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 > 026 突如其来的一击

  紫林郡。
  如意宗山门。
  宗主黄山的身上满是血迹、睁目欲裂,怒视眼前青衣男子,怒然道:“刘若云,你敢如此!?”
  站在他身前的人,便是藏剑派掌门刘若云
  数月之前,藏剑派为了避开祸事、选择封山不出、而当山门再开时,他便突破到宗师境巅峰。
  刘若云面色冷峻,淡淡道:“做都做了,还问这种白痴的话?”
  黄山嘴角带血:“刘若云,帝剑山的狼子野心,你难道看不出来?!”
  “看出来又如何?”
  刘若云冷漠道:“最后问你一句,如意宗,可肯投降归顺?”
  黄山惨然一笑、阵亡了那么多门人弟子,若是他此刻贪生投降,那日后死去、必遭列祖列宗唾弃。
  “如意宗门人,不是你们这种数典忘宗、欺师灭祖之辈!”
  “那便好,”
  刘若云点了点头,话音刚落,他手中长剑一刺,但见那黄山的脖子间出现了一条红痕,鲜血迸溅,轰然倒地。
  看着地面上的尸体,刘若云低下目光、用旁人听不见的声音道:“其实,我更希望所有宗门都能像你这样负隅顽抗,宁死不降,昔日莫方老贼杀我藏剑派太上长老,你们却熟视无睹,我恨啊,我是真的恨啊……所以……你们这些伪善的人、全都去死吧。”
  此间战斗结束、可山门位置、仍然有大量人在其间争斗。
  到了这种紧要关头,除了少部分人贪生怕死,大多人选择死战不退。
  门派间的斗争,向来便是如此。
  刘若云手中长剑轻抖,将剑刃上沾的血珠抖落开,高声朗喝道:“如意宗主黄山已死,速速投降!”
  声音是利用元力扩散出去的,很快传遍了整个战场。
  “如意宗主黄山已死,速速投降!”
  “如意宗主黄山已死,速速投降!”
  听到刘若云的言语,本在奋战下的如意宗弟子皆是一愣,旋即大怒,他们宗主可是宗师境巅峰强者,岂是说死就死?!
  他们原本根本不相信对方喊的这话,可是他们等了半天、却没能听到来自黄山的反驳,心中慌乱。
  在这其中、有不少弟子是亲眼看到黄山是被人击败、击杀。
  渐渐地,他们的阵脚乱了。
  而在这时,终于有人站了出来、高声喊道:“如意派弟子,祖师在上、随我击杀来犯之敌!!”
  有如意宗弟子认出了喊话人的身份,正是如意宗的副宗主。
  宗主阵亡,副宗主自动顶上指挥位置。
  而听到副宗主这般呼喊,如意宗弟子顿时一振,宛若找到了主心骨。
  “杀!!”
  “为宗主报仇!!”
  “杀了他们!”
  数百名杀红眼的如意宗弟子,手持兵刃,朝着来犯之敌杀将过去。
  刘若云见状,眼睛微眯,看向刚才那个发出冲锋口号的副宗主方向,嘴角扯起弧度,剑花轻挽。
  “四派弟子听令,凡如意宗弟子,立杀不赦!”
  ……
  半个时辰后。
  如意宗覆灭。
  ……
  稳剑宗。
  议事厅。
  在听到【如意宗】被【藏剑派】攻陷的消息后,稳剑宗的高层大受震动。
  “这怎么可能!藏剑派哪有这么强的实力?”
  先前察觉帝剑山的异样、仅仅是让他们心生警惕,那么如意宗突兀被灭宗、让他们觉得震惊和难以置信。
  “帝剑山是不是疯了?”
  “没有疯,他们肯定是有所依仗。”
  此时此刻、任长信脸上没有了平时的嬉笑,补充道:“宗内接应了数位侥幸避开这次灾劫的如意宗弟子、听他们说,如意宗宗主黄山、是死于藏剑派刘若云之手。”
  “单打独斗么?”
  “嗯。”
  有人很快发现了问题所在:“不对,刘若云才晋升宗师巅峰不足一个月,如何能敌得过早已浸淫宗师境巅峰多年的黄山?”
  “这也是最让人费解的原因。”
  “宗师巅峰跟宗师巅峰之间是有差距的,可他们两个反了过来!”
  钟羽揉了揉眉头,看向任长信:“长信、你有通知其他宗门的掌门了吗?”
  “自然通知了,其他宗派的掌门,应该都通过相应渠道、获知了如意宗被灭门的信息了。”
  稳剑宗之所以能这么早得到这条消息、是因为如意宗的山门、正好在稳剑宗临近位置,双方平时互有来往,算是比较熟悉的邻居。
  也正是因此,稳剑宗是第一个收到如意宗被灭宗的信息。
  “到底是什么依仗,能让他们冒天下之大不韪……”
  “能够稳压紫林郡诸多宗门的,只有破妄境强者。”
  “破妄境强者?段寿?”
  明面上,只有帝剑山一家拥有破妄境强者,那就是被誉为“紫林郡第一人”的段寿。
  “区区一名破妄境强者,如何能抗衡紫林郡数十家宗门?”
  “话说得没错,可假如……不止一人呢?”
  在提出这猜测后,现场进入了凝滞。
  包括钟羽都是眉头紧皱,感觉到了棘手,会皱眉的原因是,这个可能性很大,非常大。
  只有这个原因,才能让帝剑山如此肆无忌惮、开展吞并手段,屠灭全宗门人弟子。
  十数年来,紫林郡便没有再发生过类似的事件,即便莫方当初选择一人一剑杀上藏剑派,他所做的,不过是挑翻了两名太上长老、顺手击退了那些阻拦他的藏剑派弟子,受伤者众多,但统计下来、只有那两位长老是被当场击杀的。
  正是这个原因,其余宗派才会把这件事定性为仇杀,没有追究稳剑宗的责任。
  藏剑派跟稳剑宗的恩怨众所周知,莫方身为稳剑宗祖师、大限将至,顺手干掉一两个仇敌,没人会为这事发声,你藏剑派要是牛逼或者觉得不服气,可以自己杀回去,想指望其他宗派替你主持公道,那无疑是在做梦。
  钟羽沉吟片刻,顿声道:“必须要昭告其他宗门联手,单凭稳剑宗一家,绝对无法抗衡。”
  凭他现如今的实力,要对战破妄境强者,勉强扛得住,但仅限一位、要是对战两名破妄境,那纯粹是给自己找刺激。
  “先把消息传递出去,若有哪家宗门选择避战、那如意宗便是前车之鉴。”
  “谨遵掌门师兄令!”
  随后众人便开始分配工作,给各自相熟的人发送传音符。
  在这个实力即王道的世界中,实力为尊,只要有实力、自然会有很多人愿意结交。
  尤其是宗派高层,谁会不愿意跟其他宗师高手打好关系、交个朋友呢?
  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个人实力是很重要,但人脉关系,有时候也能起到不小的作用。散修尚且知道要报团取暖,宗门强者自是不必多说。
  宗门家大业大,大多数时候都是打群架、真要闹出什么矛盾来,就看摇人、谁摇得多,谁说话的腰板就粗。
  一来二去后,肯定会留下联系方式。
  而任长信他们要做的,便是利用这些宗门高层的联系方式、跟对方进行联系,约好时间地点、对此次的突发事件进行详细会谈。