨不得让他啖其肉的混球。
  董三年此时说的这些话,成为了他的催命符咒,最要命的是,在多次催动归元藏剑秘法、刘若云体内中的元力消耗得太多,单靠剑招的话,根本撑不住多久。
  随后,方显鹤跟董三年两人的攻势更盛。
  距离他们三人不算远的空间,段寿一人独战“反帝盟”四名宗师境巅峰强者。
  他们的战斗已经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
  段寿表现出来的气势,非但没有出现衰弱,反倒比先前又强盛了几分。
  没办法,破妄境强者就是如此,在元力的浑厚程度上,宗师强者跟破妄境强者相差极大,若非他们几个轮番牵扯,又有丹药补充体内元气,否则早就将自身体内的元气消磨干净。
  “钟羽,本尊知道你在耍宵小手段,但本尊要让你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皆是浮云!”
  钟羽表情很淡定、他有察觉到对方的话里有弦外之音,但表现上依旧从容自若。
  从目前来看,后院起火的是你家,我有什么好着急的。
  他跟段寿交手了很多次,不谈这次遍及紫林郡的宗门大战,就说以前,帝剑山和稳剑宗恩怨不断、段寿故意寻找麻烦的次数不少,在那种情形下,钟羽能凭借《天地无极万物升华功》的强大、以及自身的战力,硬扛住对方的攻势,足以证明钟羽的厉害,此时身边有三人助拳……讲道理,虽说这三人在战斗力可以起到的作用有限,但确实有帮钟羽分担了不少压力。
  “但不管怎么样,必须得想办法击败段寿……最不济,也要将他击退……”
  钟羽脑海中涌现出这般念头,同时不断地运转思维,考虑可以运用的办法。
  不到最后关头,他是真的不想用那个办法。
  太冒险了。
  而且若是出现失败,必定会让钟羽自身受创。
  作为“反帝盟”中的两大支柱,唯二能担任抗衡破妄境强者主力位置的,一旦钟羽受到创伤,将要面临的是何种场景,他对此心知肚明。
  凡事稳健为重,不到最后关头,钟羽实在是不愿意轻易尝试,即便他现在有六成把握。
  想来想去,他开始考虑动用师傅莫方留下来的后手,虽然显得有点怂,但好歹……
  玉山战场另一显眼处,敖千翼带领五人、围攻斩龙教柳章的场景、同样让人侧目。
  龙剑宫的敖千翼充当主力。
  他在与龙剑宫秘宝龙珠融合后,拥有着能与破妄境强者抗衡的实力,不过有得有失、战力是提升了许多,但在战斗时的元力消耗、会随着战斗延长无限制延长,拖不了太长时间。
  可以看得出,柳章在当下出手并没有出尽全力,捏着三分力气不放。
  想来应当是打算积蓄力量、爆发破敌。
  敖千翼等人,对柳章的算盘心知肚明,然而战局的主动权没有掌握在他们手里,唯有小心翼翼地给予应对。
  不得不说,斩龙教中门人的厉害,对于战斗节奏的把控,超过了同境界的段寿。
  此次战斗持续的时间,远远超过了以往,正是因此、敖千翼在战斗中的表现越发不尽如人意,最后柳章抓住其中一人的走位失误,一掌拍下,将那人打到吐血。
  “不好!!!”
  敖千翼心中闪过这般想法。
  他们当下的阵容是演练很多次的,专门用来针对破妄境强者进行演练,他们的目的、不是为了斩杀柳章……那几乎不可能、而是试图以最大程度困住对方。
  结果现在,不但让对方找出战阵的空隙,而且还一举重创了其中一人。
  要崩!
  正当钟羽正在想办法时,战场另一处高光,传来了让人瞩目的气息。
  余光瞥见,但见那柳章周身光芒大放,手掌间似是蕴含了无尽元气凝聚,化掌为拳,朝着他身前的那几位宗师巅峰强者,狠狠地轰杀过去。
  挨了柳章的这蓄力一击,纵然那人是宗师巅峰强者,怕是也不好受。
  见此情形,便是以钟羽的心性,也淡定不了。
  那些家伙在搞什么名堂?是傻的吗?居然坐视柳章搓出这种级别的大招来?!!
  这确定不是在找死?!找死也就算了,这样失控后,很有可能会影响全局的布置。
  钟羽是真的没有料到,那边会崩盘得这么快。
  按理说、这次行动计划,应当很周到才对,结果可能是柳章的实力出现偏差、超过了原先预计,这才导致场面失控。
  这便是弱者的卑微。
  强者犯下错误后、可以凭借实力的碾压来弥补,而弱者只要出现稍微严重些的失误,那他们要面对的、很可能是满盘皆输。
  敖千翼那边出现减员、再想住柳章的步伐,难之有难,而无法约束柳章的话,便等于是放任一台收割机进入到战场中。
  小鱼小虾们打架打到一半,突然再扔进一条嗜血的鲨鱼是什么感受?
  钟羽再也难以保持心中的平静。
  稳健为重、到了如今这个地步、还稳健个锤子?再讲究稳健的话,怕是就要被团灭了。
  想到这里,钟羽不再迟疑。
  六成就六成吧,除了作出那个选择外,好像没有其他路可走,实在不行,钟羽只好动用其他手段、找准机会、多带些门人弟子逃离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